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民终566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肖华,男,汉族,1985年12月15日出生,住武汉市汉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求,湖北我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哈金森(武汉)汽车橡胶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内5号地。

法定代表人:EricANTOLIN,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水生,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佳恒,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肖华与被上诉人哈金森(武汉)汽车橡胶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金森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8)鄂0191民初10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6月13日立案后,因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规定,且肖华与哈金森公司均同意不开庭审理本案,故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肖华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哈金森公司支付肖华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52008.57元、2013年8月至2017年12月5日未休年休假工资10627.5元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对本案事实认定不清,并且作出错误认定,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争议焦点为肖华在厕所是否有抽烟的事实。一审中哈金森公司申请两位证人王某、熊某分别作证,且两证人均提交了证言,经肖华的代理律师分别询问证人是不是单独、独立书写的,两证人均答是。从两证人提交的书面证言的内容可知,两证言的内容几乎一模一样。故肖华认为两证人与单位存在利害关系,其证言均按照单位的要求回答,且书写的内容都几乎一样,由此可知,两证人与哈金森公司串供,提供了不真实的证言,应当不予采纳。一审法院在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主观推断证人诬陷肖华的可能很小显然不当。二、哈金森公司违法解除与肖华的劳动关系,应当支付赔偿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的规定,哈金森公司应当解除劳动关系承担举证责任,否则应当承担不利法律后果。哈金森公司在本案中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肖华存在抽烟的情况下,解除了与肖华的劳动关系,属违法解除劳动关系。三、高温假折抵年休假没有法律依据。如果法律允许用高温假折抵年休假,那么任何一种法律规定的假期都可以被高温假折抵,法定节假日将没有任何意义。四、证人王某、熊某提供虚假证言,哈金森公司指使证人作伪证,妨害司法公正,应当依法严惩。

