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鄂0115行初8号

原告:何万华,男,1942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江夏区,

被告: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住所地武汉市江夏区大桥新区三合路。

负责人:李鑫,联合会理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付安河,湖北舟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勇,联合会工作人员。

原告何万华诉被告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撤销残疾认定一案,本院于2018年2月7日立案后,于同年2月12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及举证告知书等。本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8年4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万华,被告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的副理事长郭俊龙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付安河、谢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5年8月12日,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根据直观认定,向何万华颁发了编号为43的三级残疾证。何万华认为2015年的残疾评定表上无初审意见、初审日期和审核意见、初审人和复核人签字、盖印公章,系弄虚作假,要求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撤销2015年对其对作出的残疾等级认定。

原告何万华诉称,其2010年6月因脑梗塞入院治疗。2015年8月4日,其到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申请办理残疾人证。同月12日,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根据直观认定,向其颁发了编号为43的三级残疾证。其对此不服,一直要求重新鉴定,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要求复检,其不同意,要求翻看2015年的残疾评定表。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只好把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的鉴定复印件及残疾评定表复印件给其,至此发现残疾评定表无初审意见、无初审人签字、无初审日期、无区残联审核意见、无市残联审核意见,无审核人签字、无备注、无区残联和市残联盖的公章,因此其再次要求看原件,这时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临时伪造复印件,与之前交给我的复印件完全不同,这时公章和审核人签字盖章均有了。故其认为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弄虚作假,损害其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要求撤销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非法作出的三级肢体残疾的认定,重新作出二级肢体残疾的认定,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1、残疾人证申请表,证明其向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申请评定残疾等级。2、残疾评定表两份,证明残疾评定表系作假。3、武汉市江夏区湖泗街道官山叶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一份证明,证明残疾评定等级与其实际身体状况不符。4、残疾人证,证明残疾评定等级不对。

被告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答辩称,一、区残疾人联合会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八条规定,根据残疾人分类和分级标准,结合何万华的医院诊断证明,对其残疾等级进行了直观认定,发现何万华不存在肢体缺失状况,能够独立行走,部分实现日常生活活动,按照就高不就低原则,最上限也只能评定为肢体三级残疾,故区残疾人联合会的评定是正确的。二、何万华的残疾等级经过武汉市三医院复核,仍然评定为三级肢体残疾,证明区残疾人联合会评定何万华的残疾等级没有问题。何万华的残疾等级认定是区残疾人联合会根据何万华提交的材料进行的直观和医院认定,不存在程序上的缺失和造假,请求法院驳回何万华的诉讼请求。

被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及依据:1、何万华残疾评定及复核评定档案,证明何万华的肢体残疾经直观认定和医院评定均为三级。2、《武汉市残联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证明残疾评定分为直观认定和医院评定。3、《残疾人残疾分类和分级标准》,证明何万华的肢体残疾符合三级标准。4、《武汉市残联关于办理残疾人残疾等级变更的指导意见》、江夏区卫计委区残联残疾评定指定医院和评定专家名单,证明变更残疾等级的程序及武汉市三医院为江夏区残疾评定指定医院。5、会议纪要,证明江夏区残联持续关注何万华的诉求,依法依规办事并帮其解决实际困难。

法律依据:《武汉市残联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管理办法〉实施细则》、《残疾人残疾分类和分级标准》、《武汉市残联关于办理残疾人残疾等级变更的指导意见》。证明区残疾人联合会作出的残疾等级评定合法。

经庭审质证,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对何万华的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可,但认为这些证据不能证明区残疾人联合会作出的残疾等级评定是非法的。

经庭审质证,何万华对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提交的证据1中的申请表真实性予以认可、身份证户口信息真实性予以认可、村委会证明真实性予以认可、人民医院出院记录真实性予以认可;第二份申请表真实性予以认可、复核通知书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内容不予认可、评定表真实性不予认可,对三医院CT检查报告单真实性不予认可,公告真实性予以认可;对证据2、3、4的文件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证据5会议纪要的内容不予认可。

本院对以上证据材料作如下认证:因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自述2015年何万华的残疾评定表的个人章和公章系后期补盖,故除对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提交的有审核人盖章和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武汉市残疾人联合会公章的残疾评定表的真实性不予认定外,对其他证据均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0年6月,何万华因脑梗塞入院治疗,后出院后一直做理疗恢复。2015年8月4日,何万华到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申请办理残疾人证。同月12日,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根据直观认定,向其颁发了编号为43的三级肢体残疾证。何万华对此不服,一直要求重新鉴定。2017年上半年,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要求何万华复检,何万华不同意,要求翻看2015年的残疾评定表原件。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将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的鉴定复印件及残疾评定表复印件交给了何万华,至此何万华发现残疾评定表无初审意见,无初审人和审核人签字盖章,无初审日期,无区残联审核意见和市残联审核意见,也无区残联和市残联盖的公章,因此再次要求看原件。后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再次交给何万华了一份2015年残疾评定表的复印件,此份复印件上的公章和审核人盖章均存在。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表示因之前档案管理不完善,后期发现审核人私章和公章未盖,于2016年补盖。此后,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又安排何万华在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了医院复核评定,认定其残疾等级仍然是三级。

本院认为,根据《武汉市残联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八条的规定,残疾评定分为直观认定和医院评定。依照《残疾人残疾分类和分级标准》能够直观认定的,区残联必须组成由理事长为组长的3人直观认定小组负责直观认定工作,由该小组填写《残疾评定表》,明确记录残疾特征和直观评价,并由所有直观认定人员签字和加盖公章。对于不能直观认定,则由区残联指定的市级以上医院或专门医疗机构进行残疾评定。何万华申请残疾等级认定时,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认为可以进行直观认定的,但因残疾评定表上无直观认定小组的签字和盖章,也无其他证据证明组成了直观认定小组进行了残疾等级的直观评定,故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提出的对何万华的残疾等级评定正确的辩称理由不成立,对何万华提出撤销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作出的三级肢体残疾等级认定,重新作出残疾等级认定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但残疾等级评定系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行使行政权的职责范围,司法权不能代替、决定行政权,故对何万华要求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重新作出二级肢体残疾等级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于2015年8月12日对何万华作出的三级肢体残疾的认定,并责令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重新对何万华的残疾等级作出认定;

二、驳回何万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诉讼费50元,由武汉市江夏区残疾人联合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程莉娜
人民陪审员谢琼利
人民陪审员张燕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日
书记员胡高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