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8民终68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西湖支公司,住所地武汉市东西湖区二支沟西湖庭院门楼东吴大道1167号(6),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201127819972877。

负责人:田鸿正,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东,男,该公司职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熊路,男,1989年3月17日出生,汉族,湖北省汉川市人,住湖北省汉川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孙前前,男,1989年3月17日出生,汉族,京山县人,住湖北省京山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余致华,男,1965年3月4日出生,汉族,京山县人,住湖北省京山县,

上诉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西湖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财保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熊路、孙前前、余致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京山县人民法院(2017)鄂0821民初18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2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华财保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东,被上诉人孙前前、余致华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熊路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华财保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中华财保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2、如果法院认定中华财保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则对熊路的停运损失和交通费中华财保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3、一、二审诉讼费不由中华财保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1、本次事故中,孙前前酒后驾车,指使其妻余倩顶包。孙前前的行为已构成了保险合同约定的免责事项,车主余致华知晓此事后向中华财保公司出具了放弃索赔声明,故中华财保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2、依据保险条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约定,被保险人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致使任何单位或个人停驶、停业、停产造成的损失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中华财保公司对停运损失不应赔偿。3、熊路已经主张了停运损失,不应重复认定交通费。

孙前前、余致华辩称,中华财保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由中华财保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熊路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孙前前、余志华、中华财保公司连带赔偿熊路鄂S×××××车辆维修费12200元、车辆施救费4000元、车辆停运费22000元、维修期间停车费1500元、交通费500元,共计40200元;2、孙前前、余志华、中华财保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和理由:2016年5月27日13时40分,孙前前驾驶鄂H×××××号小车(载孙前前、杨振娟、杨振丽、杨振兰)沿243省道由南向北行驶至宋河镇××路段,在超越前方同向行驶的刘勇驾驶的鄂H×××××号重型货车时,与对向罗华驾驶的鄂S×××××号(实际车主是熊路)重型货车相撞,造成三车受损的交通事故。经京山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孙前前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余致华为鄂H×××××号小车的车主,并在中华财保公司为该车投保。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5月27日13时40分,孙前前驾驶鄂H×××××号小车(载孙前前、杨振娟、杨振丽、杨振兰)沿243省道由南向北行驶至宋河镇××路段,在超越前方同向行驶的刘勇驾驶的鄂H×××××号重型货车时,与对向罗华驾驶的鄂S×××××号重型货车相撞,造成三车受损的交通事故。经京山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孙前前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罗华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熊路系鄂S×××××号重型货车的车主,罗华系其聘请的司机。余致华为鄂H×××××号小车的车主,该车在中华财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单号分别为:0215429809180332000122、0215429809180335000099),保险期间为2015年12月27日至2016年12月26日,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有效期限内。

一审法院认为,孙前前与罗华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造成本次事故,孙前前承担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罗华承担次要责任。京山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本案作出的事故认定书事实清楚、责任划分恰当,一审予以采信。

关于熊路相关损失的确定:

1、车辆维修费、施救费。熊路提供的维修结算单、发票可证实其已支出车辆维修费、施救费共计16200元,一审予以支持。

2、停运损失。关于车辆停运损失的标准,熊路主张2000元/天,因其仅提供劳务合同,未提供银行流水予以佐证,一审不予支持。余致华、孙前前、中华财保公司建议停运损失按照800—1000元/天的标准计算。一审认为该建议具有合理性,故一审选择按1000元/天的标准进行计算。熊路停运5天,其停运损失确定为5000元。

3、维修期间停车费用。熊路主张1500元的停车费,因未向法院提供证据,一审不予支持。

4、交通费用。熊路主张500元的交通费用,但未向法院提供证据,考虑到熊路从汉川市城隍镇去京山县钱场镇车辆维修厂(距离大约100公里左右)处理维修事宜必然会支出交通费,一审酌定交通费用为400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规定:“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它方式计算”之规定,确定熊路的损失:1、车辆维修费、施救费共计16200元;2、停运损失5000元;3、交通费用400元,合计21600元。

关于民事责任的承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之规定,一审认为,余致华放弃中华财保公司向自己赔偿损失的声明,并不影响熊路对中华财保公司关于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索赔请求。因为依照法律规定,保险公司免除交强险赔付责任的唯一法定事由是受害人的故意行为,而在本案中,根据京山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事故认定书,熊路不存在故意的行为。按照交强险条例和交强险条款的规定,中华财保公司应在有责赔付限额内赔付熊路的相关损失。同时,余致华放弃索赔的声明亦不影响熊路对中华财保公司关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索赔请求。中华财保公司应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500000元限额内赔付熊路的相关财产损失。

关于诉讼费用的负担。一审认为,当事人进行民事诉讼,应当交纳诉讼费用,诉讼费用由败诉方承担,部分胜诉、部分败诉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和《诉讼费交纳办法》的相关规定,由一审法院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当事人各自承担诉讼费用的数额。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九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一审判决:一、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西湖支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熊路经济损失2000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赔偿熊路损失13720元[(21600元-2000元)×70%],合计15720元(2000元+13720元)。此款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二、驳回熊路其他诉讼请求。上列给付款直接汇至京山县人民法院案款账号。户名:京山县人民法院;账号:18×××51;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京山支行。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内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800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400元,由熊路负担185元,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西湖支公司负担215元。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对一审查明的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且有证据在卷证实,二审予以确认。

根据孙前前的自认,二审补充查明,本案交通事故中孙前前系酒后驾驶。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中华财保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险范围内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2、如果中华财保公司承担责任,一审对停运损失及交通费的认定是否适当。

本院认为,关于中华财保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险范围内是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或者过度疲劳影响安全驾驶的,不得驾驶机动车。孙前前酒后驾车,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依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二)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三)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中华财保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对熊路的财产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依照《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第二十四条第(二)项的规定,驾驶人有饮酒、吸食或注射毒品、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等情形的,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中华财保公司在商业第三者险范围内对熊路的损失也不承担赔偿责任。对熊路的损失,中华财保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险范围内均不承担赔偿责任。余致华系鄂H×××××号小车的实际车主,余致华将车交给孙前前驾驶时,孙前前并未饮酒,且持有合法驾驶证,余致华也无法预测孙前前的饮酒驾车行为,故余致华在本案中并无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对熊路的损失应由侵权人孙前前承担。

关于一审对停运损失及交通费的认定是否适当的问题。因中华财保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赔偿义务人孙前前对停运损失及交通费也未提出上诉,故对中华财保公司认为停运损失及交通费认定不当的主张,二审不予审查。

熊路财产损失为21600元,孙前前应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2000元,对超出交强险限额的部分19600元(21600元-2000元),由孙前前赔偿70%即13720元(19600元×70%)。孙前前合计应赔偿熊路财产损失15720元。

综上所述,中华财保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经合议庭评议,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北省京山县人民法院(2017)鄂0821民初1834号民事判决;

二、孙前前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熊路经济损失15720元;

三、驳回熊路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800元,减半收取400元,由熊路负担185元,孙前前负担21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800元,由孙前前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吴宏琼
审判员李芙蓉
审判员许德明
二〇一八年十月九日
法官助理王强宸
书记员汪月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