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鄂08行初33号

原告荆门市宏影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荆门高新区.掇刀区关堰湖路(兴隆村三组)。

法定代表人刘于宏,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仁杰,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才亮,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湖北省荆门市掇刀区龙井大道99号。

法定代表人周俊杰,区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包然,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璐,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荆门市掇刀区兴隆街道兴隆村民委员会(原名称为荆门市掇刀区团林铺镇兴隆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占贤丰,村民委员会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元银,荆门市掇刀区团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荆门市宏影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影公司)因与被告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掇刀区政府)房屋行政征收补偿一案,于2017年10月16日诉至本院,本院于2017年12月27日作出(2017)鄂08行初38号民事判决。后宏影公司上诉至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该院于2018年5月25日作出(2018)鄂行终349号行政裁定,认为应将荆门市掇刀区团林铺镇兴隆村村民委员会列为第三人参加诉讼,认为一审判决遗漏诉讼主体,程序违法,将该案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于2018年7月9日立案后,依法通知第三人荆门市掇刀区兴隆街道兴隆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兴隆村委会)参加诉讼,并向各方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开庭传票等相应法律文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8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宏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于宏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仁杰、王才亮,被告掇刀区政府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包然、王璐,第三人兴隆村委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元银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宏影公司诉称,2010年,因荆门市城市运动公园建设需要,拆除了原告的企业厂房一千多平方米。在对原告拆迁补偿安置中包括3亩企业用地,并最终在2011年1月4日以《关于落实刘于宏企业用地的会议备忘录》的形式最终确定了企业用地位置位于掇××区团林铺镇兴隆村,同时要求原告支付25万元用地费用。原告在支付上述25万元费用后,又以掇刀区房管局名义支付了新农村建设资助款26万元,原告已全面履行了义务。被告一直拒绝履行安置原告3亩企业用地的义务。请求:1、确认被告未履行安置3亩企业用地的行为违法;2、判令被告立即履行安置3亩企业用地的义务,若因客观原因不能履行则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3、判令被告承担自2011年2月1日至安置义务履行完毕期间的损失,包括场地租金损失1174824元和停产停业损失1456000元;4、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提交了以下证据:

1、原告营业执照复印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复印件,以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会议备忘录,以证明被告具有安置义务;

3、收款收据两张,以证明第三人已经确认收到了土地补偿款及建设自主款共计51万元;

4、征地协议,以证明被告委托张兴国在拆迁原告厂房时承诺安置3亩工业用地;

5、汪承玉、任某、袁中尧的书面证人证言,以证明拆迁原告厂房时曾经有补偿款项直接划归第三人;

6、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法院两份刑事判决,以证明张兴国、占彪两人并未对51万元进行非法占有,该款也没有被人民法院追缴;

7、土地成交确认书和地形图,以证明原告获得了6.7亩土地与被告辩称的已经完成安置义务无关。

8、袁中尧和任某的出庭证言,以证明书面证明中的内容是真实的,在拆迁的时候,原告房子拆了以后,政府承诺居住部分给9套房,公司方面给予3亩企业用地,并且从补偿款中直接划给兴隆村村民委员会用于征地费用。

