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民终569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庆益,男,1952年4月27日出生,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市硚口区物资回收总公司,住所地武汉市硚口区中山大道324号。

法定代表人:徐建设,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晶,女,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玲,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市新宝特种钢厂,住所地武汉市黄陂区武湖农场。

法定代表人:尹少和,该厂厂长。

原审原告:陈朝满,男,1946年12月14日出生,汉族。

原审原告:吕玉森,男,1948年7月15日出生,汉族。

原审原告:苏小平,女,1952年7月31日出生,汉族。

原审原告:吕航,男,1981年11月10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玉森(系原审原告吕航之父),1948年7月15日出生。

上诉人王庆益因与被上诉人武汉市硚口区物资回收总公司(以下简称硚口物回公司)、武汉市新宝特种钢厂(以下简称新宝特钢厂)及原审原告陈朝满、吕玉森、苏小平、吕航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2018)鄂0116民初10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8年6月1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由于当事人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经合议庭讨论决定本案不需要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庆益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硚口物回公司支付上诉人借款剩余本金117,290元以及借款利息(借款日至2017年8月1日止,以借款本金617,290元为基数,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和迟延履行金共计1,987,195元;2.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查明硚口物回公司系新宝特钢厂的唯一股东的事实正确,但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审理查明,执行期间,硚口物回公司对新宝特钢厂注册资金50万元不实,且注册资金未到位,因此,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五案件的被执行人。因此,硚口物回公司系新宝特钢厂的唯一股东。但一审同时认为,2017年8月8日,上诉人再次向法院申请,追加被上诉人硚口物回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的这一认定不当。事实是此前上诉人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被执行人的理由是基于其作为新宝特钢厂的股东出资不实这一事由,而本次申请追加是基于其违反法定清算义务,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事由,与此前追加的事由系两个完全不同的事由,两次追加的法律依据亦有所区别,且本次追加事由的法律依据充分,理应予以支持。二、一审法院认定“关于原告提出新宝特钢厂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的执行申请理由”不当。新宝特钢厂因属五小企业,被黄陂工商管理分局于2001年8月6日责令停产停业,在2003年6月25日被吊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没有持续经营的资格,而应当由股东依据法律规定组织清算。新宝特钢厂被吊销营业执照十几年,硚口物回公司不组织清算、逃避债务。三、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诉请适用法律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在符合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的解散事由时,应当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规定,实际控制人因怠于履行义务,未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导致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债权人主张其在造成损失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在本案中,硚口物回公司作为新宝特钢厂的实际支配、控制人,未在新宝特钢厂被吊销营业执照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导致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使上诉人债权得不到清偿。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其他股东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硚口物回公司作为新宝特钢厂的投资开办者,在新宝特钢厂不符合有关规定致使营业执照吊销后,未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组织清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以逃避债务,对此,硚口物回公司作为负有组织清算义务的唯一股东,应对上诉人的债务与新宝特钢厂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审认定新宝特钢厂属于被吊销营业执照,不符合清算的条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相悖,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判决错误。

硚口物回公司答辩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陈朝满、吕玉森、苏小平、吕航述称同意王庆益的上诉意见。

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一审请求判令:1.依法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申请执行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与被执行人新宝特钢厂借款合同五案的被执行人;2.判令硚口物回公司支付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借款本金117,290元;3.判令硚口物回公司支付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借款利息和迟延履行金(自2001年9月25日起至2017年8月1日止,以借款本金617,290元为基数,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4.由硚口物回公司、新宝特钢厂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1991年2月4日,硚口物回公司经工商登记,依法成立。1995年9月1日,经硚口物回公司向工商部门申请,新宝特钢厂经工商登记,依法成立。1996年8月15日,硚口物回公司向工商部门申请变更登记,新宝特钢厂营业执照为企业法人执照,法定代表人为徐秋元,经济性质为集体所有制,注册资金50万元(其中固定资产45万元,流动资金5万元),资金来源由硚口物回公司拨款。

1998年,新宝特钢厂以发展生产为由,分别向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等人借款合计617,290元。2001年8月6日,新宝特钢厂停产、停业。2001年9月25日,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分别向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该院分别以(2001)陂经初字第101号、第102号、第103号、第104号、第105号民事调解确认,由新宝特钢厂向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返还借款本金合计617,290元及利息。调解书生效后,新宝特钢厂返还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借款利息40,000余元,借款本金及利息余额未返还。为此,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依法向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分别以(2003)陂法执字第122号、124号、126号、128号、130号立案,并合并执行。2003年6月25日,新宝特钢厂经工商登记,依法吊销营业执照。

