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8)鄂01行终27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白世书,男,1952年6月26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黄陂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冬枝,女,1951年1月16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上诉人(原审原告)白玲,女,1980年8月31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上诉人(原审原告)白柳,女,1982年4月6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以上四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魏学伟,湖北卓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市黄陂区不动产登记局,住所地武汉市黄陂区黄陂大道160号。

法定代表人任丽琴,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文洁,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惠莉,湖北瑞通天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刘英,男,1980年5月23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黄陂区,

上诉人白世书、张冬枝、白玲、白柳因诉被上诉人武汉市黄陂区不动产登记局(以下简称黄陂区不动产局)土地行政登记纠纷一案,不服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2017)鄂0116行初56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均未提出新的事实和证据或理由,经合议庭决定本案不开庭审理。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白世书与张冬枝原系夫妻关系,白玲、白柳系白世书和张冬枝之女,四原告原居住在黄陂××××街青松村白家岗2号。案外人白克勇与李华容2004年8月18日登记结婚,系再婚;第三人刘英系李华容之子,2006年刘英将其户口从湖北省洪湖市大同湖农场转至白克勇祖籍黄陂××××街青松村白家岗,系农业户口。2013年7月1日白克勇与李华容登记离婚。2006年刘英拟在黄陂××××街青松村白家岗建设房屋,于同年9月29日向原黄陂区国土资源管理局提出建房用地申请,该局经调查核实后,认为刘英建房用地申请符合条件,于2007年12月10日为其办理了集体土地使用权登记,黄陂区人民政府为其颁发了246号集体土地使用证,同年刘英在取得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上建房。2017年政府拟征收刘英上述房屋,原告认为刘英建房占用的土地系其承包土地,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如所请。另查明:2005年4月19日,原告白世书和白克勇为建设房屋占用土地签订协议,协议约定:1、正面山路北至白世德菜园和房屋以南所有地基所有权属于白克勇所有;2、白元青的一厢地基由白克勇和白元青实面积互换,白世书前面方地换给白元青。2007年1月22日,白世书和白克勇再次就建房占用土地签订协议,协议约定:1、两人以前的经济账目一切结清;2、上人留下的老房子以后不得再提;3、白克勇现有房子东西两片地属白克勇所有。2015年12月31日,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政府设立黄陂区不动产局,办理不动产登记等相关具体事务。

原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四原告和第三人刘英原居住在同一自然湾,白克勇2005年和2007年与原告白世书签订协议时,四原告就应当知道是为第三人刘英建房占用土地签订的协议,也就应当知道第三人刘英办理了案涉土地使用权证。四原告2017年11月10日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第三人刘英的土地使用证,明显超过了上述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对此起诉本院不应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四原告诉请法院判决诉争土地使用权为其所有,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审理范围,对此起诉本院也不应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九条第(四)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白世书、张冬枝、白玲、白柳的起诉。

上诉人白世书、张冬枝、白玲、白柳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法院未审理查明事实真相,与实际事实不吻合。2007年在案涉地块上建的房屋是白克勇亲生儿子白刚所建,刘英是偷梁换柱以自己的名义申请办理集体土地使用权证的。同年1月22日白世书和白克勇签订的协议是无效的,也不涉及到刘英。一审法院基本事实认定不清,事实认定错误。刘英在农用土地上建房违反了《土地管理法》和《农村土地承包法》相关法律法规,采取欺骗手段申请和办理建房集体土地使用权证违法。被上诉人作为地方政府主管土地职能行政部门,没有严格依法执政,在涉案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审批、颁发中,操作程序不规范,未尽依法审查义务。一审法院审理程序严重违规违法,影响公正裁决。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自第三人刘英建房之日起就知道或应当知道第三人办理集体土地使用权证是事实混淆,上诉人并不认识第三人,有“权利”建房的是白克勇,那么上诉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办理集体土地所有权证的主体也是白克勇而不是第三人刘英。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超过起诉期限错误。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不动产的起诉期限为二十年。上诉请求:撤销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2017)鄂0116行初56号行政裁定书;撤销被上诉人向刘英颁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

被上诉人黄陂区不动产局辩称,本案上诉人提起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同时,上诉人原审第二项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审理范围且违反法律规定。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各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法律依据均随案卷移送本院。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坚持原审质辩意见。原审法院对证据的认证正确,本院对原审裁定采信的证据、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上诉人白世书、张冬枝、白玲、白柳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对争议土地享有相应的权益或者具有利害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上诉人白世书、张冬枝、白玲、白柳并非利害关系人,不具有提起本案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2007年争议土地上的房屋已建成,居住在同一自然湾的上诉人白世书、张冬枝、白玲、白柳若认为相关土地权益属其所有或者具有利害关系,此时即应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享有诉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但上诉人白世书、张冬枝、白玲、白柳在近10年后,直至2017年11月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颁发给原审第三人刘英的土地使用证,明显超过了上述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其起诉应予驳回。上诉人白世书、张冬枝、白玲、白柳关于判决诉争土地使用权为其所有的诉请,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审理范围。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白世书、张冬枝、白玲、白柳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余汉平
审判员刘忠
审判员陈小萍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马颖杰
书记员姜淑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