被告掇刀区政府答辩称,一、掇刀区政府对宏影公司的拆迁损失已进行了补偿,没有为其安置3亩企业用地的义务。2010年上半年,因荆门市城市运动公园建设,需拆除刘宇宏位于掇刀区××干渠北侧沿××层房屋。刘于宏利用其房屋地下室和一楼(面积共计251.7平方米)注册成立宏影公司以家庭作坊形式加工销售鲜米粉。2010年7月26日,经拆迁专班与刘于宏多次协调,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刘于宏获得了9套安置住房和60万元拆迁补偿款。至此,关于刘于宏及其所属宏影公司拆迁补偿全部了结。刘于宏在领取补偿款及住房后以拆迁设备及经营损失未获得补偿为由多次上访,2013年1月22日,在掇刀区信访局的见证下,刘于宏签订息诉罢访协议书,同意以刘于宏儿子刘备、刘雷名义各安排一套住房并一次性补偿设备损失费及其他费用共4万元,刘于宏不再因房屋拆迁及经营损失等问题上访。由上可知,刘于宏利用自有房屋注册公司加工生产米粉,掇刀区政府在拆除其房屋时对其设备及经营损失在内的所有损失一并进行了补偿,原告所称的3亩企业用地不属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内容;二、原告要求判令确认掇刀区政府行为违法、履行义务并赔偿损失与事实不符,也无法律依据,不应支持。2010年7月19日,为支持企业发展,在当时负责城市运动公园拆迁工作的掇刀区房管局原局长张兴国的协调下,刘于宏与兴隆村签订《宏影公司征地协议》,同意在兴隆村喜民园区征地10亩用于宏影公司建设,掇刀区房管局帮助办手续,费用由刘于宏承担。2011年1月4日,掇刀区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解决刘于宏企业用地问题,形成了《关于落实刘于宏企业用地的会议备忘录》。刘于宏在没有取得建设手续的情况下在兴隆村协调解决的土地上修建房屋并利用周边场地办起了水泥U型加工厂,因刘于宏未缴纳办证费用,致使用地相关手续和证件未办理。2013年6月28日刘于宏通过招拍挂程序取得该宗土地4478.39平方米(约6.7亩)工业用地使用权并办理土地使用证和房产证。原告诉称的3亩企业用地之事系刘于宏代表公司与兴隆村签订,掇刀区政府不是协议当事人,掇刀区政府所作的会议备忘录是对议定事项的记录,不是具体行政行为,掇刀区政府仅负责帮助协调征地相关问题,不能据此认定掇刀区政府有为原告安置3亩企业用地的义务。事实上,掇刀区政府帮助原告确定了用地位置,原告也在该位置上建设了厂房,因原告未缴纳相关费用才未能办证,后原告缴费即办理了该土地使用权证,掇刀区政府不存在未履行职责的问题。原告所称先后支付25万元、26万元不属实,该款系掇刀区房管局原局长张兴国滥用职权套取滨湖公园项目资金,以刘于宏、掇刀区房管局之名开具收据,因该款系非法所得,掇刀区人民检察院在查办张兴国涉嫌贪污贿赂犯罪案件时对该款予以追缴,并告知了刘于宏。原告从建设厂房开始因未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未用于食品生产,而是一直从事水泥制件U型渠生产,其已建设的厂房完全能够满足生产建设需要。请求驳回原告宏影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提交了以下证据:

1、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

2、息诉罢访协议书;

上述证据1、2以证明宏影公司的拆迁补偿被告已经全部补偿完毕,被告没有安置3亩企业用地的义务。

3、宏影食品征地协议;

4、关于落实刘于宏企业用地的会议备忘录;

5、关于荆门市宏影食品有限公司办理土地征用手续的函;

6、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成交确认书;

7、土地使用权证;

证据3-7证明:为支持企业发展,被告积极帮助宏影公司落实用地,并帮助协调相关手续。在原告缴纳费用后取得了土地使用权证,说明被告已经积极配合,协调到位了。

8、收据、兴隆村村委会的证明;

9、荆门市掇刀区检察院关于张兴国贪污受贿挪用公款一案扣押款物的情况说明;

10、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检察院关于刘于宏异议的回复;

证据8-10以证明51万元不是刘于宏所交,而是张兴国利用职权之便虚列的,是套取的补偿款转到村委会账户的,并且被检察院进行了追缴,也告知了刘于宏。

11、房屋拆迁许可证存根,以证明拆迁人是荆门市城投公司;

12、行政判决书,以证明被告对于原告的拆迁补偿已经全部到位。

第三人兴隆村委会述称,1、原告于2015年5月6日向我们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要求解除原告与我村于2010年7月19日签订的宏影食品征地协议,该解除协议被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法院(2015)鄂掇刀民初字第00255号判决书予以确认,解除协议是有效的,所以第三人与原告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2、我们没有收到征地款25万元。村委会确实是收到了51万的款项,该款是由原项目部负责人张兴国滥用职权虚列拆迁补偿款,后来该款被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检察院追缴,此款不是原告交的。该事实被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法院(2015)鄂掇刀民初字第00255号判决书予以确认。

第三人提交了以下证据:

1、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法院(2015)鄂掇刀民初字第00255号民事判决书,以证明原告在诉状中说的交给第三人25万元是不属实的,这笔钱是张兴国滥用职权,套用补偿款给村委会的,该款已经被荆门市掇刀区检察院收缴了;

2、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鄂08民终129号民事裁定书,以证明原告上诉之后因没有缴纳诉讼费用而作自动撤诉处理,前述证据1一审判决是一个生效判决。

对于原告宏影公司提交的证据,被告掇刀区政府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真实性没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从备忘录的形式来看,是被告工作形式的记录,备忘录没有原告的签字,不属于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合同性质的备忘录,从最后备忘录的内容来看,只是协助解决刘于宏相关企业用地,并不具备原告所说的就凭备忘录要求被告履行3亩用地的安置义务;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是刘于宏所交,第三人在原审中也提交了相关证据证实;对证据4,这是原告与第三人签订的关于征地有关事项,第三人作为集体经济组织对于组织内部的用地有权自行决定处置,与被告没有关联性,且第三人也有相关证据该协议已解除。并且也有证据证明宏影食品有了企业用地,所以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系;关于证据5证人证言,原告提交的都是复印件,且证明人是否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和对本案事实是否真的了解不清楚,所以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对于证据6刑事判决书,与本案没有关系;对证据7成交确认书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这个也恰好证明了被告对辖区内拆迁企业的安置补偿已经落实了;对于证据8袁中尧出庭证言,其与原告有利害关系,证言证明力较低,证人也不知道原告的补偿款是多少,其陈述不明确,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即被告有安置义务;对证人任某,其陈述内容不能证明被告有安置义务,他出具的书面证明和汪承玉的字迹一模一样不可信,其证言不应采信。

