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民终619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潘星龙,男,汉族,1987年8月1日出生,住湖北省罗田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远华,湖北广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思新商品砼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共建区)长江路特6号厂房。

法定代表人:黄传昌,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伟,湖北中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潘星龙与上诉人武汉思新商品砼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新公司)因劳动争议一案,均不服湖北省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8)鄂0191民初10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当事人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故对本案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潘星龙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事实与理由:潘星龙工伤致残后,思新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承担相应责任,工伤认定与否不是其是否应该承担责任的必要前提。武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已决定不予受理潘星龙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潘星龙已穷尽救济途径,无法依据工伤认定结论向思新公司主张权利。劳动者主张工伤保险待遇造成的程序上的反复,对伤残患者将产生不良影响,可以按照民事赔偿程序寻求救济。

思新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驳回潘星龙关于思新公司支付其经济补偿金的主张。事实与理由:一审严重违反劳动争议仲裁前置之规定,请求二审纠正。根据潘星龙提交的仲裁申请书,可确认其关于经济补偿金的请求未经过劳动仲裁前置程序。一审判决支持潘星龙经济补偿金的请求适用法律错误。一审违反“不告不理”原则,超出潘星龙诉讼请求判决。潘星龙要求经济补偿金的事实依据是思新公司存在拖欠工资的行为,但该行为经查明并不存在。一审以思新公司欠缴社保,违规收取押金为由支持潘星龙经济补偿金的请求,属于越俎代庖,单位收取押金也不是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法定事由。

针对潘星龙的上诉,思新公司辩称,一审对于潘星龙主张的工伤待遇适用法律正确。潘星龙无证据证明是思新公司原因导致其申请工伤认定逾期。潘星龙上诉主张的民事赔偿程序是对其诉请的法律关系的变更,应驳回潘星龙的上诉。

针对思新公司的上诉,潘星龙辩称,对一审判决已支持的两项无异议,思新公司的上诉不成立,应驳回。一审中潘星龙明确主张了经济补偿金,思新公司存在拖欠工资的问题,停工留薪期的工资未按法律规定发放。

潘星龙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思新公司赔偿潘星龙一次性伤残赔偿金53,973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59,97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71,964元、停工留薪期工资待遇71,962元、护理费及交通费5,000元;2.思新公司支付潘星龙拖欠的工资99,940元、经济补偿金11,994元、押金6,000元、垫付医药费用13,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潘星龙入职思新公司从事搅拌车司机工作期间,因伤于2016年6月18日在武汉市汉阳医院住院治疗至2016年7月8日出院,期间行内固定术,思新公司支出门诊医疗及住院医疗费43,663.41元。2017年11月30日,潘星龙在武汉市汉阳医院住院治疗至2017年12月11日出院,期间行内定物取出术,医疗费用通过职工医保途径报销后,潘星龙自行支出住院医疗费用为4,197.52元。2017年12月15日,潘星龙向武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该局同日作出编号(2017)第9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2017年12月28日,潘星龙向思新公司邮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2018年1月16日,潘星龙向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令:思新公司支付潘星龙一次性残疾赔偿金53,973元、一次性医疗补助金59,970元、一次性就业补助金71,964元、停工留薪期待遇71,962元、护理费和交通费等损失5,000元。同日该委作出汉劳人仲案字[2018]第4号不予受理通知书,决定不予受理。潘星龙不服该决定,法定期间诉至法院。

