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12民初225号

原告:武汉东旭厦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小玲。

委托诉讼代理人:洪永进,系公司经理.

被告:随州市宏达矿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祁弘均,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严雪松,湖北君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杰。

原告武汉东旭厦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旭厦工公司)与被告随州市宏达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达矿业公司)、何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10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姜树山独任审判并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东旭厦工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洪永进、被告宏达矿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严雪松、被告何杰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东旭厦工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共同偿付机械设备余款165,328元;2、被告承担逾期付款利息损失及催款差旅费损失30,000元;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2010年3月19日,被告何杰以被告宏达矿业公司的名义与原告签订了一份分期销售合同,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出售XG955型装载机一台,售价为305,000元,被告支付定金20,000元,交机时支付首付款95,900元、保证金21,350元,其余款项分6次付清。同时,被告应承担分期付款利息7,828元、手续费3,050元,并约定了违约责任和争议解决方式。合同履行期间,二被告共向原告支付171,900元。另查明,二被告系合伙关系,由于被告擅自违约,原告多次催款,二被告置之不理,导致原告无法按期收回货款。为此,原告曾于2011年初起诉二被告,经法院案外调解,被告何杰再三保证:要么今后退还机械设备,要么今后市场行情好转,由公司支付设备款。如机械设备变卖由被告何杰负责,原告一直跟踪监管。今年,原告得知机械设备变卖给他人,违反了执行协议中的有关规定。

被告宏达矿业公司辩称,宏达矿业公司与东旭厦工公司没有合同关系,不是适格的被告,不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且原告的起诉超过法定诉讼时效。综上,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何杰辩称,设备是宏达矿业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宋建国委托何杰购买,并签订了合同,且宏达矿业公司支付了一部分款项。2011年,宋建国将其持有的宏达矿业公司的股份转给了董皓,股权转让后东旭厦工公司与董皓沟通,董皓承诺给付设备欠款,但一直拖欠未付。何杰的股份于2014年转给了董皓,转让时明确约定,何杰退出后,公司的对外债务,例如机械款、材料款不再承担。因此,何杰不应承担本案债务,应该由宏达矿业公司承担。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于双方持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原告东旭厦工公司提交的《工作联系函》、《武汉东旭厦工分期销售专用合同》,被告何杰作为合同的签订方及函件的出具人不持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被告何杰提交的《转股协议》、《股份转让附属协议》、《股东会决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和庭审中的陈述,综合认定本案事实如下:

2010年3月19日,东旭厦工公司(供货单位,甲方)与何杰(购货客户,乙方)签订《武汉东旭厦工分期销售专用合同》,约定甲方向乙方出售XG955型装载机一台,设备单价305,000元,由乙方自提自运,运输费用由乙方承担。交货地点为湖北省随州市交通大道288号,提货时间为2010年3月19日。关于付款方式约定,合同签订之日乙方支付定金20,000元,交机时乙方支付首付款95,900元、保证金21,350元。分期款的还款计划为:2010年4月19日至2011年3月19日分12期支付,每期支付18,444元。若乙方逾期付款,甲方在收取乙方逾期款额月千分之七利息的基础上加收乙方日万分之三利息。合同担保条款处载明:担保人宏达矿业有限公司;身份证号;电话133××××1444;住址草店三道河(法人代表宋建国)。

合同签订后,东旭厦工公司交付了装载机设备。审理中,东旭厦工公司与何杰确认,合同所涉设备尚有143,978元未予支付。

另查明,2010年11月29日,东旭厦工公司起诉宏达矿业公司、何杰要求支付设备欠款。2011年5月23日,东旭厦工公司以双方达成分期付款协议为由撤回起诉。

本院认为,原告东旭厦工公司与被告何杰签订的《武汉东旭厦工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无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的情形,应为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全面履行协议约定的义务。合同履行过程中,原告东旭厦工公司已履行交货义务,被告何杰应按照约定支付设备款。庭审中,双方确认尚欠设备款143,978元,对于该款项,被告何杰负有清偿责任。故原告东旭厦工公司要求被告何杰支付机械设备余款165,328元的诉讼请求,本院在143,978元的范围内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被告何杰逾期支付设备款,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关于违约责任,合同约定:“若乙方逾期付款,甲方在收取乙方逾期款额月千分之七利息的基础上加收乙方日万分之三利息。”,该标准明显过高,有违公平,本院酌情调整为未付款项的20%。对于原告东旭厦工公司要求被告何杰承担逾期付款利息等损失30,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在28,795.6元(143,978元×20%)的范围内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对于原告东旭厦工公司要求被告宏达矿业公司承担共同偿还义务的诉讼请求,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合同双方当事人为东旭厦工公司、何杰,合同担保条款处虽然载明了担保人为宏达矿业有限公司,但并未加盖宏达矿业公司公章,原告亦未提交其他证据佐证被告宏达矿业公司为本案合同债务提供担保,故担保关系是否成立不能认定,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何杰提出其系受被告宏达矿业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宋建国委托购买本案所涉设备,不应承担设备款支付义务的辩称意见,其未提交证据证明存在上述委托关系,故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何杰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武汉东旭厦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支付设备款143,978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28,795.6元,合计172,773.6元;

二、驳回原告武汉东旭厦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103元(原告武汉东旭厦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已预交),由原告武汉东旭厦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负担243元,被告何杰负担1,86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项的规定预交上诉费,款汇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户名: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7×××67;开户行:农行武汉民航东路支行;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姜树山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五日
书记员武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