被上诉人哈金森公司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肖华严重违纪,公司合法解除劳动合同并不违法,故哈金森公司无需支付赔偿金。高温假系法律规定之外另行的假日,以该假日可以折抵年休假。一审法院是根据证人出庭作证陈述的事实进行证据采信,哈金森公司的员工在之前因吸烟引发火灾,为防止出类此事情,加强管理,哈金森公司作出了这一决定。故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肖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哈金森公司支付肖华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52,008.57元;二、哈金森公司支付肖华2013年8月至2017年12月5日未休年休假工资10,627.50元;三、哈金森公司为肖华出具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并办理失业保险领取手续。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肖华入职哈金森公司,双方签订了履行期限从2013年10月26日至2016年10月31日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肖华从事操作工工作,哈金森公司应支付给肖华当月工资的时间最晚为次月的第5日,肖华有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或规章制度的情形,哈金森公司可以随时解除劳动合同等。该合同到期后,双方续订履行期限从2016年12月1日至2021年11月30日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7年12月5日,哈金森公司以肖华2017年12月2日违反公司禁烟规定、在厕所抽烟为由,作出辞退的处分。2017年12月12日,肖华向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哈金森公司支付肖华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52,008.57元、2013年8月至2017年12月5日未休年休假工资10,627.50元,哈金森公司为肖华出具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并办理失业金领取手续。该委于2018年1月22日作出武开劳人仲裁字[2018]第7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哈金森公司支付肖华未休带薪年休假的待遇损失差额2,470.30元;哈金森公司向肖华出具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并协助肖华办理领取失业保险金的手续;驳回肖华的其他仲裁请求。仲裁裁决后,哈金森公司向肖华出具解除劳动关系证明书,并将肖华的失业情况告知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但肖华目前尚未领取失业保险金。肖华不服仲裁裁决,法定期间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对双方有争议的事实的质证和认定情况:肖华提交的社保缴费明细、银行历史明细清单,哈金森公司对真实性无异议,认为仅能证实劳动关系的建立时间为2013年12月,一审法院对该组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可,结合哈金森公司提交的续签合同意见表载明肖华入职时间为2013年8月12日,可以证实肖华2013年8月12日与哈金森公司建立劳动关系,肖华主张离职前12个月平均工资5,778.73元低于本人离职前12个月应得平均工资水平,一审法院认可肖华该组证据关于月平均工资5,778.73元的证明目的;肖华提交的职工违纪处分审批表、证人朱某证言、证人朱某身份证复印件、员工手册劳动纪律管理程序节选、仲裁庭审笔录,哈金森公司仅对证人朱某证言及证人朱某身份证复印件不予认可,一审法院对哈金森公司真实性无异议的证据所证实的事实予以采信,结合一审法院依肖华的申请调取的仲裁庭审笔录,证人朱某在仲裁庭审时陈述“申请人不承认抽烟行为”及“不知道肖华在厕所有多长时间,我路过时没有看到厕所有烟,我看不到具体情况,但能听到。”,庭审中肖华认可大约三分钟后证人朱某才进入厕所的事实,证人朱某证言不足以证实肖华于2017年12月2日未在厂区厕所内抽烟,哈金森公司基于肖华在厂区厕所内抽烟的违纪行为于2017年12月5日作出辞退肖华的处分决定;哈金森公司提交的员工手册及签收单,肖华仅对真实性无异议,一审法院对该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可,证实2017年1月起实行的员工手册中员工考勤/假期管理制度第5.6.8条规定公司于每年7月下旬或者8月上旬以放高温假形式集中安排员工的年休假,具体时间根据生产、工作需要安排休假,员工手册中劳动纪律管理程序第5.7条规定员工严重且故意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并给公司造成巨额经济损失或造成严重不良影响,或者12个月内累计受到三次警告,公司将做无偿解雇,第5.8条规定在禁烟区域吸烟处警告或严重警告,肖华书面表示查收并知晓上述规章制度,愿意遵照执行;哈金森公司提交的吸烟点照片,肖华对真实性不认可,但未提供反证,结合庭审中肖华认可2017年12月2日的如厕地点属于禁烟区的事实,一审法院认可肖华知晓哈金森公司关于禁烟区禁止吸烟的规定;哈金森公司提交的武汉市公安消防局官方微博、腾讯网新闻网页、火灾事故照片、哈金森火灾整改报告、通知照片、开会监控视频光盘及会议纪要、一封信、张贴图片,肖华仅对哈金森火灾整改报告、通知照片、会议纪要、一封信、张贴图片的真实性有异议,但肖华未提交反证,且哈金森公司上述证据形成证据链,一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采信,可以证实哈金森公司因2017年11月22日员工丢弃烟头引发火灾决定从2017年11月25日起在厂区内全面禁止吸烟,一经发现立即解除劳动合同,并向全体员工进行告知,哈金森公司提交的事件经过、照片、证人证言,肖华均不认可,证人王某、证人熊某在该院审理时已出庭作证,证人姜某在仲裁庭审时已出庭作证,肖华否认事情经过、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同时结合哈金森公司提交的照片及肖华认可在本次事故发生前不认识证人,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可以证实肖华于2017年12月2日在哈金森公司厂区厕所内抽烟时,被义务消防队巡逻人员王某、熊某、姜某发现并拍照的事实;哈金森公司提交的职工违纪处分审批表,肖华仅对真实性无异议,一审法院对该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可,可以证实哈金森公司基于肖华2017年12月2日在厂区厕所内抽烟的违纪行为于2017年12月5日作出辞退肖华的处分决定;哈金森公司提交的年休假统计表、职工请假单、2016年工作日历、2016年高温假放假时间安排、2017年工作日历、2017年高温假放假时间安排,肖华仅认可职工请假单的真实性及2016年2月3日休2015年度年休假1天和享受高温假的事实,结合员工手册关于年休假的规定,可以证实肖华以事假、病假、生产安排、公司集体旅游等在2014年度休年休假4天、2015年度休年休假5天、2016年度休年休假4天、2017年度休年休假1天(均不含高温假),2016年高温假5天充抵年休假2天,2017年高温假5天充抵年休假3天。

