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8)鄂01行终309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赵刚。

委托代理人吕欣亭。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武汉市硚口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住所地武汉市硚口区沿河大道518号。

法定代表人蒋昌洪,主任。

委托代理人谢鹏飞,湖北重友律师事务所律师。

赵刚诉武汉市硚口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区征收办)撤销征收补偿协议及行政赔偿一案,赵刚不服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鄂0104行初9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赵刚在其提交诉讼状中自述“2015年9月6日赵刚委托代理人吕欣亭到学堂社区办理了交两证签协议”,“2016年1月11日到硚口区××街征收办公室领征收补偿协议书并取款”。故赵刚的起诉期限至少应从2016年1月11日开始起算。而赵刚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时间是2017年6月9日。赵刚的起诉超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起诉期限,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赵刚对区征收办的起诉。

上诉人赵刚不服一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认定上诉人起诉超过起诉期限完全错误,上诉人曾于2016年5月19日向硚口区法院起诉,但该院违反法律规定不立案也未向上诉人出具书面材料,现该院以超过起诉期限为由驳回上诉人起诉,完全错误。请求:1.撤销一审裁定;2.撤销征收序号E-6-601《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并赔偿人民币776238元;3.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区征收办辩称:坚持一审答辩意见。被上诉人与上诉人达成征收补偿协议并已依法全部履行完毕超过一年。上诉人以评估价格不合法为由提起本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超过了起诉期限。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院认为,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法定的受理条件。2000年3月10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2018年2月8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本案的审理跨越了新旧司法解释的实施,涉及到新司法解释是否具有溯及力的问题,按照有利原告的原则,本案应当适用原告起诉时正在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2年起诉期限的规定。上诉人于2015年9月6日签订协议,向本院起诉的时间为2017年6月9日,未超过上述2年的起诉期限,其起诉法院应予受理。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九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鄂0104行初9号行政裁定;

二、指令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审判长李丽
审判员朱金梅
审判员程艳
二〇一八年七月六日
书记员涂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