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8民再2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吴金权,男,1972年4月19日出生,汉族,住钟祥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贵宾,湖北京中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孔祥兵,男,1965年10月1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钟祥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强,湖北慧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国营钟祥市南湖棉花原种场,住所地钟祥市南郊五公里,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2420881011419552J。

法定代表人:刘仁忠,场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茹天贵,湖北喜祥致运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吴金权因与被申请人孔祥兵、一审被告国营钟祥市南湖棉花原种场(以下简称南湖原种场)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8)鄂08民终472号民事判决,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该院于2018年8月14日作出(2018)鄂民申2772号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再审本案。本院于2018年11月1日立案受理后,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1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再审申请人吴金权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肖贵宾,被申请人孔祥兵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强与南湖原种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茹天贵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吴金权再审请求:撤销本院(2018)鄂08民终472号民事判决,维持钟祥市人民法院(2017)鄂0881民初2311号民事判决。事实及理由:二审判决认定吴金权与孔祥兵就承租地补偿费用达成分配协议并履行完毕缺乏证据证明。1、双方就该事实未达成任何书面或口头协议。2、权利的放弃须明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吴金权放弃了自身权利。3、证人杨某与吴金权同样存在承租地补偿费用分配纠纷,其证言不应采信。4、二审适用交易习惯错误。交易习惯应由当事人主张并举证。

孔祥兵辩称,其与吴金权已就承包地补偿费用分配达成了一致协议,且已履行完毕。1、原一二审提交的证据:吴金权出具的收条及证人杨某的证言,证明双方就赔偿款分配事宜多次进行协商,达成一致后孔祥兵向吴金权账户转款,否则孔祥兵不可能打款。2、吴金权通过出具收条的行为对权利进行了明示放弃。3、证人杨某的证言与吴金权出具的收条能相互印证,证明本案事实,应予采信。4、二审法院沿用交易习惯正确。按习惯做法,若双方未对分配方案达成一致,孔祥兵不可能向吴金权打款。

南湖原种场诉称,其已将足额补偿款发放给孔祥兵。对孔祥兵与吴金权之间的争议不发表意见。

吴金权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孔祥兵、南湖原种场向吴金权支付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50087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孔祥兵系南湖原种场边家台七队成员,承包该原种场13.5亩土地。2010年11月27日,孔祥兵与吴金权签订一份土地租赁经营合同,约定:甲方(孔祥兵)将其承包的责任田约13亩和田间房屋发包给乙方(吴金权)从事种植生产经营,承包期限为10年,自2011年6月30日起至2021年6月29日止;承包费10年共计人民币72000元;承包期间,乙方只负责承包地经营管理,生产队、原种地需收取任何费用均由甲方承担;若国家征用土地,甲方得土地赔偿款,乙方得种植经营赔偿款。合同签订后,吴金权按合同约定向孔祥兵支付了10年土地承包费72000元,孔祥兵将承包地上的房屋一并交与吴金权,吴金权在承包地上从事金银花、木瓜种植及生产经营,同时又修建了简易房、平整了地坪。

后政府成立南湖新区,征用了上述土地。2016年6月12日,荆门市方正资产评估事务所出具《孔祥斌(兵)苗木及设施清查评估明细表》,对孔祥兵承包地上种植的金银花、木瓜以及房屋、简易房、地坪的评估资产价值为667004.8元,其中房屋评估价值为43680元。

2016年9月16日,南湖原种场以每亩67000元对孔祥兵承包的13.5亩责任田及附属物等进行补偿。其中13.5亩责任田补偿款234630元(13.5亩×17380元),土地附属物补偿款669870元(13.5亩×49620元),附属物看守房补偿款17100元、井补偿款1000元、树补偿款250元,并扣减多余面积12年提留和5年经营田2535元,共计920315元,南湖原种场已支付给孔祥兵。

后吴金权多次找孔祥兵索要土地经营补偿款,2016年11月10日孔祥兵、吴金权经协商,孔祥兵补偿给吴金权169000元并退还未到期的租金36000元,吴金权收款后出具了收条。