一审法院认为:双方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肖华有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或规章制度的情形,哈金森公司可以随时解除劳动合同,哈金森公司2017年1月起实施的员工手册系公司规章制度,肖华知晓该制度规定,员工手册可以作为审理本案的依据,员工手册中劳动纪律管理程序5.7条明确规定员工严重且故意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并给公司造成巨额经济损失或造成严重不良影响,或者12个月内累计收到三次警告,公司将做无偿解雇,第5.8条明确规定在禁烟区域吸烟将受到警告或严重警告的处罚,肖华是否存在违纪行为及该违纪行为是否严重到必须解除劳动合同的程度是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

关于肖华是否存在厂区厕所内抽烟情形:哈金森公司的三名证人均系义务消防队的巡逻人员,一同巡视过程中发现肖华在厕所内抽烟并拍照取证,虽然肖华从厕所出来后至今否认抽烟,但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三名证人在本案事故发生前不认识肖华,表明证人与肖华无任何利害关系,诬陷肖华可能性较小,哈金森公司证人证言及照片足以证实肖华有厂区厕所内抽烟的行为;肖华否认厂区内厕所抽烟仅提供一名证人,该证人晚于肖华进入厕,证人仅证实“申请人不承认抽烟行为”及“不知道肖华在厕所有多长时间,我路过时没有看到厕所有烟,我看不到具体情况,但能听到。”,结合肖华认可证人晚于本人3分钟左右进入厕,至少说明肖华有3分钟左右的抽烟时间,在证人进入厕所前肖华是否抽烟,证人无从不知晓,证人也无从证实肖华在该时间未抽烟。故,一审法院认可肖华存在厂区厕所内抽烟行为。

关于肖华在厂区厕所内抽烟是否构成严重违纪,一审法院认为:哈金森公司员工手册明确规定禁烟区域吸烟将受到警告或严重警告的处罚,同时规定员工严重且故意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并给公司造成严重不良影响,公司可以解雇;哈金森公司正是因员工丢弃烟头引发2017年11月22日的火灾,才将厂内抽烟行为列为明令禁止并视为严重违纪的行为于2017年11月25日告知全体员工,肖华明知该规定但抱有侥幸心理在厂内禁烟区抽烟,顶风挑衅哈金森公司的规章制度和安全管理,属于严重且故意违反哈金森公司规章制度并给公司造成严重不良影响的行为,哈金森公司作出解除肖华劳动合同的处分决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的规定,故肖华主张哈金森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52,008.57元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支持。

