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鄂01行初37号

原告周永东,女,1949年10月28日出生,汉族,住xxx。

委托诉讼代理人邵国磐,男,1967年10月19日出生,汉族,住xxx。

被告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武汉市青山区临江大道868号。

法定代表人刘栿堂,区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随农华,武汉市青山区城乡建设局副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胜泉,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周永东要求被告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青山区政府)履行法定职责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8年1月2日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3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周永东及其委托代理人邵国磐,被告青山区政府委托诉讼代理人随农华、胡胜泉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青山区政府副区长杨臣作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本案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申请调解,本案暂停诉讼审理期限。现因双方当事人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本案恢复审理期限后审理终结。

原告周永东诉称:原告合法购买了位于武汉市青山区39街11门37号房屋,并于2017年2月28日到房产部门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领取了《不动产权属证书》。被告青山区政府于2017年3月10日作出了青政[2017]6号《房屋征收决定书》。原告所购的上述房屋在该征收范围内。房屋被征收后,青山区政府红卫路街办事处和xxx××××街(三弓路-建设四路)排水工程项目部(以下简称项目部)依据征收补偿方案的标准于2017年3月24日对原告的房屋作出了《征收补偿结算清单》,并同原告签订了征收补偿协议书。当日收走了原告的《不动产权证书》,承诺补偿原告人民币54万余元并可以凭收条及身份证选择南洋金谷的安置房源。同月29日,项目部要求原告拆除水电表并腾退交房,原告随后选定了南洋金谷C栋0102号房。原告按照项目部的要求办完所有的手续后,一直未收到房款及购买安置房等手续的通知。后项目部及街道工作人员告知其不认可原告为合法的被征收人。在此情况下,原告要求退还房屋产权证,并在征收补偿决定作出前不得拆除原告房屋。但是,原告房屋还是于2017年7月23日到24日被拆除完毕。房屋被拆除后,原告到信访部门维权并向被告申请行政赔偿,后被告均作出不予赔偿决定书。同年10月18日,原告要求被告履行征收补偿决定的职责,但被告一直未答复。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履行法定职责,作出征收补偿决定并在征收范围内公告。

原告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材料:1.武汉市存量房买卖合同书,2.收条,3.中国农业银行个人结算业务申请书,4.鄂(2017)武汉市青山区不动产权第0004281号《不动产权证书》,5.住宅房屋征收结算单,6.《青山区国有土地上住宅房屋征收货币补偿协议》,7.收条(收取不动产证),8.收条(xxx××××街(三弓路-建设四路)排除工程项目部),9.《被征收人使用水表止码数、水表拆除告知单》,10.《武汉市房屋交易权属登记及合同备案信息查询单》,11.《青山区人民政府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12.武汉市青山区征收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青山区征收办)作出的《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

被告青山区政府辩称:一、原告不是本案所涉房屋征收项目的合法被征收人,其不具有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其起诉应当依法予以驳回。为了作出本案所涉房屋征收项目,青山区征收部门已于2016年10月13日根据《武汉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市实施办法》)第十四条规定,通知有关部门暂停办理该项目范围内的权属变更手续,并于2017年3月10日作出青政[2017]6号《房屋征收决定书》。原告所持有的不动产权属证书取得时间为2017年3月14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六条,《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十三条,第十八条,《市实施办法》第十四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规定,房屋征收范围确定后,应当停止办理相关手续,不当增加补偿费用的行为不予补偿;被征收人应当以征收决定公告之日合法有效的房屋权属证书等级的所有权人为准,该项目征收决定作出之日,该房屋的登记所有权人并非原告。房屋征收决定作出后,征收范围内的房屋权属即发生转移。因此,原告在征收决定公告后取得的不动产权属证书的行为违反规定。原告不是本案所涉房屋征收项目的合法被征收人,其不具有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其起诉应当依法予以驳回;二、由于原告并非本案所涉房屋征收项目的合法被征收人,因此,被告没有对其作出征收补偿决定的义务。综上,原告不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其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驳回起诉。

被告青山区政府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材料及法律依据:1.暂停办理手续的通知,证明房屋征收部门已于2016年10月13日通知有关部门停止办理权属变更手续;2.青政[2017]6号《房屋征收决定书》及公告照片,证明征收决定及公告的时间;3.鄂(2017)武汉市青山区不动产权第0004281号《不动产权证书》,证明原告是在征收决定作出后取得涉案房屋权属证书;4.法律依据:《条例》、《市实施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三条至第三十八条规定。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青山区政府提交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合法性有异议,其只是青山区政府内部通知行为并非法律法规;对证据2无异议,但公告时间有异议,涉案征收决定没有公告期;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恰好可以证明原告是涉案房屋的合法产权人;对法律依据无异议,但希望被告可以遵循法律法规履行相应的法律义务。

