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郧西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鄂0322行初2号

原告:李尚昇(曾用名李尚升),男,1959年8月23日出生,汉族,湖北省郧西县人,居民,住湖北省郧西县。

被告:郧西县涧池乡人民政府。

住所地:郧西县涧池乡涧池村。

法定代表人:王敏,男,系该乡乡长。

指派出庭人:李白,男,系该乡武装部部长。

委托代理人:刘贵福,男,湖北刘贵福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第三人:肖大平,男,1964年9月4日出生,汉族,湖北省郧西县人,居民,住湖北省郧西县。

第三人:肖大全,男,1967年12月4日出生,汉族,湖北省郧西县人,居民,住湖北省郧西县。

原告李尚昇不服被告郧西县涧池乡人民政府于2017年6月26日对原告和第三人肖大平、肖大全作出的“关于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书”的处理意见,于2018年1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9年1月9日立案后,于2018年1月10日分别向被告和第三人送达了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廉政监督卡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4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尚昇,被告郧西县涧池乡人民政府指派出庭人李白、委托代理人刘贵福,第三人肖大平、第三人肖大全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尚昇诉称:1982年大包干时涧池乡风景村即将我所属的风景村1组名为“庙子沟”四至为:东至山水沟,西至进庙子沟老路为界,南至庙子沟溜子为界,北至坎子以下为界的山林承包于我,并颁发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林权证》。自1982年至2010年先后五次换发“林权证”均确定属我所有承包。在我承包期间该宗“庙子沟”林地被我同村的肖立顺及第三人肖大平、第三人肖大全长期强行占有至今,在这三十余年中我多次找到被告要求对肖立顺及第三人肖大平、第三人肖大全强占我的该宗庙子沟林地进行解决,可是被告一直推诿而不予以解决,致使肖立顺、肖大平、肖大全至今仍非法占有我的该宗“庙子沟”林地使我无法经营管理。后又在我多次向被告反映后,被告于2017年6月26日作出“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该意见第四条第2款第(3)项第(4)项明显错误,周国宝上山墙以东及以西均属我所有。第(4)项西起庙梁子原大石桩至沟底刘廷国耕种地脚以南包括刘廷国耕种(现种红薯)在内均属我所有,而该意见第四条第2款第(3)项第(4)项只表述“周国宝上山墙以东”,“西起庙梁子原大石桩至沟底刘廷国耕种(现种红薯)地脚以南”。因此,该意见第四条第2款第(3)项第(4)项与我所持有的《林权证》及事实不符。请求郧西县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被告涧池乡人民政府于2017年6月26日作出的“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

原告李尚昇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原告身份证、户口本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证据二:林权证森林和林木、林地状况登记表复印件一份。证明发生争议的林地的四至边界,并且自己持有合法手续。

证据三:徐尤明、肖立顺、赵家陆、刘珍海出具的证明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发生争议的林地的四至边界。

证据四:被告涧池乡人民政府作出的《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复印件一份。证明被告涧池乡人民政府作出处理意见中的对争议的林地边界认定中的第2款第(3)项、第(4)项明显错误。