一审对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的质证和认定情况:潘星龙提交的社保记录、社保卡、解除劳动合同通知、邮寄单、流转信息,思新公司仅认可真实性,一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采信,可以证实思新公司为潘星龙缴纳了2016年6月至2017年10月的社会保险,潘星龙于2017年12月28日以工伤发生后未给予任何赔偿及长期拖欠工资为由向思新公司邮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思新公司于2018年1月2日收悉;潘星龙提交的证人证言、证人身份证,思新公司认为证人与潘星龙系父子,证言可信度低,但未能提供反证,结合思新公司在潘星龙伤后为潘星龙垫付医疗费及发放生活费的事实,一审法院认可潘星龙于2016年6月18日凌晨3时左右运送混凝土时发生车辆侧翻事故致本人受伤的事实;潘星龙提交的出院记录,思新公司仅对出院记录真实性无异议,一审法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采信,可以证实潘星龙伤后住院治疗情况;思新公司提交的工伤认定职权办事指南表打印件、关于社会保险信息系统升级维护期间暂停服务的通告打印件、另2名员工社会保险缴费明细,潘星龙对真实性不清楚,因上述证据或系打印件或系单方制作,真实性无法确认;思新公司提交的潘星龙社会保险缴费明细、招聘登记表、身份证、驾驶证、待遇发放明细,潘星龙对真实性无异议,一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采信,可以证实潘星龙月基本工资为1,500元,除此外月工资包含个人方量、通讯补贴、安全奖、卫生奖等,思新公司向潘星龙发放2016年5月工资为3,185元,从2016年6月起的工资中扣减潘星龙社会保险、风险金、责任金,至2017年8月共扣减社会保险4,739.46元、风险金和责任金5,100元,思新公司为潘星龙缴纳了2016年6月起的社会保险。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或法律规定依法履行各自的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条“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不得扣押劳动者的居民身份证和其他证件,不得要求劳动者提供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的规定,思新公司从潘星龙工资中扣除的风险金和责任金共计5,100元应返还潘星龙,潘星龙主张思新公司支付押金6,000元的诉讼请求部分无依据,不予支持。潘星龙于2016年6月18日在工作中受伤,是否构成工伤未经工伤认定,潘星龙在工伤认定程序之外直接向人民法院主张工伤待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潘星龙主张思新公司赔偿一次性伤残赔偿金53,973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59,97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71,964元、停工留薪期工资待遇71,962元、护理费及交通费5,000元的诉讼请求,本案中不予处理,潘星龙可待工伤程序完结后,依据工伤认定及工伤等级评定结论另行主张权利。潘星龙在2016年6月18日受伤后一直未为思新公司提供劳动的情况下,思新公司仍按基本工资1,500元/月在扣减潘星龙个人社会保险部分的费用后向潘星龙发放了至2017年8月的工资,现潘星龙主张思新公司拖欠其工资99,940元无依据,不予支持。潘星龙主张垫付医疗费用13,000元的诉讼请求,因思新公司为潘星龙购买了社会保险,潘星龙垫付的费用已通过基本医疗保险报销,个人仅承担4,197.52元,潘星龙要求思新公司承担个人自付费用无法律依据,潘星龙的该项诉讼请求也不予支持。关于经济补偿金,虽然思新公司在潘星龙伤后仍向潘星龙支付工资至2017年8月份,但未对双方劳动关系作出任何处理,潘星龙于2017年12月28日以未赔偿工伤损失、拖欠工资为由向思新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关系,鉴于思新公司存在欠缴潘星龙社会保险、违规收取押金等情形,思新公司应按潘星龙伤前工资标准向潘星龙支付经济补偿计6,370元(3,185×2),潘星龙诉讼请求超过该金额的部分,因无依据,不予支持。综上所述,潘星龙的诉讼请求部分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思新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返还潘星龙押金即风险金和责任金共计5,100元;二、思新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支付潘星龙经济补偿金6,370元;三、驳回潘星龙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潘星龙负担(免予交纳)。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当事人对一审查明事实无异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

关于潘星龙主张的一次性伤残赔偿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停工留薪期工资待遇、护理费及交通费,均属于工伤待遇范畴。《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职工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且经工伤认定的,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其中,经劳动能力鉴定丧失劳动能力的,享受伤残待遇。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应当简捷、方便。”《工伤认定办法》第二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进行工伤认定按照本办法执行。因此,享受工伤待遇以工伤认定为前提,且工伤认定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因潘星龙的伤情未经工伤认定,其工伤待遇的主张不能在本案中得到支持。

潘星龙主张的工资99,940元为受伤后至2017年12月工资,与其主张的停工留薪期12个月工资存在重合,且其受伤后并向思新公司提供劳动,其要求思新公司以社平工资标准向其发放工资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潘星龙二审中明确对一审判决的经济补偿金无异议,因潘星龙在一审中提出了该请求,故一审对此审理不属于违反“不告不理”原则。虽然该请求事项未经仲裁前置,但潘星龙向仲裁机构主张的工伤待遇是以解除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为前提的,而经济补偿金也是解除劳动关系的后果,因此,一审未认定为独立的劳动争议而一并审理并无不当。虽然潘星龙提出离职的原因是拖欠工资,但其被迫离职的意思明确,因思新公司存在欠缴潘星龙社会保险的情形,一审据此判决思新公司向潘星龙支付经济补偿金并无不当。

潘星龙主张的垫付医药费用,系医保报销后的自行承担部分,潘星龙认为其系工伤,不应负担相关的医疗费用。如前所述,因潘星龙的工伤未认定,其以工伤为前提要求思新公司支付其垫付的医疗费用,在本案中不能得到支持。

综上所述,潘星龙、思新公司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元,由潘星龙、武汉思新商品砼有限公司各负担10元,由潘星龙负担的部分予以免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梅飚
审判员胡浩
审判员胡铭俊
二〇一八年八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吴利
书记员赵艺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