吴金权以其在孔祥兵的承包地上种植的金银花等经济作物(附属物)已按每亩49620元标准进行了补偿,共补偿669870元,但孔祥兵仅补偿给吴金权169000元,拒不支付剩余附属物补偿款,且南湖原种场亦未按照国家法律和政策规定补偿项目补偿到位,负有向其迳付补偿款之义务为由,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孔祥兵、吴金权是否已经就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达成一致协议、已经履行完毕;二、吴金权请求孔祥兵支付应分配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500870元能否成立;三、南湖原种场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一、关于双方是否达成协议并已履行。孔祥兵称其已与吴金权就其种植金银花的征地补偿达成协议,并已支付了相应的价款,吴金权称没有达成协议,支付款项是孔祥兵单方意思表示。一审法院认为,是否达成协议,应以双方是否存在共同的意思表示为依据,现双方对是否达成协议存在争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孔祥兵主张双方已经达成协议,需向一审法院举证证明;孔祥兵虽然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吴金权的收条,但缺乏其他证据印证,该收条不能单独证明双方达成协议;证人杨某虽然作出了双方已经达成分配协议的陈述,但因为证人杨某与吴金权也存在承包种植金银花的征地补偿分配问题,与本案吴金权存在利害关系,其陈述又无其他证据印证,再结合吴金权在收到孔祥兵支付的价款后次日即向一审法院提出了保全措施,故一审法院对孔祥兵称已与吴金权达成征地补偿分配协议的辩解不予采信。吴金权有权主张分配其种植物的补偿款。

二、关于吴金权请求的补偿款能否成立。孔祥兵认为征收土地补偿分为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青苗和地上附属物补偿费,其中安置补助费应当包括安置费和生活保障费,而生活保障费在兑付表上没有单列出来。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均规定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可以看出安置补助费应当系一项费用,孔祥兵辩称安置补助费包括安置费和生活保障费,而生活保障费在兑付表上没有单列出来的理由缺乏法律依据,该主张不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吴金权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租赁孔祥兵承包的土地种植金银花,则该土地在被征收时,吴金权种植的金银花应当列为青苗的范畴,其修建的简易房及地坪应当属于附着物,青苗损失及附着物补偿费应归吴金权所有。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分别就补偿标准及吴金权种植的金银花损失向南湖原种场及评估机构进行了调查。南湖原种场称对农户的补偿严格依照规定进行,其中对土地安置补偿费按湖北省的规定每亩17380元的标准计算,这项费用系固定的,附着物及青苗损失则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湖北荆门方正资产评估事务所进行评估,根据评估报告的资产加上土地安置费用就是补偿费用总额,然后根据田亩数平均取整数就是每亩的补偿价格,孔祥兵的土地补偿价格就是每亩67000元。湖北荆门方正资产评估事务所对其报告书中的苗木价值说明该价值即是评估基准日金银花、木瓜等苗木的价值。其中木瓜、金银花及简易房、地坪评估价为623324.8元。一审法院在审理中还注意到,南湖棉花原种场边家台村七组周光兰、赵永祥被征收的土地没有种植物的承包地是按照每亩47380元的标准补偿的。对此,南湖原种场解释为,在征收土地时,为了防止没有种植的土地的农户抢种,而造成实际征收时更大的征收成本,鼓励这些农户放弃抢种,每亩补偿30000元,加上土地安置补偿费17380元,即为47380元,不是证明每亩土地补偿的基数就是47380元。

三、关于南湖原种场是否应当承担责任。一审法院认为,南湖原种场在征收土地时只针对被征收土地的农工进行补偿,其补偿费用已经支付,其补偿费用是否合理,被征收农工未提出异议,亦不是本案审理的范围。故南湖原种场在本案中不存在过错,不应当承担责任。

综上所述,孔祥兵应当向吴金权支付金银花等苗木的青苗补偿费及简易房、地坪附着物补偿费,即623324.8元,孔祥兵已支付169000元,故孔祥兵还应向吴金权支付454324.8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孔祥兵向原告吴金权支付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454324.8元;二、驳回原告吴金权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800元,减半收取计4400元,由被告孔祥兵负担4000元,原告吴金权负担400元。

孔祥兵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吴金权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吴金权承担。

