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执行裁定书

(2018)鄂执复183号

复议申请人(被执行人):敬业钢铁有限公司(原名称河北敬业钢铁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南甸镇。

法定代表人:史二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锦奇,河北正晨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喆,河北正晨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胡淑芸,女,1986年3月11日出生,住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超,湖北立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执行人:武汉富山伟业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汉阳大道莲花湖天瑞山庄A区2栋1单元1402号。

法定代表人:石磊,该公司总经理。

被执行人:齐杰,男,1979年7月27日出生,住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

被执行人:李文科,男,1987年7月21日出生,住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

复议申请人敬业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敬业公司)因不服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武汉中院)于2018年8月27日作出的(2018)鄂01执异1003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武汉中院查明,原告胡淑芸与被告武汉富山伟业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山公司)、齐杰、李文科、敬业公司债权人代位权纠纷一案,该院于2017年11月21日作出(2017)鄂01民初83号民事判决,判决内容为:一、富山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胡淑芸清偿其欠付第三人湖北原源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源公司)的到期债务115万元(人民币,下同)及利息;二、齐杰、李文科在抽逃出资5000万元本息范围内对本判决第一项向胡淑芸承担连带补充赔偿责任;三、敬业公司在未出资5000万元本息范围内对本判决第一项债务与齐杰、李文科连带承担对胡淑芸的补充赔偿责任;四、驳回胡淑芸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胡淑芸不服,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于2018年4月2日作出(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判决内容为:一、撤销武汉中院(2017)鄂01民初83号民事判决;二、富山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胡淑芸清偿对原源公司的到期债务本金715万元并支付利息;三、齐杰、李文科在抽逃出资5000万元本息范围内对本判决第二项债务向胡淑芸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四、敬业公司在未出资5000万元本息范围内对本判决第二项债务与齐杰、李文科连带承担对胡淑芸的补充赔偿责任。

2018年4月27日,胡淑芸向武汉中院申请执行,该院受理案号为(2018)鄂01执314号。同年5月9日,该院作出(2018)鄂01执314号执行通知书,责令被执行人富山公司、齐杰、李文科、敬业公司履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确定的义务。

2018年7月,被执行人敬业公司向武汉中院提出执行异议称,齐杰、李文科并未签收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执行依据未生效,请求裁定对申请执行人胡淑芸的执行申请不予受理。

武汉中院另查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3日向被执行人齐杰、李文科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湖北佑应律师事务所田庆亮律师邮寄送达(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齐杰、李文科对受委托人田庆亮的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即有权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有权参与调解、和解,有权代为签收相关法律文书等特别权利。

武汉中院审查认为,该院执行在申请执行人胡淑芸与被执行人富山公司、齐杰、李文科、敬业公司债权人代位权纠纷一案过程中,依法向敬业公司送达执行通知书,其执行依据是生效的(2017)鄂01民初83号民事判决,该公司应依照法律规定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敬业公司称齐杰、李文科未签收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经查明,该民事判决生效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3日向齐杰、李文科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田庆亮邮寄送达了(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齐杰、李文科对受委托人田庆亮的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即有权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有权参与调解、和解,有权代为签收相关法律文书等特别权利。因此,生效的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已依法向齐杰、李文科送达。敬业公司异议称齐杰、李文科未签收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判决未生效的异议理由,与事实不符,其异议请求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故作出(2018)鄂01执异1003号执行裁定,驳回敬业公司的异议请求。

敬业公司不服,向本院申请复议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认定田庆亮律师为富山公司和敬业公司的代理人,而非齐杰、李文科的代理人,齐杰、李文科二人经传唤未到庭,为缺席审判。田庆亮律师已将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错发的寄给齐杰、李文科的二审判决书、连同其本人非代理人的证明退回给审判庭,田庆亮律师无权代齐杰、李文科签收二审判决书。因此,胡淑芸申请执行的执行依据未生效,请求撤销武汉中院(2018)鄂01执异1003号执行裁定,裁定不予受理胡淑芸的执行申请。

本院审查查明,武汉中院(2018)鄂01执异1003号执行裁定查明的事实属实。

本院补充查明如下事实:

(一)本院复议审查期间,复议申请人敬业公司向本院提交一份新的证据即湖北佑应律师事务所于2018年9月10日向武汉中院出具的《情况说明》,主要内容为:“贵院受理的申请执行人胡淑芸与被执行人富山公司、齐杰、李文科、敬业公司执行一案,本所及代理律师将案件代理情况说明如下:我所在该案的一审及二审诉讼中,均接受四被告的共同委托,指派田庆亮律师为四被告的共同代理人。但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年3月22日对本案审理中,我所并未接受齐杰、李文科的诉讼委托,并非其二人的诉讼代理人。该案在庭审查明当事人身份信息时,审判长在询问田庆亮律师时,田庆亮律师已经明确表示未接受齐杰、李文科的委托,审判长当庭宣布对其二人依法适用缺席审理程序,至于庭前是否依法公告送达,本所及代理律师不清楚。本案判决下达时,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应当送达给齐杰、李文科的判决书随敬业公司、富山公司的判决书一并寄送到我所。嗣后,齐杰、李文科亦未来我所领取判决书。我所此前已经以书面形式告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拟证明该公司复议申请中所述理由。