对原告宏影公司提交的证据,第三人兴隆村委会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同意被告的意见;对证据3中的协议,我方有证据证明协议已经解除,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因为收据中涉及款项已经被荆门市掇刀区检察院作为张兴国滥用职权所涉及款项予以了追缴,这笔钱不是原告交纳的;对证据5、6、7、8,同意被告意见。

对于被告掇刀区政府提交的证据,原告宏影公司质证意见如下:原告从法院拿到的被告提交的证据中不包括行政判决书,该判决书超过举证期限;原告需要查看两份征地协议的原件,以及被告2012年第7号函的原件。证据1、2与本案没有关系,那是房屋住宅部分的补偿安排,息诉罢访协议书是对强拆过程中造成机器设备损失的补偿,与安排用地没有关系;证据3两份征地协议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是10亩用地,安置位置在老村部以西,另一个就是原告要求的3亩土地。刘于宏获得的土地是通过正常的招拍挂获得的,与诉请安置的3亩土地没有关系。在三亩地征地协议中已经明确了是经掇刀区政府协商同意的,本案第三人只是负责协调工作不是安置工作。三亩土地安置是掇刀区政府的义务,而不是房管局或者兴隆村的义务。证据4备忘录和3亩地征地协议都可以证明被告有安置义务。证据5函涉及真实性问题,证据6、7原告在高新区获得的土地是通过招拍挂获得的,并且10亩地与本案诉请的3亩地安置义务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对证据8、9、10收据和检察院出具的说明,对其真实性关联性没有异议,这也是原告提交的证据,证明原告交纳了51万款项,并且这51万没有经过最终审判认定为非法,并且张兴国和占彪的犯罪并没有涉及到这51万元。证据11存根,与诉争的安置义务没有关联性。被告提交的兴隆村委会出具的证明是2013年的,而原告提交的村委会在两个收据上签字盖章的时间是2015年,原告提交的时间是靠后的,证明内容是相反的,应该以原告提交的证据为准。

对于被告掇刀区政府提交的证据,第三人兴隆村委会不发表质证意见。

对第三人兴隆村委会提交的证据,原告宏影公司质证称,对判决书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虽然是生效判决,但这是原告上诉后没有缴纳上诉费后作为撤诉处理而生效的,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张兴国、占彪的犯罪事实在任何生效判决中都没有涉及到这51万元,所以在没有法院生效判决确认的情况下,这51万元不能认定为张兴国犯罪所涉资金。在原告提交的两项收据中,明确是兴隆村建设资助款和征地款,款项都已经转账到了第三人的账户,并且第三人的上级经管站已经出具相关的收款收据,到了公款账户的钱最后去向与刘于宏没有关系。

对第三人兴隆村委会提交的证据,被告掇刀区政府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

本院经审核认为,对于原告提交的证据1、2、3、4、6、7,被告对真实性未提异议,对于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对于证据5中的书面证明,汪承玉未出庭,其证言的真实性无法核实,不予采信;证据5袁中尧、任某出具书面证明,证据8袁中尧、任某出庭作证,但证人的出庭证言只表明证人参与了补偿方案的协商过程,并不清楚最终方案的确定,该证言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对于被告提交的证据1、2、3、4、6、7、8、9、10、11,原告未对真实性提出异议,对其真实性可以认定;对于证据5,被告仅提交了复印件,未提交原件核对,原告对真实性提出异议,对此不予认定;对于证据12,原告认为被告举证超过了举证期限,因该证据与本案处理不具关联性,对此不予采信。对于第三人提交的两份民事判决书,各方对其真实性未提异议,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结合采信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09年11月5日,因建设荆门市城市运动公园,荆门市城市建设投资公司取得该项目的房屋拆迁许可证。刘于宏的房屋位于该建设项目范围内。宏影公司利用其法定代表人刘于宏的房屋从事米粉加工销售。

