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10民终102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倪昌凤,女,1930年7月18日出生,汉族,住荆州市荆州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绍清,男,1967年2月17日出生,汉族,住荆州市荆州区。

两上诉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晖鸿,湖北蓝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绍明,男,1963年3月14日出生,汉族,住荆州市荆州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义国,荆州市荆州区正信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荆州市荆州区李埠镇白荷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荆州市荆州区李埠镇白荷村。

负责人:周绪龙,该村民委员会书记。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叶平,湖北楚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倪昌凤、杨绍清因与被上诉人杨绍明、原审被告荆州市荆州区李埠镇白荷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白荷村村委会)承包地征收补偿费分配纠纷一案,不服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法院(2017)鄂1003民初18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2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杨绍清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晖鸿,被上诉人杨绍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义国,原审被告白荷村村委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叶平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倪昌凤、杨绍清上诉请求:1.撤销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法院(2017)鄂1003民初1885号民事判决书;2.改判支持二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3.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家庭新增成员享有分配补偿款权利,没有法律依据,且与土地承包原则相矛盾。土地承包的原则是“生不增、死不减”,即按第一轮承包时的土地面积,由当时的承包人享受权利、履行义务。第一轮承包人中有人死亡的,其权利义务由其法定继承人或其他承包人继承,新增成员不能享受相关权利。因此,按照国家土地承包政策,上诉人倪昌凤、杨绍清和被上诉人杨绍明享有土地征收补偿的份额。二、一审判决违背白荷村村委会的补偿方案。一审庭审时,白荷村村委会明确表示,该次土地征收补偿费是按第一轮承包土地的人口进行分配的。因此,新增人口就无权参与分配,被上诉人家庭的其他成员不享有参与分配土地补偿费的权利。

被上诉人杨绍明辩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缺乏事实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一、本案所涉承包地的征收关系,是与被上诉人建立的,征地补偿款应由被上诉人享有,与上诉人没有法律关系,上诉人主张分配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缺乏法律依据。二、根据土地承包“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原则,每个家庭成员对原承包土地均享有相应的份额,农村对家庭因娶妻生子而新增的成员不增加承包地面积,因女儿外嫁或家庭人员死亡而减少的成员不减少承包地面积。本案中,被上诉人杨绍明及其妻、儿子、儿媳、孙子均系家庭内部成员,均对家庭承包土地享有份额,故家庭新增成员妻子李方霞、儿子杨鹏、儿媳刘双丽、孙子杨奥杰享有分配征收家庭承包地补偿费的权利。三、杨绍清外出打工至今,不在农村生产生活,也不以土地作为基本生活保障,其已经享受城市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故其不享有分配征地补偿款的资格。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请求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驳回。

原审被告白荷村村委会辩称,一审判决认定家庭新增成员享有分配征地补偿费的权利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陈述本村委会的征地补偿方案是按第一轮承包土地的人口分配征地补偿费,与事实不符,实际是按征收土地的面积来核算补偿费的,一审判决没有违背白荷村村委会的补偿方案。

原审原告倪昌凤、杨绍清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二被告向二原告支付承包地征收补偿费114892.80元;2、判决本案诉讼费由二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1983年,倪昌凤作为户主以家庭为承包经营户,在白荷村(原为××)分得4口人承包地7.15亩(含自留地及台基),第二轮土地承包未进行登记,也未作书面性质的变动。2016年11月7日,白荷村村委会与杨绍明签订了一份《白荷村棚户区改造项目土地征收补偿协议》,主要内容为:征收面积为5.44亩,补偿金额为190231.20元(其中土地补偿费为172339.20元,青苗补偿费为17892元),杨绍明依协议领取了上述补偿款。

杨绍明与杨绍清系兄弟,倪昌凤系二人的母亲,二人的父亲于1993年去世。杨绍明与杨绍清于1984年分户,新组建的两个家庭户均未与村委会重新建立承包关系。诉争承包地主要由杨绍明在耕种并缴纳相应的公粮费用。目前,杨绍明作为家庭户主,户籍登记共有五人即妻子李方霞、儿子杨鹏、儿媳刘双丽、孙子杨奥杰,户籍登记地为荆州市荆州区李埠镇白荷村二组。倪昌凤与杨绍清系同一家庭户,登记人数为二人,户籍登记地为荆州市荆州区李埠镇白荷村二组。2017年2月13日,杨绍明之子杨鹏为杨绍清、倪昌凤代缴购房款51083.28元。

一审法院认为,承包地被征收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人有权获得相应补偿。原、被告双方对征用土地获得土地补偿费172339.20元(不含青苗费)并由杨绍明领取不持异议,予以确认。我国农村土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指农户以家庭为单位向农村集体组织承包土地,取得承包经营权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形式。本案诉争承包地第一轮土地承包时家庭户为四人,第二轮承包虽然没有进行登记,但我国实行以户为单位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承包的原则之一是"生不增,死不减",即在第一轮土地承包的基础上延续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土地承包期内,增加人口不增加所承包的土地面积,减少人员也不减少所承包的土地。所以,承包期内增加的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家庭成员,均应作为承包户的家庭成员,参与所承包土地的经营,享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原告杨绍清、倪昌凤作为家庭承包户的组织成员,依法应享有分得相应土地补偿款的权利,同时以杨绍明为家庭户的所有成员也应依法享有相应的份额。被告白荷村村委会将土地补偿费发放给被告杨绍明,系基于诉争承包土地一直由杨绍明在予以耕种并缴纳相应的费用,且已将土地补偿费依协议予以发放,故在本案中不需承担责任。截止本案诉争承包经营的土地被征收时,具有家庭成员资格参加承包土地的人员通过庭审调查共有七人,故应由七人参与经营承包土地并据此享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份额。本案杨绍明作为代表领取了争议款项172339.20元,在不扣除宅基地补偿款的前提下,原告杨绍清、倪昌凤可分得补偿款49239.77元。鉴于被告杨绍明之子杨鹏已代为支付51083.28元给原告杨绍清、倪昌凤,故本案被告杨绍明不需再行支付补偿款给原告杨绍清、倪昌凤。综上,对原告杨绍清、倪昌凤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倪昌凤、杨绍清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598元,由原告倪昌凤、杨绍清负担。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家庭新增成员杨绍明的妻子、儿子、儿媳、孙子是否享有分配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的权利。倪昌凤作为户主于1983年起家庭联产承包涉案土地,即以户为单位向农村集体组织承包土地,家庭成员个人不与土地承包经营权挂钩。同时《国务院批转农业部关于稳定和完善土地承包关系意见的通知》中明确,以家庭承包方式经营的,在承包期内,实行“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政策,新生人口和户口迁入人员的生活原则上由所在户的原有承包地负责保障。本案中,杨绍清、倪昌凤、杨绍明作为原家庭承包户的家庭成员,具有分配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的权利,同时杨绍明之妻李方霞、儿子杨鹏、儿媳刘双丽、孙子杨奥杰是以杨绍明为户主的家庭新增成员,对原承包地也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份额,故一审认定新增成员享有分配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的权利并无不当,二审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上诉人倪昌凤、杨绍清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41元,由上诉人倪昌凤、杨绍清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沈维琼
审判员杨权
审判员杨燕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七日
书记员邓善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