经庭审质证,被告青山区政府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2、3均证明原告是在征收决定作出后办理了物权转移;证据4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原告不是本案合法被征收人;证据5、6、7、8、9证明被告一直与原告就补偿问题进行协商,并没有发生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形,且在协商过程中原告提交了产权证明及交付了房屋;证据10不发生物权效力;证据11、12不具有关联性。

综合原告、被告的质证意见及当庭陈述,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1.原告提交的证据11、12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其余证据均证明了原告与被诉行为具有利害关系,原告主体适格;2.被告青山区政府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涉案房屋在征收范围内,但不能达到原告不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的证明目的。被告提交的法律依据真实有效。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10月9日,青山区征收办作出青征办[2016]4号《关于房屋征收暂停办理相关手续的通知》,因xxx××××x(三弓路-建设四路)排水工程项目,青山区政府拟对该项目范围内的房屋实施征收,要求各相关单位暂停办理户籍转移、房产过户、注册登记、证明变更等相关手续,期限自2016年10月9日至2017年10月9日止。2017年3月10日,青山区政府作出青政[2017]6号《房屋征收决定书》,征收项目为xxx××××x(三弓路-建设四路)排水工程项目,征收范围位于xxx××××x,东至建四路,西至三弓路,房屋征收部门为青山区征收办,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为青山区政府红卫路街办事处。涉案房屋坐落于武汉市青山区39街坊11门37号,在上述征收决定所确定的征收范围内。

2017年2月21日,周永东同案外人徐祖东签订了《武汉市存量房买卖合同》,就涉案房屋买卖达成一致。2017年3月14日,周永东取得涉案房屋的鄂(2017)武汉市青山不动产权第0004281号《不动产权证书》。2017年3月24日,项目部出具了收条一份,载明收取了上述《不动产权证书》,且签约顺序号为南洋金谷房源一套C栋0102号房源。2017年3月25日,周永东作为被征收人与青山区征收办签署了编号为H-L-022《青山区国有土地上住宅房屋征收货币补偿协议书》。同月,项目部向周永东出具《被征收人用电止码数、电表拆除告知单》。2017年12月18日,原告具状以青山区政府、青山区征收办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请求为:1.请求确认两被告征收拆迁行为违法(程序违法);2.请求判令两被告履行法定职责,作出征收补偿决定并在征收范围内公告;3.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及补偿人民币760000元;4.撤销两被告分别作出的《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5.判令两被告按征收项目部承诺的安置房源给予办理准予购买及入住手续;6.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因原告诉讼请求违反“一案一诉”的原则,经本院释明后,本案中,原告的诉讼请求明确为:请求判令被告履行法定职责,作出征收补偿决定并在征收范围内公告,本案被告明确为青山区政府。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一、周永东是否具有原告主体资格;二、被告是否应当履行对原告作出征收补偿决定的法定职责。

一、周永东是否具有本案原告主体资格。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周永东作为坐落于武汉市青山区39街坊11门37号房屋的不动产权登记人,合法享有该房屋的物权。并且,涉案房屋已被纳入青政[2017]6号《房屋征收决定书》征收范围。由此可见,周永东作为该房屋合法所有权人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利害关系,周永东依法享有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具有本案原告的主体资格。

二、被告是否应当履行对原告作出征收补偿决定的法定职责。

《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就补偿方式、补偿金额和支付期限、用于产权调换房屋的地点和面积、搬迁费、临时安置费或者周转用房、停产停业损失、搬迁期限、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等事项,订立补偿协议。补偿协议订立后,一方当事人不履行补偿协议约定的义务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依法提起诉讼。第二十六条规定,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在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签约期限内达不成补偿协议,或者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不明确的,由房屋征收部门报请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照本条例的规定,按照征收补偿方案作出补偿决定,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补偿决定应当公平,包括本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有关补偿协议的事项。被征收人对补偿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由此可见,在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达不成补偿协议或是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不明确的前提下,房屋征收部门方可报请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按照征收补偿方案作出补偿决定,并在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

从本案查明的事实可以看出,因涉案房屋在青政[2017]6号《房屋征收决定书》的征收范围内,房屋征收部门即青山区征收办已于2017年3月25日与原告周永东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依据《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在原告已与房屋征收部门就涉案房屋的补偿进行协商并且签订补偿协议的前提下,本案被告青山区政府作为房屋征收决定的县级人民政府不应当对涉案房屋作出补偿决定。

综上所述,原告周永东要求被告青山区政府履行作出征收补偿决定并在征收范围内公告法定职责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周永东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周永东负担。

如不服,可在本文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按照《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朱金梅
审判员程艳
人民陪审员钱韵如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万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