被告涧池乡人民政府辩称:一、原告在诉状中陈述“自1982年至2010年先后五次换发“林权证”均确定属我所有承包”,既无事实根据,有违反法律规定。1、我乡自1982年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根本不存在“五次换发林权证”的事实。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时实行的是自留山和责任山两山制,2005年实行“两山归一山”制度,2010年换发林权证是对2005年林权证的延续。由此可见,林权证换发两次,不存在五次。2、我国林地所有权实行的是公有制,即:国家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两种所有制形式。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村民享有地上林木的使用权,不享有林地的所有权。原告却诉称本案诉争的林地“属我所有”,这是违反我国法律规定的。二、被告涧池乡人民政府作出的《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以下简称《处理意见》)是应原告要求所为,并非滥用职权。2015年以来,原告多次到乡政府反映二第三人侵占其林地要求按其所述边界确定其林地四至边界。被告对其反映的情况进行了调查了解,没有收集到与原告陈述相符的证据,没有支持原告的要求。2017年原告再次要求被告解决其林权纠纷一事,被告组织部分乡干部、风景村两委成员、当时参加划分林地的村民代表,对李尚昇林地四至边界进行了实地调查确认,作出《处理意见》。三、《处理意见》仅是对《林权证》四至边界的具体化,符合客观事实,且与原告所持《林权证》是一致的,不存在任何错误。被告于2017年6月14日组织部分乡干部、风景村两委成员、当时参加划分林地的村民代表,对李尚昇林地四至边界实地调查确认时,先是由当时参加划分林地的村民干部和村民代表进行回忆,然后又到争议林地现场对李尚昇林地四至进行确认。在确认过程中,对林地地貌被人为改变地方和有争议边界进行了反复的回忆和确认,《处理意见》所确认的四至边界是依据参加划分林地的村干部和村民代表的共同意见确认的。该行政行为是审慎、细致的,且与原告所持的《林权证》所载的四至边界是一致的,不存在任何错误。四:被告作出《处理意见》的具体行政行为符合法律规定。本案林地使用权纠纷的双方均为自然人,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被告有权对自然人之间发生的林地使用权纠纷进行处理。五、原告的诉求无证据支持,诉讼理由不能成立。1、原告认为其林权证“南至庙子沟溜子为界”包括“周国宝上山墙以东及以西”没有证据支持。经过参加划分山林的村干部和村民代表现场确认,进庙子沟老路的南端位于山脊偏西位置。2、原告认为刘廷国耕种红薯地属于其林权范围没有证据支持,与客观事实不符。一是林权证上记载的“东至山水沟”并未记明东北方向至山水沟与高坎相交处;二是被告有证据证明刘廷国耕种红薯地西南端就是进庙子沟老路;三是刘廷国买肖大平老房子后就开始耕种该宗土地,原告不仅没有提出过异议,此次也没有将其作为第三人提起诉讼,应认定是对刘廷国耕种行为的默认。被告《处理意见》第四条第二款第(3)项第(4)项是对其林权证记载的四至边界的具体化,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该意见存在错误,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涧池乡人民政府为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社会信用代码证和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复印件各一份。证明被告的主体身份和法定代表人基本情况。

证据二:书证6份,证人证言4份,视频光碟1盘。1、《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现场勘察结论意见》复印件一份;2、《关于李尚昇与肖大平、肖大全林权争议处理听证会记录》复印件一份;3、现场勘查示意图复印件一份;4、证人徐某、刘某、许某证词各1份;5、调查肖大平的笔录复印件一份,肖大平与李国进《建房协议书》复印件一份,证明复印件一份;6、李尚昇2010年林权证西政林证字(2010第010641号、2005年林权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处理意见认定的四至边界是在广泛调查的基础上进行确认的,且与李尚昇林权证上示意图是一致的。

证据三:书证2份,证人证言1份。1、《林地林木权属争议立案审批表》复印件一份;2、调查李尚昇的笔录复印件一份;3、《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书》复印件一份。证明:被告依据原告申请而启动调查程序,程序合法,并依法作出了该处理意见。

第三人肖大平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明第三人肖大平身份。

第三人肖大全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明第三人肖大全身份。

经庭审质证,原告李尚昇对被告涧池乡人民政府提供的证据一无异议,对第二组证据的证据1、证据2、证据3、证据4中的徐某和刘某证言、证据5均有异议;对证据6无异议。对证据三中的1、2无异议,对证据3有异议,认为该处理意见错误。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证据一无异议,第三人对第二组证据的证据2、证据3有异议,认为当时均未在现场,对证据1,证据4、证据5、证据6无异议,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证据二无异议。被告及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一、二、四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据四的证明目的提出异议:认为该处理意见是正确的。对证据三提出异议,认为该组证据不符合证据要件形式,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原、被告对第三人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无异议。

对上述原告、被告和二第三人均无异议的证据,因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本院予以采信。

