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民终676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毛瑞鹏,男,汉族,1991年4月20日出生,住吉林省蛟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庆亮,吉林林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蛟河市黄松甸镇故乡木耳经销处,住所地:吉林省吉林市蛟河市黄松甸镇粮库小区7-1-17丘17号。

经营者:毛瑞鹏,男,汉族,1991年4月20日出生,住吉林省蛟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庆亮,吉林林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柯云飞,男,汉族,1992年8月6日出生,住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

上诉人毛瑞鹏、蛟河市黄松甸镇故乡木耳经销处因与被上诉人柯云飞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鄂0192民初21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1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毛瑞鹏、蛟河市黄松甸镇故乡木耳经销处(以下简称故乡木耳经销处)上诉请求:1、撤销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鄂0192民初2109号民事判决;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通过一审庭审,查明了以下事实:一、被上诉人于2016年3月11日在上诉人处购买了木耳一袋,被上诉人接收了该货物。二、2016年3月18日被上诉人再一次购买了100袋,也接收了货物。三、截止到一审审理期间(2016年7月被上诉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大部分送朋友了,剩余60余袋。从上述的事实很明显的能够体现出:一、被上诉人在第一次购买时对于上诉人的货物是认可的。如在第一次购买时对货物有异议,完全可以通过退货、拒绝签收货物、7天内无理由要求退货等程序处理。被上诉人接收了货物并二次购买,足以说明对上诉人货物的认可。二、被上诉人第二次购买的数量巨大,自己陈述在4个月时间内送朋友40多袋货物,每袋货物500克,明显并非消费型自用。那么一审法院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来判决此案,明显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五十条规定来判决上诉人未按规定进行包装,明显是在未审清事实的基础上作出的错误认定。上诉人是个体工商户,销售的木耳是有食品流通许可证的,许可范围为批发兼零售预包装食品兼散装食品。木耳作为农副产品,散装物品,是不可能标注食品安全法按照预包装食品规定事项的,上诉人给被上诉人发的货物并非预包装,其实质是为了对散货进行定量的散包装。袋子也并非是上诉人定制生产的带有上诉人标识的特定包装,因此明显不适用《食品安全法》的规定。综合本案,被上诉人明显是购买一袋货物后,寻找其中瑕疵,然后恶意大量购买,恶意诉讼要求赔偿(经了解被上诉人通过该种手段曾多次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恶意要求十倍赔偿),该类案件在我国部分法院曾多次发生相关案例,人民法院均予以认定属于恶意诉讼要求赔偿,未予以支持。而本案在一审法院中,刻意回避上述事实,对于此种扰乱正常市场秩序、恶意钻法律空档的行为予以认可,极大的损害了上诉人权益的同时,也助长了利用手段不当获利的行为,明显违背了法律的真正含义。并且通过大量的案例也能够看出,对于此类恶意诉讼要求赔偿的案件人民法院均未予以支持,本案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明显没有保持法院审理同类案件的一致性,该判决对上诉人来说明显是不公正的判决。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首先,《食品安全法》第148条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但是,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那么,对于上诉人未在标签上注明全部食品标签的情况下,是否会影响上诉人销售的木耳的质量瑕疵并对被上诉人生命健康存在危害会造成食品安全问题、是否会影响其他消费者对于木耳这一食用菌的的认知存在误导,一审法院并未进行详细的认定,而是草率的依据包装标签有瑕疵、被上诉人陈述的保质期内发霉就判定上诉人承担十倍罚则,一审法院的判决是缺乏事实依据的、是错误的。

被上诉人柯云飞辩称:涉案食品属于预包装食品,且国家已将黑木耳的生产纳入食品监管体系并制定相关国家标准;涉案食品确为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食品安全法规定的食品安全标准是广义的概念,而非狭义的食品无毒无害有营养,只有符合全部强制性标准的食品才属于符合食品安全法规定的安全食品;涉案食品不属于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瑕疵的情形,而是包装缺失生产者名称、地址、联系方式、食品生产许可证编号及产品标准代号,属于违反食品安全法律法规;依据最高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十五条的规定,我方依法享有索赔的权利,上诉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说符合当地情况,但是上诉人是用电子商务面对全国销售的,故不应当只以当地情况看待。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柯云飞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返还价款4075元;2、判令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支付价款总额十倍惩罚性赔偿40750元;3、由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承担一审案件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查明事实:2016年3月11日,柯云飞通过毛瑞鹏经营的淘宝网店大自然特产直销店购买《关东忆品黑木耳东北特产黄松甸秋木耳正宗无根野生干货木耳500g》1袋,花费39.80元。2016年3月18日,柯云飞再次购买前述产品100袋,花费4075.92元。产品外包装袋正面显示:关东忆品是一个新兴互联网东北特产品牌,立足吉林全产业链通过互联网使黑木耳0中间环节,新鲜直达消费者;新鲜、美味、原产地食品。中部为大字体东北黑木耳字样以及图片。左下角黄色框标注净含量:500g。包装袋背面右侧显示有营养成分表,右下角粘贴的标签显示:关东忆品大自然特产直销店(产地直销);做法为冷水泡发8小时,可直接食用;成分为黑木耳;保存方式为通风干燥处保存;产地为中国黑木耳之乡;有效期为18个月;生产日期为2016年2月25日;销售为故乡特产经销处;地址为蛟河市黄松甸镇故乡特产经销处;净含量为500g。上述食品均经百世快递送达至柯云飞指定收货地点武汉市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南湖校区。