关于年休假工资,该院认为:年休假工资属于劳动报酬,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肖华在劳动关系解除之日起一年内提出,未超过仲裁时效,哈金森公司关于时效抗辩该院不予采纳;肖华2013年8月12日入职哈金森公司,根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五条,肖华在入职满1年时可按照在本单位剩余日历天数折算2014年度的年休假为1天,肖华2015年度和2016年度可享受每年年休假5天,鉴于肖华在2014年度享受年休假4天、2015年度享受年休假5天及2016年度享受年休假4天,哈金森公司无需支付其2014年度和2015年度的未休年休假工资,鉴于哈金森公司员工手册规定以高温假形式集中安排员工年休假的规定是2017年1月起实施,哈金森公司仍需支付肖华2016年度1天的未休年休假工资;肖华于2017年12月5日被解除劳动合同,根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十二条,肖华2017年度折合离职时可享受年休假4天,鉴于2017年1月起实施的员工手册明确规定以放高温假的形式集中安排员工年休假,具体时间以生产、工作需要安排休假,肖华知晓该规章制度,且肖华也享受了高温假,2017年高温假放假时间安排高温假仅充抵年休假3天,加之肖华当年度已休年休假1天,哈金森公司也无需支付肖华2017年度未休年休假工资;哈金森公司仅欠付肖华2016年度1天的未休年休假工资,虽然仲裁裁决的未休带薪年休假待遇损失差额2,470.30元实际高于哈金森公司应当支付的金额,但因哈金森公司未针对该项仲裁裁决提起诉讼,视为认可,一审法院予以确认,肖华主张未休年休假工资10,627.50元的诉讼请求部分无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出具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一审法院认为:哈金森公司认可仲裁关于此部分的裁决结果,并在仲裁裁决后向肖华出具了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审理过程中肖华对此无异议,故肖华主张哈金森公司为其出具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失业保险领取手续,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失业保险金申领发放办法》第五条“失业人员失业前所在单位,应将失业人员的名单自终止或者解除劳动合同之日起7日内报受理其失业保险业务的经办机构备案,并按要求提供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证明、参加失业保险及缴费情况证明等有关材料。”及第七条“失业人员申领失业保险金应填写《失业保险金申领表》,并出示下列证明材料:(一)本人身份证明;(二)所在单位出具的终止或者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三)失业登记及求职证明;(四)省级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规定的其他材料。”的规定,肖华作为失业人员有义务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哈金森公司也有义务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将失业人员名单备案及提供有关材料,虽然哈金森公司在仲裁裁决后将失业人员的名单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办理了备案,但哈金森公司并无证据证实已按要求提供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证明、参加失业保险及缴费情况证明等有关材料,现肖华尚未领取失业保险金的情况下,哈金森公司仍有协助肖华办理失业保险金申领手续的义务,肖华主张哈金森公司为其办理失业保险领取手续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部分予以支持。据此,一审判决:一、哈金森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肖华未休年休假工资2,470.30元;二、哈金森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协助肖华办理失业保险金申领之单位手续;三、驳回肖华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肖华负担(免于缴纳)。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查明,一审庭审中,证人熊某陈述,“发生火灾后吸烟区不让抽烟,公司在停车场北门口召集所有员工参加会议,宣布厂区内禁止吸烟的规定,之后若发现员工在厂内吸烟将送到派出所处理并开除”。本院对一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年休假工资的问题。《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规定,职工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满10年不满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满20年的,年休假15天。本案中,肖华于2013年入职哈金森公司,双方劳动关系于2017年解除,故肖华与哈金森公司劳动关系存续期间,肖华每年可休的年休假天数为5天。同时,根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三条规定,职工连续工作满12个月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肖华与哈金森公司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应当享有的年休假天数分别为,2014年1天,2015年5天、2016年5天、2017年4天。通过本院查明,肖华在2014年、2015年已休完应休年休假,2016年已休4天,2017年已休1天,故哈金森公司应当向肖华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的天数为4天(2016年1天+2017年3天),经本院核算哈金森公司应向肖华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2125.51元(5,778.73元÷21.75天×4天×200%),鉴于哈金森公司对仲裁裁决的未休带薪年休假待遇损失差额2,470.30元未提起诉讼,应视为其认可该项裁决,故一审法院判决哈金森公司向肖华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2470.30元正确,本院对此予以维持。

关于哈金森公司解除与肖华劳动合同是否合法的问题。哈金森公司以肖华违反禁烟规定,对公司构成威胁为由,解除了与肖华的劳动合同。本院认为,哈金森公司解除与肖华的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理由如下:首先,哈金森公司为证明肖华存在厂区内抽烟的事实,向一审法院提交了证人证言予以证实,本院经审核确认肖华存在违规抽烟的事实,因一审法院对此已作详细论述,本院不再赘述。虽然肖华认为该证言不足以证明哈金森公司所主张的事实,但肖华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反驳。其次,2017年11月22日因员工丢弃烟头导致哈金森公司发生火灾,在此情况下,哈金森公司于2017年11月25日召开全体员工大会,强调安全生产的重要性,并将厂内抽烟行为视为严重违纪告知了全体员工。现肖华不顾哈金森公司的规章制度和安全管理,仍然在厂区内吸烟,肖华的该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哈金森公司据此解除与肖华的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故一审法院驳回肖华要求哈金森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肖华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肖华负担,免予收取;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胡浩
审判员易齐立
审判员胡铭俊
二〇一八年九月三日
法官助理孙仪
书记员卢宇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