2010年7月26日,刘于宏与荆门市诚瑞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约定拆除刘于宏砖混结构房屋1040平方米、砖木结构房屋125.85平方米、简易房屋40平方米,安置补偿为:位于掇刀区名泉还建小区1044.18平方米的房屋(9套)及货币补偿605434元。货币补偿为:砖木、简易房71149.50元(砖木59149.50元、简易房12000元)、其他附属物的补偿473484.50元(房屋装修5间220212.85元、房屋装修3间107771.65元、设备搬迁费41500元、经营损失104000元)及搬家费、过渡费60800元。其中经营损失包括澡堂2.4万元、粉厂8万元。刘于宏应补房屋超面积款5434元,实际领取货币补偿60万元,9套房屋已补偿到位。

因在拆房过程中损坏了刘于宏部分粉厂设备,2013年1月22日,荆门市掇刀区住房保障与房地产管理局与刘于宏在中共荆门市掇刀区委掇刀区人民政府信访局的见证下,签订《息诉罢访协议书》,以刘于宏之子刘备、刘雷名义各安排住房一套,并一次性补偿设备损失及其他费用4万元。

2010年7月19日,荆门市掇××区团林铺镇兴隆村村民委员会与宏影公司签订《宏影食品征地协议》,约定:经区政府协商同意在兴隆村喜民园区征地3亩用于刘于宏宏影食品有限公司的建设用地(办理一切征用手续由区房管局负责办理),位置位于日光大棚以东。同日,荆门市掇××区团林铺镇兴隆村村民委员会与宏影公司签订了另一份《宏影食品征地协议》,约定:经区政府协商同意在兴隆村喜民园区征地10亩用于刘于宏宏影食品有限公司的建设用地(工业出让一切征用手续由区房管局负责办理),位置位于喜民园路老村部西。

2011年1月4日,掇刀区政府召开会议研究解决拆迁户刘于宏企业用地的相关问题,形成《关于落实刘于宏企业用地的会议备忘录》。会议决定:一是确定帮助拆迁户刘于宏解决企业用地3亩,具体落实在团林铺镇;二是掇刀国土资源分局负责帮助刘于宏办理该3亩用地手续;三是该3亩用的使用必须严格按照规划设计条件进行建设,由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负责监督管理;四是该3亩用地的村级补偿费用由刘于宏出资25万元支付给团林铺镇,兴隆村负责协调解决建设中的相关问题。会议要求各单位要积极帮助,热心服务,尽快办理相关审批报建手续,刘于宏本人应充分发挥主体作用,积极筹备,力争企业在2011年1月31日前修建围墙,确保企业早日开工建设。

2013年6月28日,宏影公司与荆门市国土资源局直属分局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成交确认书》,通过竞拍取得位于荆门市高新区官堰湖大道以南、兴隆村老村部以西4478.39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用途为工业用地,期限为50年,成交总价为96万元。2013年7月25日,荆门市人民政府对宏影公司的该宗工业用地予以登记。

2010年8月6日,荆门市掇××区团林铺镇兴隆村村民委员会出具收据,收到刘于宏征地费25万元。2011年1月20日,荆门市掇××区团林铺镇兴隆村村民委员会出具收据,收到掇刀区房管局新农村建设资助款26万元。2013年9月12日,掇刀区人民检察院在查办掇刀区房管局原局长张兴国贪污受贿挪用公款一案中,认定该51万元款项系套取滨湖公园项目资金,为非法所得,对该51万元予以追缴。

另查明,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7日作出的(2015)鄂掇刀民初字第00255号民事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该判决确认宏影公司解除与兴隆村委会签订的《宏影食品征地协议》有效。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告掇刀区政府是否有为原告宏影公司安置3亩企业用地的义务,若有,被告是否已履行该义务,是否应该赔偿原告损失。

本院认为,关于2010年7月19日宏影公司与兴隆村委会签订关于3亩企业用地的征地协议,宏影公司于2015年5月6日已向兴隆村委会发出解除通知书要求解除征地协议,并于2015年5月11日向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法院起诉,提出了确认解除协议有效并返还征地费51万元及利息、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该院于2015年12月7日作出(2015)鄂掇刀民初字第00255号民事判决确认解除征地协议有效,该民事判决已生效。即本案原告宏影公司与第三人兴隆村委会签订的关于3亩企业用地的《宏影食品征地协议》已解除,宏影公司要求被告掇刀区政府履行安置3亩企业用地义务的前提不存在,仅凭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告掇刀区政府有为原告安置3亩企业用地的义务。既然没有证据证明被告掇刀区政府有该义务,那宏影公司要求确认掇刀区政府未履行安置3亩企业用地的行为违法不能成立,要求掇刀区政府立即履行安置3亩企业用地的义务,并赔偿未安置用地给宏影公司造成的损失的诉讼请求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荆门市宏影食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27762元,由原告荆门市宏影食品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向芬
审判员邓中华
审判员罗艳红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陈锦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