2005年9月7日,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依法在执行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民间借贷案件中认定,硚口物回公司对新宝特钢厂注册资金50万元不实,并依法下达(2005)陂法执字第2003-178号民事裁定:一、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五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二、限被执行人硚口物回公司于3日内,向申请执行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清偿债务50万元。事后,经过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和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多次执行裁定和复议后,依法裁定确认:一、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五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二、被执行人硚口物回公司对新宝特钢厂注册资金50万元不实,应向申请执行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清偿债务50万元。事后,硚口物回公司对执行裁定不服,向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该院以(2016)鄂0116民初3857号民事判决,驳回硚口物回公司的诉讼请求。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2017年9月26日,被执行人硚口物回公司付给申请执行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借款50万元。

2017年4月1日,申请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向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2017年8月8日,申请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以新宝特钢厂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导致申请人的借款债权不能实现为由,向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申请,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并由硚口物回公司支付申请人借款本金及利息和迟延履行金1,987,195元。2017年9月11日,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经审查后认为,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如果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被执行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本案被执行人新宝特钢厂至今并未注销,其仅是执照被吊销;同时,工商登记中也未见硚口物回公司为该厂的股东。故申请人的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请求应予驳回。并以(2017)鄂0116执恢331号执行裁定,驳回申请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申请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的申请。

事后,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认为,依据公司法的有关规定,新宝特钢厂不组织清算,不按程序注销,致使财产流失,无法进行清算,其实际控制人硚口物回公司是新宝特钢厂的实际支配人、控制人,应当与新宝特钢厂负有偿还债务的同样责任,执行裁定存在重大瑕疵和错误。新宝特钢厂没有经过依法清算,被吊销营业执照,应由硚口物回公司偿还借款及利息。为此,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依法提起本案诉讼。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分别与新宝特钢厂民间借贷纠纷五件案件,经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2001)陂经初字第101号、第102号、第103号、第104号、第105号民事调解确认,由新宝特钢厂返还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借款本金合计617,290元及利息。民事调解发生法律效力后,新宝特钢厂未履法定义务。为此,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依法向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以(2003)陂法执字第122号、124号、126号、128号、130号分别立案,并合并执行。执行期间,法院依法认定,硚口物回公司对新宝特钢厂注册资金50万元不实,且注册资金未到位。因此,2005年9月7日,法院依法下达(2005)陂法执字第2003-178号民事裁定:一、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五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二、限被执行人硚口物回公司于3日内,向申请执行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清偿债务50万元。事后,被执行人硚口物回公司已向申请执行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清偿债务50万元。

一、关于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诉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为被执行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三十二条规定,被申请人或申请人对执行法院依据本规定第十四条第二款、第十七条至第二十一条规定作出的变更、追加裁定或驳回申请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执行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以新宝特钢厂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为由,向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申请,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并由硚口物回公司支付申请人借款本金及利息和迟延履行金1,987,195元。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依据本规定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作出裁定,驳回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申请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的申请,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对驳回申请裁定不服,向执行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受理。

二、关于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申请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被执行人。

2005年9月7日,法院依法认定,硚口物回公司对新宝特钢厂注册资金50万元不实,且注册资金未到位。依法下达(2005)陂法执字第2003-178号民事裁定,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五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因此,硚口物回公司已经追加为被执行人。2017年8月8日,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再次向法院申请,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没有法律依据。因此,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以(2017)鄂0116执恢331号执行裁定,驳回申请人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申请追加硚口物回收总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

三、关于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提出新宝特钢厂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的执行申请理由

2017年8月8日,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以新宝特钢厂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导致申请人的借款权利不能实现为由,向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申请,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并由硚口物回公司支付申请人借款本金及利息和迟延履行金1,987,195元。但是,新宝特钢厂经工商登记,被吊销营业执照,至今没有办理注销登记,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的申请理由,没有事实依据。因此,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提出新宝特钢厂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的执行申请理由不成立。

四、关于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诉讼请求

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企业因长期未年检等原因,被工商行政机关吊销营业执照的,没有取得经营资格,不准进行生产经营。如果企业按法律程序注销的,应当依法进行清算。新宝特钢厂属于被吊销营业执照,不符合清算的条件。因此,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零六条、第三百零八条、第三百一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二条之规定,一审判决:驳回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2,685元,由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负担。

二审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二审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为被执行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在其案件执行过程中,申请追加硚口物回公司为被执行人,但新宝特钢厂仅仅是被吊销营业执照,本案的情形并不符合上述条款的规定。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硚口物回公司应对新宝特钢厂未及时清算,导致债权人利益受损承担责任,但这不属于在执行程序中直接追加当事人的情形,陈朝满、王庆益、吕玉森、苏小平、吕航可另行提起诉讼,要求硚口物回公司承担相应责任。王庆益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685元,由王庆益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马海波
审判员廖艳平
审判员陶歆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七日
法官助理何鑫敏
书记员徐梦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