经查,本院(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载明“被上诉人齐杰、李文科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院审判庭于2018年3月1日以人民法院专递邮件向湖北佑应律师事务所田庆亮律师邮寄了对富山公司、敬业公司、齐杰、李文科的开庭传票。经本院于2018年10月19日对湖北佑应律师事务所田庆亮律师进行调查询问查明,田庆亮律师接受齐杰、李文科的委托为上述诉讼案的一、二审诉讼代理人,并由所执业的律师事务所与当事人签订委托代理合同,该委托代理合同关系在本院作出(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的二审程序中并未解除,上述本院邮寄内容为对齐杰、李文科等四被上诉人开庭传票的人民法院专递邮件由其签收。

(二)关于武汉中院受理的原告胡淑芸诉被告富山公司、齐杰、李文科、敬业公司及第三人原源公司、闫孝兵债权人代位权纠纷一案,该案的一、二审审理经过如下:武汉中院于2015年1月19日作出(2014)鄂武汉中民商初字第00334号民事裁定书,以案涉债权涉嫌经济犯罪为由裁定驳回胡淑芸的起诉。胡淑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5年9月1日作出(2015)鄂民二终字第0017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武汉中院(2014)鄂武汉中民商初字第00334号民事裁定,指令武汉中院对该案进行审理。武汉中院进行审理后,前于2016年6月30日作出(2016)鄂01民初2457号民事判决。富山公司、敬业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9日作出(2016)鄂民终126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武汉中院(2016)鄂01民初2457号民事判决,发回武汉中院重审。武汉中院重审后,于2017年11月21日作出(2017)鄂01民初83号民事判决。胡淑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2日作出(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

经查,本院于2015年9月1日作出的(2015)鄂民二终字第00172号民事裁定书载明被上诉人富山公司、齐杰、李文科、敬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均为湖北华廷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庆亮、张筱微(后均转入湖北佑应律师事务所执业);本院(2015)鄂民二终字第00172号民事裁定一案案卷中,有齐杰、李文科同于2014年7月15日对湖北华廷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庆亮、张筱微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委托权限均为特别授权。武汉中院据本院上述民事裁定对该案进行审理期间,张筱微律师作为其中之一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于2016年2月24日在武汉中院制作的当事人送达地址确认书上,明确填写富山公司、齐杰、李文科、敬业公司共同的送达地址为湖北佑应律师事务所,并将田庆亮、张筱微二人的手机号码填写为联系人的联系电话。武汉中院于2016年6月30日所作(2016)鄂01民初2457号民事判决、于2017年11月21日所作(2017)鄂01民初83号民事判决均载明富山公司、齐杰、李文科、敬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为湖北佑应律师事务所田庆亮律师。其中,齐杰、李文科分别于2017年3月5日和13日对田庆亮律师出具授权委托书并提交武汉中院,武汉中院异议裁定认定“田庆亮律师的委托权限为特别授权即有权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有权参与调解、和解,有权代为签收相关法律文书等特别权利”,与该授权委托书记载内容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系被执行人敬业公司以执行依据未生效为由提出的不予受理执行申请,综合敬业公司提出的异议和复议理由、武汉中院异议裁定查明的事实和本院复议审查期间补充查明的事实,本院分析评判如下:

首先,根据前述查明的本案所涉诉讼案件(原告胡淑芸诉被告富山公司、齐杰、李文科、敬业公司及第三人原源公司、闫孝兵债权人代位权纠纷诉讼案)完整的审理程序和经过可见,该案历经数次审理。在本院于2015年9月1日作出的(2015)鄂民二终字第00172号民事裁定中即已载明田庆亮律师为富山公司、敬业公司、齐杰、李文科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复议申请人敬业公司向本院提交的湖北佑应律师事务所于2018年9月10日出具的《情况说明》中有关“我所在该案的一审及二审诉讼中,均接受四被告的共同委托,指派田庆亮律师为四被告的共同代理人”的内容属实,应予确认。据前所查明的事实,在武汉中院依据本院(2015)鄂民二终字第00172号民事裁定的指令对本案进行审理期间,作为富山公司、齐杰、李文科、敬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于2016年2月24日向该院出具的当事人送达地址确认书已明确送达地址为湖北佑应律师事务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民事送达工作的若干意见》第六条“当事人在送达地址确认书中确认的送达地址,适用于第一审程序、第二审程序和执行程序。当事人变更送达地址,应当以书面方式告知人民法院。当事人未书面变更的,以其确认的地址为送达地址。”之规定,该送达地址确认书中确认的送达地址适用于本院对该案的二审程序。其次,据前所查明的事实,齐杰、李文科与田庆亮律师之间特别授权的委托代理合同关系在本院对该诉讼案最终作出(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的二审程序中并未解除,田庆亮律师也确认其收到本院邮寄内容为对齐杰、李文科等四被上诉人开庭传票的人民法院专递邮件,证明其基于委托代理合同关系行使了代为签收法律文书的事项权利,由此也可印证本院(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认定“被上诉人齐杰、李文科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的事实依据。齐杰、李文科未要求田庆亮律师代为在本院二审庭审时出庭应诉,仅应视为因其自行选择而放弃该项委托事项,并不必然导致田庆亮律师无权行使代为签收法律文书的事项权利。同时,在本院审判庭依法邮寄送达(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前,齐杰、李文科或田庆亮律师均未向本院提交变更送达地址的书面告知文件,应认定本院审判庭邮寄送达(2018)鄂民终287号民事判决的行为合法有效。

综上所述,复议申请人敬业公司的复议理由不能成立,其申请复议请求,依法予以驳回。武汉中院(2018)鄂01执异1003号执行裁定论述理由虽不充分,但根据本院复议审查综合查明的事实来看,裁定的处理结果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敬业钢铁有限公司的复议申请,维持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鄂01执异1003号执行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施峰峰
审判员徐飞
审判员吴爱华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刘春艳
书记员汪学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