柯云飞在一审中当庭陈述,涉案食品存在的问题有:1、在保质期内发霉;2、已经有了产品标准但是没有产品标准代号;3、没有生产许可证编号;4、营养成分表不符合GB28050食品安全国家标准;5、没有检验检疫证明。

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在一审中当庭陈述,诉争产品属于菌类农副产品,没有检验检疫证明,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在农村承包土地自建生产基地进行种植,地址位于吉林省××××北厂子小学对面。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五十条的规定:预包装食品,指预先定量包装或者制作在包装材料、容器中的食品。《食品经营许可管理办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预包装食品指预先定量包装或者制作在包装材料和容器中的食品,包括预先定量包装以及预先定量制作在包装材料和容器中并且在一定量限范围内具有统一的质量或体积标识的食品。本案中,柯云飞购买的涉案产品系预先包装在塑料袋中,每袋标明净含量500g,符合预包装食品的特征,故属于预包装食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预包装食品的包装上应当有标签。标签应当标明下列事项:(一)名称、规格、净含量、生产日期;(二)成分或者配料表;(三)生产者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四)保质期;(五)产品标准代号;(六)贮存条件;(七)所使用的食品添加剂在国家标准中的通用名称;(八)生产许可证编号;(九)法律、法规或者食品安全标准规定应当标明的其他事项。本案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作为生产者和销售者,没有在涉案产品上标注生产者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产品标准代号、生产许可证编号等,标签标注不符合法律规定,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应对该产品是否符合食品安全标准进行举证,但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本案中,柯云飞有权要求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返还货款4075元及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40750元。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以柯云飞不是消费者为由提出抗辩,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是质量问题而依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法院对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据此,柯云飞的诉讼请求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六十七条、第一百四十八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经合议庭评议,判决:一、蛟河市黄松甸镇故乡木耳经销处、毛瑞鹏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柯云飞返还价款4075元;二、蛟河市黄松甸镇故乡木耳经销处、毛瑞鹏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柯云飞支付赔偿金40750元。三、蛟河市黄松甸镇故乡木耳经销处、毛瑞鹏互负连带责任。一审案件受理费921元,由蛟河市黄松甸镇故乡木耳经销处、毛瑞鹏共同负担。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已查明事实,结合双方当事人诉辩主张,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为:1、本案是否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审理处理;2、涉案黑木耳产品是否存在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问题;3、柯云飞是否属于恶意诉讼,其诉讼请求应否支持。针对上述争议焦点,本院评述如下:

一、关于本案是否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问题。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认为案涉黑木耳产品属于农副产品、散装物品,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规定。该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供食用的源于农业的初级产品(以下称食用农产品)的质量安全管理,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的规定。但是,食用农产品的市场销售、有关质量安全标准的制定、有关安全信息的公布和本法对农业投入品作出规定的,应当遵守本法的规定。”该条款仅就食用农产品的质量安全管理方面予以排除本法适用,关于食用农产品的质量安全标准等方面应适用本法。故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排除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涉案黑木耳产品是否存在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问题。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自认仅有营业执照和食品流通许可证,没有生产许可证和检验检疫证明,更无证据证明案涉黑木耳产品符合黑木耳国家标准及食用菌国家食品安全标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食品的生产者与销售者应当对于食品符合质量标准承担举证责任。认定食品是否合格,应当以国家标准为依据;没有国家标准的,应当以地方标准为依据;没有国家标准、地方标准的,应当以企业标准为依据。食品的生产者采用的标准高于国家标准、地方标准的,应当以企业标准为依据。没有前述标准的,应当以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为依据。”之规定,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作为案涉黑木耳产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未能就案涉黑木耳产品符合质量标准予以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二十六条“食品安全标准应当包括下列内容:(一)食品、食品添加剂、食品相关产品中的致病性微生物,农药残留、兽药残留、生物毒素、重金属等污染物质以及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物质的限量规定;(二)食品添加剂的品种、使用范围、用量;(三)专供婴幼儿和其他特定人群的主辅食品的营养成分要求;(四)对与卫生、营养等食品安全要求有关的标签、标志、说明书的要求;(五)食品生产经营过程的卫生要求;(六)与食品安全有关的质量要求;(七)与食品安全有关的食品检验方法与规程;(八)其他需要制定为食品安全标准的内容。”的规定可知,食品安全标准包括了从生产到销售的诸多环节,即食品生产经营过程符合卫生要求、无毒无害、营养成分符合要求、标签符合要求,换言之,食品本身无毒无害,是食品安全标准的重要内容,但并非全部,标签同样是食品安全标准的内容之一。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作为生产者和销售者,未在案涉黑木耳产品上标注生产者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产品标准代号、生产许可证编号等,标签标注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据此认定涉案黑木耳产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三、关于柯云飞是否属于恶意诉讼,其诉讼请求应否支持的问题。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以柯云飞不是消费者为由提出抗辩,柯云飞在二审诉讼中也明确表示其在购买第一袋黑木耳产品时即发现产品标识存在问题,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是质量问题而依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一审法院未支持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此项抗辩理由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毛瑞鹏、故乡木耳经销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应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21元,由蛟河市黄松甸镇故乡木耳经销处、毛瑞鹏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周晨
审判员白瑞
审判员张海鹏
二〇一八年八月三十日
书记员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