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鄂08行初29号

原告徐必芳,女,1954年6月19日出生,汉族,住荆门市东宝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志伟,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住所地:荆门市东宝区象山大道53号。

法定代表人孙兵,市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聪,荆门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主任科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捍东,湖北京中金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徐必芳因与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一案,于2018年7月3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同日受理后,于2018年7月9日通知被告应诉。被告于2018年7月24日向本院提交答辩状及相关证据。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9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徐必芳,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聪、刘捍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徐必芳诉称,原告的房屋位于东宝区读书台片区的旧城改造范围内。原告虽与房屋征收部门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但补偿协议书中并未将空地和院落纳入补偿范围。原告于2018年1月31日向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邮寄书面申请,要求对空地进行补偿安置,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收到申请后一直未作出任何答复,原告于2018年4月18日向被告提出行政复议,请求确认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行为违法,并限期履行法定职责。被告于2018年6月14日作出[2018]5号复议决定书,以原告提出的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受案范围为由驳回原告复议申请。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复议决定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1、原告向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邮寄的书面补偿申请是要求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不是《信访条例》规定的信访行为。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是房屋征收决定的主体,原告向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提出申请要求补偿系要求行政机关履行补偿法定职责的行为,不是信访行为。被告对原告提出的补偿申请定性为信访行为属于认定事实错误。2、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责令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作出回复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向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提出补偿申请,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具有该项法定职责,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不能代表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作出回复。3、被告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适用法律错误。被告应就原告提出的复议申请进行实体性审理,而不是程序上的驳回。请求:1、撤销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荆政复决[2018]5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2、判令被告继续审理并作出决定;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徐必芳提交了以下证据:

A1、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一份,证明原告的房屋以及院落空地均在征收范围内;

A2、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一份,证明该协议书中仅对原告的房屋及装修、其他的附属物进行了补偿,未将原告的空地纳入补偿范围;

A3、补偿申请书一份,证明原告向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提出要求对空地进行补偿;

A4、荆门市人民政府荆政复决[2018]5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证明被告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

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辩称:一、原告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驳回其复议申请,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1、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不具有原告要求对空地进行补偿申请予以答复的法定职责。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是作出征收与补偿决定的主体,房屋征收部门是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不是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2、对原告申请进行答复的主体是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3、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对原告的申请按信访件转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办理是恰当的。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依据《信访条例》对信访件进行“登记、转送、交办”的规定,将原告申请转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办理并无不当;二、原告已对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2017年第3号《读书台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决定公告》提起撤销的行政诉讼。原告与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且已履行,对行政责任主体是明确的,其要求对空地进行补偿,是征收与补偿过程中的行政行为,主体应是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三、原告已就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的答复向荆门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说明其对行政责任主体清楚。对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的答复,原告已依程序向荆门市住建委申请行政复议,说明原告对答复的责任主体是清楚的;四、原告提出的行政诉讼是故意浪费司法资源。对原告的申请,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房屋征收补偿中心)已答复,原告对该答复已申请行政复议,原告对被告的驳回复议申请决定书提起行政诉讼无实际意义。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提交了以下证据:

B1、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读书台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决定公告,证明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是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部门是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B2、读书台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证明原告认可房屋征收的主体是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或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

B3、行政起诉状,证明原告清楚作出征收决定的主体是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其不是征收部门;

B4、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对原告的回复及荆门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证明,证明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已履行职责,原告已对该回复向荆门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

对原告徐必芳提交的证据,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A1、A2、A3、A4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认为证据A2、A3与本案无关。

对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提交的证据,原告徐必芳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B1、B2、B3、B4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B1的合法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的合法性尚在人民法院审理中,没有作出生效判决;对证据B2的合法性和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尚在人民法院审理中,房屋征收主体是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只是签订协议的主体;证据B3与本案无关;对证据B4的合法性有异议,认为原告已就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的回复申请行政复议,尚在审理中。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被告对证据A1、A2、A3、A4、B1、B2、B3、B4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根据上述认定的证据,本院确定本案事实如下:

2017年5月27日,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发布2017年第3号《读书台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决定公告》,对读书台片区改造项目范围内房屋实施征收,征收主体为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征收部门为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征收实施单位为东宝区龙泉街道办事处。原告徐必芳房屋位于读书台片区改造项目范围内。

2017年11月14日,徐必芳与荆门市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签订《读书台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徐必芳房屋、附属物、装饰装修等补偿为819294元。

2018年1月31日,徐必芳向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提出补偿申请书,请求对其95.2平方米的院内空地进行补偿。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将徐必芳申请转荆门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处理。

2018年4月19日,徐必芳以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对其补偿申请不予答复,不履行法定职责为由,向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请求确认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行政不作为违法,责令其立即履行职责。

2018年5月31日,荆门市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向徐必芳作出回复,徐必芳不服该回复,向荆门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申请复议,荆门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已受理其复议申请。

2018年6月14日,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作出荆政复决[2018]5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认为徐必芳已与房屋征收部门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再次就同一房屋征收补偿事宜向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提出申请,属信访事项,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驳回徐必芳的行政复议申请。徐必芳不服,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第二条的规定,信访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活动。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作出的《读书台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决定》确定的征收部门为荆门市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征收实施单位为东宝区龙泉街道办事处,即履行对读书台片区改造项目范围内房屋征收与补偿法定职责的单位为荆门市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和东宝区龙泉街道办事处。原告徐必芳也实际与荆门市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现其申请对被征收空地进行补偿,实质是否定其与荆门市东宝区房屋征收补偿中心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原告徐必芳向履行房屋征收补偿职责的荆门市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上级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提出补偿申请,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将其申请转征收部门荆门市东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处理,荆门市人民政府将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的行为认定为信访交办行为,并无不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以申请行政复议。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政府的信访交办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被告荆门市人民政府对原告徐必芳的行政复议申请作出不予受理决定正确。

综上,荆门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荆政复决[2018]5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和处理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经合议庭评议,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徐必芳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徐必芳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李国林
审判员苏华
审判员向芬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日
书记员曾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