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民终566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春普,男,1976年7月21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滑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琦,湖北浩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璐,湖北浩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湖北销售分公司,住所地武汉市江汉区常青街149号。

负责人:王建国,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姚彦辉,男,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俞海,湖北忠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春普与被上诉人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湖北销售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2017)鄂0103民初82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6月13日立案后,因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规定,且张春普与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均同意不开庭审理本案,故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张春普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二、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向张春普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55,588元;三、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向张春普支付2004年10月至2017年5月期间的加班工资284,519.33元;四、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向张春普支付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38,926.34元;五、本案诉讼费由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负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存在错误。一审认定张春普以“收入低,不能养活家庭,工作辛苦”为由提出离职属颠倒黑白,与本案事实存在严重偏差。张春普无论在一审庭审中还是庭后代理词中都表明其行使的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因用人单位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解除权。因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未足额支付加班费工资、未休年休假工资、节假日加班工资,劳动者通知解除劳动关系的,用人单位应当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采用单方主义偏袒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加重张春普的举证责任。张春普在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工作13年,在一审中张春普就加班提供了大量的事实证据,包括《签到表》证明日常上下班每天为9小时,《车队出差补助发放表》证明日常需出差到外地的事实,《值班表》证明了节假日需要值班加班的事实。而上述加班事实是否发放加班费这些证据实际由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掌控,应当由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提供。而一审法院在案件审理中却要求张春普承担举证责任,显然错误。三、未休年休假工资属于劳动报酬,一审法院支持了部分未休年休假工资,而张春普是以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未及时足额支付工资为由解除劳动合同,故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应向张春普支付经济补偿金。

被上诉人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

张春普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确认双方于2017年5月劳动合同解除,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向张春普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55,588元;二、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向张春普支付2004年10月至2017年5月期间加班工资284,519.33元;三、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向张春普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28,015.17元;四、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向张春普支付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38,926.34元;五、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张春普2004年10月至2005年3月拖欠的工资5,000元;六、案件诉讼费由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张春普2004年10月入职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从事司机工作。2013年4月1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自2013年4月1日起生效,至2018年4月1日止,乙方(即本案张春普,下同)同意在甲方(即本案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下同)所属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工作,具体工作地点、工作岗位、工作内容及工作要求等按上岗协议书或聘书执行。甲方按照国家、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和甲方的规定,结合不同岗位工作特点,安排乙方执行标准工时工作制。合同第十一章双方约定的其他事项约定:1.连续旷工时间达十五天或者一年累计旷工时间达三十天,按照自动离职处理。2.乙方必须自觉遵守公司员工职业道德规范,企业信息安全等规定,以及其他专项协议约定的条款。同日,双方签订《上岗协议书》,甲方同意聘乙方在驾驶岗位工作,自2013年4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2017年5月20日张春普以“收入低,不能养活家庭,工作辛苦”为由向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口头提出离职,此后张春普再未上班。2017年6月16日张春普向武汉市江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审理期间,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于2017年6月30日作出《关于解除与张春普劳动合同的决定》,以张春普“自2017年5月17日起未经请假且无任何原因擅自不到岗且连续旷工达45天”为由,根据劳动合同法、公司与张春普《劳动合同书》以及公司相关规章制度的规定,决定解除与张春普的劳动合同。同年7月21日该委以江劳人仲裁字(2017)第0384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张春普未休年休假工资5,901.89元并驳回张春普其他仲裁请求,仲裁裁决书送达后,张春普不服向一审法院起诉。

