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汉南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7)鄂0113行初6号

原告李丹,女,1985年8月4日出生,汉族,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

被告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民政局,住所地武汉市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东风大道88号。

法定代表人李应才,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剑,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梅明,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李兰,女,1987年3月8日出生,汉族,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系原告胞妹)

第三人江勇,男,1977年10月5日出生,汉族,武汉长利玻璃有限责任公司工人,住武汉市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系李兰之夫)

原告李丹诉被告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民政局(简称汉南区民政局)、第三人李兰、江勇撤销婚姻登记行为一案,于2017年8月1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年8月17日立案受理后,在法定期限内向被告汉南区民政局、第三人李兰、江勇送达了行政起诉状副本和应诉通知书等法律文书,被告汉南区民政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答辩状、相关证据及法律依据,本院在法定期限内向原告李丹及第三人李兰、江勇送达了答辩状副本、相关证据及法律依据。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0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丹,被告汉南区民政局的行政负责人副调研员许凤兰及委托诉讼代理人梅明,第三人李兰、江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武汉市汉南区民政局[因武汉市汉南区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融合,现称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民政局]于2005年12月15日向第三人李兰、江勇颁发了鄂武南结字第090500763号的结婚证,《结婚证》及婚姻登记信息载明李兰身份证件号为“”与江勇身份证件号为登记结婚。

原告诉称,原告李丹持公民身份证号的公民身份证与王小刚于2006年11月7日在被告汉南区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王小刚于2014年因车祸死亡。2017年7月,原告再次到被告处办理结婚登记时,被告告知原告李丹,第三人李兰于2005年12月15日以原告的公民身份证号码与第三人江勇办理了结婚登记,现该公民身份证号无法再给原告办理结婚登记。原告认为,被告在办理第三人李兰与江勇结婚登记时未尽审查义务,该婚姻登记行为错误,致使原告现在不能办理结婚登记,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利。请求:一、依法撤销被告于2005年12月15日作出的第三人李兰、江勇的鄂武南结字第090500763号结婚登记;二、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李丹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证据1,原告公民身份证复印件,拟证明原告的主体身份适格;证据2,原告与王小刚的结婚证及户口本复印件,拟证明原告处于丧偶状态;证据3,第三人李兰与江勇的结婚证复印件,拟证明第三人李兰使用原告的公民身份证号于2005年12月15日在被告处办理了结婚登记。

被告汉南区民政局辩称,一、原告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2005年12月15日,被告根据第三人结婚登记申请,为第三人依法办理了结婚登记。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原告要求撤销结婚登记,应在结婚登记办理之日起五年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而原告于2017年8月才向人民法院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应依法驳回起诉。二、被告为第三人办理结婚登记行为合法、程序正当。1、根据《婚姻登记条例》第二条第一款规定,被告在辖区内具有婚姻登记的法定职责。2、根据《婚姻登记条例》第五条第一款规定,第三人向被告申请结婚登记时提交了双方户口本、身份证以及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其申请结婚登记材料符合法律规定。3、根据《婚姻登记条例》第四条第一款、第六条、第七条规定,第三人双方共同到答辩人处申请结婚登记,答辩人依法受理并对有关材料进行审查,经审核确认符合结婚条件,且不具备不予结婚登记情形下,于2005年12月15日依法办理了结婚登记。被告对第三人办理结婚登记程序、内容合法。三、因胁迫结婚的才能撤销婚姻登记,原告申请撤销婚姻登记不符合法律规定。根据《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民发[2003]127号)第四十一条规定,只有婚姻一方当事人在受胁迫的情形下才能申请撤销结婚登记,原告既非婚姻一方当事人,又没有提供受胁迫结婚的证明材料,其申请撤销婚姻登记不符合法律规定。四、被告在婚姻登记中没有过错,不应承担本案诉讼费。因第三人申请结婚登记系双方本人亲自到场,并签署了有关声明书,双方登记结婚为其真实意愿,该结婚登记不应被撤销。即使第三人提交的登记资料的真实性有问题,也是由第三人的过错导致的,应由第三人对自己的过错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被告没有过错,不应承担本案诉讼费。综上,原告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被告作出鄂汉南结字第090500763号结婚证的结婚登记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请求依法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汉南区民政局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第一组证据,原告李丹的行政起诉状及《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拟证明原告的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第二组证据,第三人李兰、江勇《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双方身份证复印件、常住人口登记卡复印件及《婚姻登记条例》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规定,拟证明被告为第三人办理结婚登记行为合法、程序正当;第三组证据,《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第四十一条规定,拟证明,因胁迫结婚的才能撤销婚姻登记,原告申请撤销婚姻登记不符合法律规定;第四组证据,第三人李兰、江勇出具的《情况说明》,拟证明被告在结婚登记中没有过错。