对上述原告和二第三人对被告提交的证据中有异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对第二组证据的证据1现场勘察的证人证言,该勘测是对原告的林权证四至边界的具体化,不存在没有以原告林权证为准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对第二组证据的证据2虽然该听证会原告和二第三人均未参会,但该听证会实际上就是一个广泛听取参加划分林地的村干部代表和村民代表对争议林地四至界限的确认,故对该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对第二组证据的证据3现场勘测示意图与合议庭勘测时的情况一致,符合客观事实,故本院予以采信;对第二组证据的证据4中的证言与合议庭勘测时的情况一致,符合客观事实,故本院予以采信;对第二组证据的证据5经过合议庭成员现场勘察,符合现场实际情况,本院予以采信;对第三组证据的证据3,该处理意见中的四至边界符合客观事实,本院予以采信。被告和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有异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证据三不符合证据要件形式,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故对该组证据不予采信。对证据四只能证明原告持有合法证件,不能证明被告的行政行为违法,故对原告的辩解本院不予采纳。

经审理查明:郧西县林业局于2005年8月25日根据林业“三定”时期土地注册为原告李尚昇承包的庙子沟经济林颁发《中华人民共和国林权证》,确定四至边界为“东至山水沟为界;南至庙留子为界;西至进庙子沟老路为界;北至高坎以下为界。”(庭审中原告李尚昇及第三人肖大平、第三人肖大全均认可北方界线登记错误,应是北至高坎以下为界),又于2010年8月25日换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林权证》,该林权证确定原告李尚昇的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为“东至山水沟为界;西至进庙子沟老路为界;南至庙子沟庙溜为界;北至高坎以上为界。”(庭审中原告李尚昇及第三人肖大平、第三人肖大全均认可北方界线登记错误,应是北至高坎以下为界),原告李尚昇与第三人肖大平、第三人肖大全因该林地部分边界原貌被破坏,对边界划分产生争议,导致发生纠纷。原告李尚昇遂于2015年9月向郧西县林业局提出《林地、林木权属争议调解处理申请书》,请求决定由肖大平退出抢占地点,并赔偿损失2万元,未能得到解决。随后向被告郧西县涧池乡人民政府信访要求解决该纠纷,被告于2016年5月23日立案查处,并于2017年6月26日作出《关于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书》,该处理意见书认定四至边界为:(1)、东至山水沟为界;(2)南至庙子沟庙溜为界:具体是到李尚昇老屋基,与他人无争议;(3)西至进庙子沟老路为界:具体是现场保留石桩中间一条小路至周国宝上山墙以东;(4)北至高坎以下为界:具体是肖易美坟前坪地外高坎子以下老路,西起庙梁子原大石桩至沟底刘廷国耕种(现种红薯)地脚以南。因原告李尚昇因对《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书》中关于认定四至边界的第二款的第(3)、(4)项不服,遂诉至郧西县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被告涧池乡人民政府于2017年6月26日作出的“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原告不服该处理意见,遂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二款“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发生的林木所有权和林地使用权争议,由当地县级或者乡级人民政府依法处理”的规定,被告郧西县涧池乡人民政府有权对辖区内个人之间发生的林地使用争议进行依法处理。本案原告李尚昇和第三人肖大平、肖大全因林地使用权界限划分产生纠纷,由于时间长久,地貌已发生变化。被告在广泛听取参与划分林地的村干部和村民代表意见的基础上作出了《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书》,该处理意见符合实际情况,程序合法,实体处理正确。但因被告在作出《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书》时,未使用作出该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故属适用法律错误。原告辩解的理由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郧西县涧池乡人民政府于2017年6月26日作出的《关于对风景村李尚昇庙子沟经济林四至边界实地确认的处理意见书》,并限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郧西县涧池乡人民政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上诉于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递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费50元,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费专户名称: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农业银行十堰北京路支行;账户号:17×××01。通过邮局汇款的,款汇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邮编442000;地址:十堰市浙江路66号。上诉人应将注明一审案号的交费凭证复印件同时交本院。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未预交,也未提出缓交、减交、免交上诉案件受理费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本院不再另行送达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通知)。

审判长董斌
审判员袁真阔
人民陪审员王永祥
二〇一八年七月五日
书记员李镇
附本案所适用的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
第十七条第二款: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发生的林木所有权和林地使用权争议,由当地县级或者乡级人民政府依法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一)主要证据不足的;(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三)违反法定程序的;(四)超越职权的;(五)滥用职权的;(六)明显不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