一审另查明,张春普离职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为4,276元。张春普2015年5月20日至2017年5月20日应享受年休假29天,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已安排张春普2016年年休假5天,未休的24天年休假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未提供发放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证据。张春普未提供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2004年10月至2005年3月拖欠工资5,000元的证据。审理中,张春普坚持诉讼请求并提供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签到簿》、《车队出差补助发放表》、《值班表》,拟证明存在延时加班和法定节假日加班的事实。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坚持答辩意见,认可《签到簿》、《车队出差补助发放表》的真实性,但认为该证据不足以证明张春普延时加班,对《值班表》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张春普2017年5月20日以“收入低,不能养活家庭,工作辛苦”为由口头向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提出离职,此后张春普再未上班,双方劳动合同即解除,张春普要求确认双方劳动合同于2017年5月解除的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张春普因个人原因离职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规定的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情形,张春普要求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55,588元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但劳动者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用人单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不利后果,张春普提供的《签到簿》只是记录张春普到达单位和离开单位的时间,《车队出差补助发放表》只记载张春普出差天数和补助金额,均不足以证明张春普存在延时加班的事实,张春普也未提供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其要求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2004年10月至2017年5月期间延时加班工资284,519.33元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张春普提供的《值班表》无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印章及相关人员签名,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也不认可,一审法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张春普要求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38,926.34元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因未提供证据,张春普要求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2004年10月至2005年3月拖欠的工资5,000元的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未提供已安排张春普全部年休假或发放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证据,应按国务院《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五条第三款规定,支付张春普未休年休假工资,即4,276元÷21.75天×24天×200%=9,436.7元。《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六条第三款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书面记录支付劳动者工资的数额、时间、领取者的姓名以及签字,并保存两年以上备查。因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对2015年5月20日前的工资支付凭证不负有举证责任,张春普要求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2015年5月20日前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国务院《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五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一审判决:一、张春普与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劳动合同于2017年5月解除;二、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春普未休年休假工资9,436.7元;三、驳回张春普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元,予以免交。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查明,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在一审审理过程中申请证人罗某出庭作证,证人在一审庭审中对工作时间的陈述为,2013年之前是朝九晚五,中午有吃饭时间,2013年后,上班时间为早上8:30至晚上5:30。有值班安排,只需要在家里待命,不需要到公司正常上班。不存在法定节假日加班的情况,司机一个月有1-2次晚上值班的情形。值班时间为5:30到9:00,第二天补休到11:00。张春普对罗某证言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应否支付加班工资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但劳动者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用人单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张春普认为其主张加班工资284,519.33元主要包括三方面的加班:一是延时加班(每天工作9小时),二是每月平均值班两天(下午5:30到晚上9:00),三是每次开车到外地需要加班,每次4小时左右。张春普为证明其所主张的事实向一审法院提交了《签到簿》以及《车队出差补助发放表》。张春普提供的《签到簿》只是记录张春普到达单位和离开单位的时间,不能证明其具体的工作时间,况且张春普认可其上班时间为8:30,下班时间为17:30,虽然该期间共计9小时,但扣除张春普1小时的中午进餐以及休息的合理时间,张春普每天工作时间并未超过8小时,故张春普主张每天都存在加班无事实依据。张春普主张其存在每月值班两次,但张春普在值班后,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给予了休息时间予以补偿,况且值班不能等同于加班,故张春普主张其因存在值班,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应当支付值班加班费无法律依据。《车队出差补助发放表》虽记载张春普出差天数和补助金额,但不能证明张春普存在延时加班的事实,况且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对张春普出差亦给予了相关的补助,故张春普要求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出差加班费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张春普要求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加班工资284,519.33元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同时,张春普为主张其在法定节假日存在加班的事实,向人民法院提供了《值班表》,但该表无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印章及相关人员签名,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不予认可,在张春普未提供其他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对张春普要求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38,926.34元的请求不予支持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关于应否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问题。是否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应从双方劳动关系解除的原因来综合考量。本案中,虽然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存在未足额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但从张春普在一审中自认其在2017年5月20日以“收入低,不能养活家庭,工作辛苦”为由口头向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提出离职可知,双方劳动关系解除系张春普单方提出解除劳动合同,且解除系张春普个人原因导致。故一审法院驳回张春普要求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请求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况且,《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五条规定,用人单位按职工日工资收入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该条规定的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与正常劳动工资报酬、加班工资报酬的性质不同,其中包含用人单位支付职工正常工作期间的工资收入部分(100%)以及法定补偿部分(200%),而法定补偿部分不属于劳动报酬,故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支付其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中法定补偿部分而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时,不属于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情形。本案中,如前所述,张春普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并不存在其所主张的未支付加班费工资284,519.33元以及节假日加班工资38,926.34元的事实,仅存在未足额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的事实。故即便张春普以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未足额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而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的,中国石油湖北销售分公司亦无需向张春普支付经济补偿金。

综上所述,上诉人张春普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张春普负担,免予收取。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胡浩
审判员易齐立
审判员胡铭俊
二〇一八年九月四日
法官助理孙仪
书记员卢宇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