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来凤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2827民初1761号

原告:郑志安,男,生于1948年6月12日,土家族,湖北省来凤县人,住来凤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一般代理):秦远菊,来凤县经济开发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来凤县海鑫辣木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来凤县翔凤镇板桥路17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22827MA48A7RK0Y。

法定代表人:向全仕,该公司执行董事(已故)。

原告郑志安与被告来凤县海鑫辣木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鑫辣木公司)种植购销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7月3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9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郑志安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秦远菊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海鑫辣木公司经本院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郑志安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被告海鑫辣木公司履行与原告签订的《辣木树供种种植及回收合同书》,赔偿原告种植辣木树所造成的损失162243元;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7年4月1日,原告与被告海鑫辣木公司签订了一份《辣木树供种种植及回收合同书》,海鑫辣木公司为甲方,原告为乙方。《合同》第二条约定,“乙方通过多方面详细考察了解和分析,自愿向甲方交付种子款和技术服务费,签订由甲方供应种子、技术指导、产品回收,乙方种植管理、采收产品、货缴甲方的合同,种植辣木树,发展辣木树产业,在翔凤镇和平村种植辣木树40亩,缴付种子款、服务费40000元。”第七条约定,“乙方种植的辣木树,包括树根、杆、枝、叶、花、荚、籽等全部产品,必须全部交售给甲方,如发现偷卖给其他公司和个人的,甲方有权付诸法律,追究经济责任,并要求赔偿损失,造成严重损害甲方声誉和其他种植户利益的,将以法律手段追究刑事责任。”第八条约定,“乙方所种植的辣木树,包括树根、杆、枝、叶、花、荚、籽等全部产品,甲方均按每公斤保底价3.2元回收验收过磅,30个工作日付款。”第九条约定,“甲方对乙方的种植面积常年跟踪指导,确定株数(每亩500-550株),评估定产按合同面积收购乙方所有辣木树产品。采收时间和数量由甲方根据需要通知乙方。”第十条约定,“甲方必须完成回收和付清货款,任何一方违约,守约方均可以法律形式追究违约方责任和要求赔偿。”合同签订之后,原告依约交付了种子款和服务费,甲方也按约定进行了技术指导服务,乙方的辣木树长势良好,眼看丰收在望。按照辣木树的生长规律,9月应当采收叶子和枝,11月采收根和杆,但因被告法定代表人在2017年10月1日病逝,被告公司拒收原告的辣木产品,致使原告种植的辣木树在田中枯干,给原告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应按合同履行,被告不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给原告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原告故向人民法院起诉。

被告海鑫辣木公司未提交未到庭的正当理由,也未提交书面答辩状和证据。

原告郑志安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有:原告郑志安的身份证、原告与被告签订的《辣木树供种种植及回收合同书》、被告出具的收取原告种子及技术服务费的收据、原告种植辣木树土地租用合同(35份)及支付租金领款单、整地工资领款单、原告种植辣木树购买肥料及地膜的证明、原告种植辣木树用工工资花名册、辣木树收获季节的照片、来凤县翔凤镇和平村村民委员会证实原告种植辣木树的证明。上述原告提交的证据,被告未到庭参加诉讼和质证,视为放弃举证、质证和辩论的权利。经本院审查,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中,原告编制的工资花名册欠款29947元无其他证据佐证,不足以证实原告因种植辣木树支出的工资情况,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认定;原告提交的其他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并在卷佐证。

结合原告提交的证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如下:2017年2月28日,原告郑志安与被告海鑫辣木公司签订《辣木树供种种植及回收合同书》,原告为乙方,被告海鑫辣木公司为甲方。该合同第二条约定,“乙方通过多方面详细考察了解和分析,自愿向甲方交付种子款和技术服务费,签订由甲方供应种子、技术指导、产品回收,乙方种植管理、采收产品、货缴甲方的合同,种植辣木树,发展辣木树产业,在翔凤镇和平村种植辣木树40亩,缴付种子款、服务费40000元。”第七条约定,“乙方种植的辣木树,包括树根、杆、枝、叶、花、荚、籽等全部产品,必须全部交售给甲方,如发现偷卖给其他公司和个人的,甲方有权付诸法律,追究经济责任,并要求赔偿损失,造成严重损害甲方声誉和其他种植户利益的,将以法律手段追究刑事责任。”第八条约定,“乙方所种植的辣木树,包括树根、杆、枝、叶、花、荚、籽等全部产品,甲方均按每公斤保底价3.2元回收验收过磅,30个工作日付款。”第九条约定,“甲方对乙方的种植面积常年跟踪指导,确定株数(每亩500-550株),评估定产按合同面积收购乙方所有辣木树产品。采收时间和数量由甲方根据需要通知乙方。”第十条约定,“…乙方必须完成种植和交产品,甲方必须完成回收和付清货款,任何一方违约,守约方均可以法律形式追究违约方责任和要求赔偿。”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定向被告交付了种子款及技术服务费40000元,在来凤县翔凤镇和平村租用土地,种植了辣木树45.3亩,被告也依约向原告提供了技术服务,辣木的长势良好。按照合同约定,被告应当在辣木树的叶、枝采收时开始回收,但至2017年9月,被告未按约定回收叶、枝。2017年10月,因被告法定代表人的病逝,对原告种植的可以收获的辣木树杆和根也未回收,导致原告种植的全部辣木树根、杆、枝、叶等均未回收枯烂在种植的土地中。

另查明,原告种植辣木树过程中,租用张孝富等农户土地45.3亩,支付租金22670元,支付整地工资7300元,支付肥料及地膜款5587元,已支付工人工资34070元,因原告种植的辣木树现已枯烂,不能评估损失,故原告诉诸本院,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种植辣木树的成本损失。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辣木树供种种植及回收合同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依法成立并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照合同的约定履行义务。合同第十条约定,“乙方必须完成种植和交产品,甲方必须完成回收和付清货款,任何一方违约,守约方均可以法律形式追究违约方责任和要求赔偿。”从原告郑志安提交的证据证实,原告已按合同的约定,种植了45.3亩辣木树并符合收购条件,则被告应当按合同的约定对其全部产品进行回收,现因被告未对原告种植的辣木产品回收,导致原告种植的辣木树产品全部损失,原告依约有权要求被告赔偿。故原告要求赔偿的请求,合情、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由于原告未及时对其种植辣木树的价值进行评估鉴定,致使不能对该损失进行直接确定,原告因此仅要求被告赔偿其种植辣木树的成本损失,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同意。原告要求赔偿的工资损失29947元,因未向本院提交足够的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海鑫辣木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绝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对本案缺席审判。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来凤县海鑫辣木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赔偿原告郑志安损失人民币109627元,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二、驳回原告郑志安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545元,减半收取1772元,由原告郑志安负担502元,被告来凤县海鑫辣木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负担127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13条第(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至收款人: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恩施开发区支行,账号17×××044(特别提示:用途栏务必注明系某某上诉案诉讼费,并将汇款凭证及联系电话提交本院或邮寄至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一庭)。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7日内仍未预交上诉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杨光红
二〇一八年九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熊蕾
书记员(兼)熊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