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28民终160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学琼,女,1964年8月9日出生,土家族,住湖北省鹤峰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许朝汉,男,1965年3月27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鹤峰县。

上诉人刘学琼因与被上诉人许朝汉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鹤峰县人民法院(2018)鄂2828民初2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学琼上诉请求:撤销(2018)鄂2828民初221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事实及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许朝汉在工地上管理工程错误。刘学琼在一审未认可雇佣许朝汉在工地上管理工程。刘学琼只是一个财务人员,不是工程的直接承包人,无权雇佣许朝汉来管理工程。工程承包方从未与许朝汉签订雇佣管理工程的劳动合同。2.许朝汉向刘学琼借预支生活费8100元全部是许朝汉本人所用,待工程完工后结算工资时从中扣除,故刘学琼不应给许朝汉支付下余劳务费5000元,而是许朝汉还应给刘学琼归还预支的生活费3100元。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刘学琼的上诉请求。

许朝汉辩称,1.刘学琼给许朝汉的欠条上写的是“今欠许朝汉怀化工地管理工资5000元,属实,刘学琼。”刘学琼上诉称许朝汉未在刘学琼工地管理工程不属实。2.刘学琼在一审陈述邀请许朝汉到刘学琼工地按照200元/天计算工资。刘学琼上诉称其未与许朝汉达成约定不属实。3.许朝汉身为管理人员,监督工程质量、记载挖机工时、车辆运渣车数、给工人买菜做饭、记录工人吃饭的餐数、工人家中急用的借支、工人出工天数记载等。许朝汉在刘学琼手中预支的8100元明细业已交给刘学琼,刘学琼一看便知。按照刘学琼所述8100元是许朝汉所用,而该款发生在刘学琼给许朝汉出具欠条前,刘学琼作为老板,应当知道在给许朝汉结算管理工资时一并扣除。4.刘学琼上诉时请还在刘学琼工地务工的人员出具证明,这些人与许朝汉有利害关系,应为无效证据,法院不应采信。综上,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许朝汉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刘学琼给付工资欠款5000元,并由刘学琼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刘学琼与许朝汉达成协议,自2017年8月起刘学琼支付许朝汉劳务费6000元/月,由许朝汉负责怀化一处建筑工地的管理。协议履行过程中,许朝汉分别于2017年8月11日、8月12日、8月16日、9月2日、9月20日、9月23日从刘学琼手中借支工人生活费共计8100元,许朝汉分别出具了借据。2017年10月15日,许朝汉离开工地,刘学琼支付许朝汉现金10000元,同时出具欠条一份,欠条载明“今欠许朝汉怀化工地管理工资5000元,大写:伍仟元整。属实:刘学琼,2017.10.15”,刘学琼一直未支付下余劳务费5000元,许朝汉起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一审法院认为,刘学琼雇用许朝汉为其劳动,理应全额给付报酬,刘学琼支付许朝汉劳务费10000元后,就下余5000元出具了欠条,双方当事人实际已形成债权债务关系,债务应当清偿。刘学琼辩称,在劳务合同履行过程中许朝汉分六次共计借支生活费8100元,有许朝汉出具的借据为证,因此借支的生活费应当在报酬中予以抵减。从刘学琼提交的借支生活费的证据来看,许朝汉借支的是工人生活费,并非其个人生活费,且借支生活费的借据均是在2017年10月15日许朝汉离职之前出具的,2017年10月15日许朝汉离职时,刘学琼在出具的劳务费欠条中并未说明应否抵减借支的工人生活费,亦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对刘学琼要求在报酬中抵减借支的工人生活费的辩称意见,不予支持。综上所述,许朝汉请求刘学琼支付下余劳务费5000元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且有证据予以证实,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刘学琼于判决生效后立即支付许朝汉人民币5000元。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许朝汉已预交,由刘学琼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刘学琼提交的向某证明、李某证明、陈某证明、彭某证明系书面证言,上述证人无正当理由未出庭接受法庭质询,且无其他证据佐证,本院不予采信。刘学琼提交怀化星旗房地产开发建设有限公司2018年8月2日证明证实该公司从未与许朝汉发生劳务关系,该证明上仅有公司盖章而无公司负责人或者经办人员签名或者盖章,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求,同时,该证明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经二审审理查明,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许朝汉在一审提交欠条,其上载明“今欠许朝汉怀化工地管理工资5000.00元,大写:伍仟元整。属实:刘学琼”,刘学琼的质证意见为:“欠条上除了名字是我书写的,其他的都不是我写的,但是我认可欠条上的内容。”对许朝汉在怀化工地从事的具体工作内容,许朝汉陈述是刘学琼之夫彭孝平聘请其从事管理工作,刘学琼陈述许朝汉的工作内容是铺青石板,虽然双方当事人对许朝汉具体从事的工作内容各执一词,但结合刘学琼认可的欠条内容以及双方当事人认可的许朝汉在怀化工地工作两个半月,劳务报酬15000元来看,刘学琼与许朝汉达成过许朝汉为刘学琼在怀化工地从事管理工作,每月工资6000元人民币的口头协议,刘学琼上诉称未与许朝汉达成劳务协议,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鉴于许朝汉与刘学琼之间形成劳务合同关系,刘学琼理应按照约定向许朝汉支付劳务报酬。现刘学琼下欠许朝汉劳务报酬5000元,许朝汉在一审提交欠条予以佐证,一审法院支持其诉讼请求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刘学琼上诉称许朝汉从其手中借支的生活费应从劳务报酬中抵扣。经查,许朝汉从刘学琼手中借支的生活费发生在刘学琼为许朝汉出具欠条之前,刘学琼理应在与许朝汉办理劳务报酬结算时一并予以结算,但其未予结算,加之案涉生活费是工人生活费,可见案涉生活费不应从许朝汉劳务报酬中抵扣,刘学琼要求将许朝汉从其手中借支的工人生活费从劳务报酬中抵扣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刘学琼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刘学琼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朝友
审判员韩艳芳
审判员侯著韬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五日
书记员邓梦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