二审查明,2016年11月10日上午,孔祥兵、吴金权、杨某在钟祥市桥头餐馆就吴金权承租地补偿费用分配进行协商。经商议,孔祥兵以每亩13000元补偿给吴金权169000元(13亩×13000元),并退还吴金权未到期租金36000元。后吴金权向孔祥兵提供个人银行卡号,孔祥兵、吴金权到银行转帐,吴金权收款后向孔祥兵出具了169000元和退田租金36000元的收条。一审查明的其他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孔祥兵、吴金权就承租地补偿费用分配是否已达成一致协议,且履行完毕。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因吴金权多次向孔祥兵要承租地补偿费用,后二人就承租地补偿费用分配进行商议。商议后,吴金权向孔祥兵提供其个人银行帐户,孔祥兵向吴金权帐户转帐,吴金权收款后出具收条。根据上述事实,可以判断孔祥兵、吴金权就承租地补偿费用分配已达成一致协议,且已履行完毕。按照交易习惯,应该具备条件才会付款。即双方就承租地补偿费用分配达成一致意见后,吴金权提供其个人银行帐户,孔祥兵才会向该帐户转帐。如果双方就承租地补偿费用分配未达成一致,而孔祥兵仍单方执意向吴金权个人帐户转帐,不符合常理。且在场证人杨某出庭作证亦证实了孔祥兵、吴金权就承租地补偿费用分配达成了一致意见,虽证人杨某与吴金权也存在征地补偿分配问题,并作出了对吴金权不利的证言,但其证言能够客观反映本案事实,对证人杨某的证言,予以采信。一审法院以证人杨某与本案吴金权存在利害关系,其证言无其他证据印证,不予采信不当。吴金权庭审称当时孔祥兵称只给这么多,所以只好暂时将钱收了,双方并未达成一致意见的辩解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上诉人孔祥兵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一、撤销钟祥市人民法院(2017)鄂0881民初2311号民事判决;二、驳回吴金权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减半收取计4400元,由吴金权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吴金权负担。

各方当事人对原一、二审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再审予以确认。

再审认为,各方当事人对以下事实无异议:种植经营赔偿款数额为623324.8元。按照孔祥兵与吴金权所签订的土地租赁经营合同第六条之约定,该款应由吴金权所得。南湖原种场将此款已发放给孔祥兵。故该款应由孔祥兵给付吴金权。

关于再审申请人吴金权提出的再审请求,本院认为:

1、孔祥兵主张款项已履行完毕,其负有举证责任。孔祥兵所举证据为:(1)2016年11月10日,吴金权向孔祥兵出具内容为“今收孔祥兵人民币壹拾陆万玖仟元整”的收条,孔祥兵主张当日其与吴金权以此款另行达成协议,并已履行完毕,吴金权放弃对剩余款项的权利;(2)证人杨某的证言,证明吴金权租赁杨某、孔祥兵土地,杨某与吴金权也存在征收补偿款纠纷,2016年11月10日,杨某、吴金权、孔祥兵在桥头餐馆达成一致,按照每亩13000元标准对吴金权进行补偿。吴金权向两人分别出具了收条,杨某与孔祥兵对吴金权的补偿款已履行完毕。然而,(1)收条内容只能反映孔祥兵付款、吴金权收款的行为,无法证明孔祥兵所主张的两人另行达成协议及吴金权放弃剩余款项的意思表示;(2)证人杨某租赁了吴金权土地,其与吴金权之间同样存在征收补偿款纠纷,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在收条不足以证实孔祥兵对吴金权的补偿款已履行完毕的前提下,该证人证言本院不予采信。

2、二审称达成一致后孔祥兵才会付款,否则不符合交易习惯。然而按之前经营合同约定,孔祥兵应给付吴金权623324.8元,孔祥兵付款169000元可解释为其履行部分合同义务。

3、吴金权应得款项623324.8元,实际得到169000元,孔祥兵称吴金权放弃剩余款项,按放弃数额来看有悖生活常理。

4、吴金权次日即向法院申请诉前保全、随后提起诉讼的行为可以表明其真实意思。

综上,吴金权的再审请求成立。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一条、第四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8)鄂08民终472号民事判决;

二、维持钟祥市人民法院(2017)鄂0881民初2311号民事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孔祥兵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纯棉
审判员张青云
审判员苏红玲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日
书记员张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