第三人李兰、江勇未答辩,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原告李丹提交的证据,被告汉南民政局及第三人李兰、江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汉南区民政局提交的证据,原告李丹及第三人李兰、江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05年12月15日,第三人李兰当年未满二十周岁,持伪造的公民身份证,证件信息为:李兰,公民身份证号码(该公民身份证号系其胞姐李丹的公民身份号码)及伪造的户口簿,与江勇双方共同到原武汉市汉南区民政局申请结婚登记,向被告汉南区民政局提交了双方公民身份证及户口簿等证件,并签署了《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被告汉南区民政局对相关资料审查认为符合结婚条件,当场向第三人李兰、江勇颁发了鄂武南结字第090500763号的结婚证,《结婚证》载明李兰身份证件号为与江勇登记结婚。

另查明,2006年11月7日,被告汉南区民政局向原告李丹与案外人王小刚颁发了鄂武南结字第090600814号的结婚证,《结婚证》载明李丹身份证件号为与身份王小刚登记结婚。因李丹丧偶,2017年7月,原告李丹再次到被告汉南区民政局处办理结婚登记时,被告汉南区民政局告知原告李丹不能办理结婚登记。其主要原因是李丹的公民身份号码与李三人李兰已办理的结婚登记使用的公民身份号码相同,在现在网络登记信息中已被网络信息自动识别。

本院认为,一、根据《婚姻登记条例》第二条第一款规定,被告汉南区民政局在其辖区内具有婚姻登记的法定职责。对第三人李兰、江勇办理婚姻登记行为,系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二、根据《婚姻登记条例》第四条第一款、第五条第一款、第六条、第七条规定,第三人李兰、江勇共同向被告汉南区民政局申请结婚登记,提交了户口薄及身份证等证件,并签署了本人无配偶以及没有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等法律不禁止结婚条件的声明,被告汉南区民政局经审查认为第三人李兰、江勇符合结婚条件,当场予以登记,并颁发给第三人鄂汉南结字第090500763号结婚证。被告汉南区民政局的上述登记行为程序合法,但因第三人提供虚假公民身份证及户口簿等相关资料,被告汉南区民政局在当时的身份信息识别技术方面,仅能作形式要件审查,不能对身份信息真伪作实质要件审查,故被告汉南区民政局根据第三人提供的虚假身份信息作出的上述登记行为所依据的主要证据不足,登记结果错误,登记行为不当,应依法予以撤销。三、被告汉南区民政局于2005年12月15日向第三人李兰、江勇办理了结婚登记,又于2006年11月7日向原告李丹及案外人王小刚办理了结婚登记,2017年7月,原告李丹再次办理结婚登记时,从被告处得知其公民身份号码已被第三人李兰冒用,应当认定原告李丹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为2017年7月,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并未超过诉讼时效。被告汉南区民政局辩称原告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诉讼时效的辩论意见,与本案事实和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依法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第六项、第四十六条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民政局于2005年12月15日作出的鄂汉南结字第090500763号的结婚登记。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被告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民政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魏世维
人民陪审员肖有武
人民陪审员李启发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八日
书记员李三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