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8)鄂09民申13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操明灿,男,1972年11月24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安陆市。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艾燕,女,1983年2月10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安陆市。

再审申请人操明灿因与被申请人艾燕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7)鄂09民终15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操明灿申请再审称,1、撤销一、二审判决,启动再审程序依法判决撤销双方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2、判令被申请人退还购房款6.8万元并赔偿操明灿从2016年5月24日至2017年10月1日的利息损失1700元(按日均万分之2.5利率计算);3、依法判令被申请人承担因违法合同返还申请人过户《房屋产权证》缴纳的契税918.91元、增值税2356元;4、由被申请人第三人退还中介费1000元;5、判令被申请人艾燕和安陆市半边天中介服务有限公司赔偿申请人精神损失费10000元;6、判令被上诉人艾燕支付违约金10000元;7、由被申请人艾燕和安陆市半边天中介服务有限公司承担一审、二审诉讼费。事实与理由:一、事实认定错误。1、案涉房屋土地使用权总证根本就没有。艾燕在庭审中没有出示土地使用权总证,只是陈述有总证而没有分割。本人就案涉楼房没有查询到土地使用权总证。根据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该合同无效,应予以撤销。2、该合同显失公平,造成我将来很大的经济风险和不确定的纠纷。案涉楼房没有土地使用权证,因此土地的取得方式和土地性质不明,划拨的国有土地,国家可以无偿收回,转让的土地要缴纳土地出让金和其他税费。因此,诉争合同有很大的经济风险,造成我本人以后无法保证我的合法权益。3、判决对306室存在××扰民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有意回避,未给予明确认定。二、艾燕不能履行合同约定,违反了本诉争合同之约定,诉争合同应予以撤销。艾燕违反了《房屋买卖合同》第四条,只提供了《房屋所有权证》,没有提供也不能提供306室土地使用权证。因此,艾燕在本次房屋出售的过程中,也未履行合同的主要内容,艾燕违反了合同的约定。三、安陆半边天中介公司应列为本案的当事人。四、艾燕应支付给对方违约金10000元。五、艾燕和安陆市半边天中介服务公司应当赔偿申请人操明灿精神损害费10000元。六、二审法庭认定证据和采信证据不当。被申请人在法庭上没有出示土地总证,但是二审法院采信了。

本院经审查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本案中,操明灿认为艾燕在双方签订合同前对买卖房屋隔壁居民疑似有间接性精神疾病情况只字不提构成欺诈,且案涉楼房没有土地使用权证显失公平,主张撤销双方之间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8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第72条规定,“一方当事人利用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与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本案中,操明灿未举证证明艾燕存在故意告知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的行为,也未提交证据证明艾燕有利用其优势,致使双方签订的合同中约定的权利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的原则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之规定,操明灿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同时,根据查明的事实,诉争房屋,在双方当事人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后,艾燕交付了约定的房屋,操明灿支付了约定的房款,并办理了房屋产权过户手续。故操明灿认为艾燕存在欺诈的故意及该合同显失公平主张撤销该合同的再审事由不成立。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四百零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再审案件应当围绕再审请求进行。当事人的再审请求超出原审诉讼请求的不予审理。操明灿再审提出的其他事由因超出原审诉讼请求,本案不予审理。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操明灿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刘汛
审判员陈萍
审判员夏建红
二〇一八年七月六日
书记员吴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