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6)鄂01行初520号

原告陈爱华,女,1957年1月29日生,汉族,住武汉市硚口区。

委托代理人杨莉(系陈爱华之女),女,1984年11月14日生,汉族,住武汉市硚口区。

被告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武汉市硚口区沿河大道518号。

法定代表人刘丹平,该区区长。

委托代理人吴鑫,该区政府征收办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晖,湖北重友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陈建汉,男,汉族,1953年11月7日出生,户藉所在地武汉市江汉区青年路352-4号2楼1号,现住武汉市硚口区。

第三人陈玉华,女,汉族,1962年5月5日出生,住武汉市硚口区。

第三人陈建华,男,汉族,1965年2月10日出生,住武汉市硚口区。

原告陈爱华不服被告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硚口区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一案,于2016年8月2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立案后,依法向被告硚口区政府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由于陈建华、陈建汉、陈玉华作为本案讼争房屋的合法继承人,应当追加为本案原告。经本院释明,陈建华、陈建汉、陈玉华不愿意参加诉讼,又不放弃实体权利,本院依法追加陈建华、陈建汉、陈玉华为本案第三人。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0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庭审中,因原告陈爱华以涉及本案讼争房屋的征收决定案已另案起诉为由,向本院提出中止本案诉讼的申请。经合议庭决定,并口头裁定中止本案诉讼。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2日对本案讼争房屋的征收决定案,作出了(2018)鄂行终86号行政裁定。本案于2018年4月2日恢复诉讼,并依法再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陈爱华及其委托代理人杨莉,被告硚口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吴鑫、陈晖,第三人陈建华等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硚口区政府副区长徐岗作为行政机关负责人亦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陈建汉、陈玉华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与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硚口区政府于2015年6月30日作出硚政征补字【2014】3-19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以下简称《补偿决定书》)。该决定书载明:被征收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陈昌斌已故,现所有权人不明确。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规定,因实施旧城改造建设的需要,硚口区政府于2014年3月29日作出硚政征字【2014】2号房屋征收决定,决定征收武汉市硚口区××路片范围内国有土地上的所有房屋,并已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公告。征收签约期为自被征收房屋评估结果公告之日起六个月,即2014年4月15日至2014年10月14日。因被征收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陈昌斌已故,征收签约期开始至今未有陈昌斌的合法继承人和被征收房屋的其他权利人向房屋征收部门提供能够证明其对征收补偿权益享有权利的证明材料,现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不明确,房屋征收部门报请硚口区政府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如下:一、对座落于武汉市硚口区汉水一村355号(现汉水一村188号)的被征收房屋予以征收,按照《武汉市硚口区××路片旧城改建项目房屋征收补偿方案》(以下简称《补偿方案》)的规定给予货币补偿或房屋产权调换。二、被征收房屋的相关权利人应在本决定书送达之日起七日内到房屋征收部门选择补偿方式。相关权利人对未经登记建筑补偿、其他设施补偿和经营性补助有异议的,还应在前述期限内配合提供未经登记建筑的审批手续、合法性文件等证明材料及其他设施的证明材料,并配合对住改商的实际经营建筑面积重新进行测量,房屋征收部门调查核实后依法予以认定和处理。异议成立的,据实补足。相关权利人要求给予困难补助的,还应在前述期限内提供享受困难补助的证明材料,房屋征收部门查实后按照《补偿方案》据实给以困难补助。三、实行货币补偿的:房屋征收部门应给予相关权利人的货币补偿款为:1、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计人民币979786.50元;2、未经登记建筑面积补偿计人民币2136401.14元;3、经营性补助计人民币262751.45元;4、装饰装修补偿计人民币上23100元;5、其他设施补偿计人民币5504元;6、房屋搬迁补偿计人民币600元;7、临时安置补偿计人民币7623元;8、购房补助计人民币195957.30元;上述八项合计为人民币3611723.39元。四、实行房屋产权调换的,房屋征收部门提供用于产权调换的解放大道汉水一村项目住宅房源。房屋征收部门应给予相关权利人的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未经登记建筑面积补偿、经营性补助、装饰装修补偿、其他设施补偿、房屋搬迁补偿与货币补偿方式的金额一致,另按照《补偿方案》给予相关权利人产权调换建筑面积补助和临时安置补偿费(按每月2541元计付,具体给付期限自搬迁之日起至所选产权调换房屋交房之日止;超过2017年9月30日产权调换房屋还未交付的,按照增加50%的标准支付临时安置补偿费)。房屋征收部门与相关权利人计算、结清其应得的征收补偿款与用于产权调换房屋价值的差价。五、被征收房屋的相关权利人应在本决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与房屋征收部门办理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和移交手续,并在本决定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搬迁出被征收房屋。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本决定书送达之日起六十日内向武汉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自本决定书送达之日起六个月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在上述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在本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又不搬迁的,由硚口区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原告陈爱华诉称,本案的诉争对象虽然是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的合法性,但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的作出是基于房屋征收决定作出后的后置性文件。也就是说,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是不能脱离于房屋征收决定而单独作出的。因此,审查房屋征收决定的合法性,就成为本案的基础和关键。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书》(硚政征【2014】2号),违背了《条例》,理由如下:1.征收决定为“旧城改建项目”,被告却不能提供关于本项目定性为旧城改建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2.依照《条例》第九条:依照本条例第八条规定,确需征收房屋的各项建设活动,应当符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专项规划。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旧城区改建,应当纳入市、县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这些是征收决定的前置条件。然而,这些条件被告都不具备,显然此征收决定不合法。3.依照《条例》第三条,房屋征收与补偿应当遵循决策民主、程序正当、结果公开的原则。被告违背了以被征收人在房屋被征收后居住条件、生活质量不降低为宜的立法精神。征收方采用多种方式对居民进行逼迁:剪电线、网线、电话线、堵锁眼是家常便饭;紧接着是非法挖走绿化树木、破坏路灯,致使辖区一片漆黑,偷盗横行,居民损失惨重;之后更是赤裸裸的威胁暗示居民会对其房屋进行强拆,软硬兼施,逼其就范,甚至闯到了癌症化疗病房,对癌症病人辱骂、威胁,造成病人病情迅速加重,最终提前死亡。此举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肉体上均给原告及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痛和摧残,也给原告带来了经济损失,何谈征收补偿的公平、公正、公开。综上所述,原告认为被告下达的征收补偿决定书违反了《条例》的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请求确认被告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硚政征补字【2014】3-19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违法并依法予以撤销。

原告陈爱华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证据1.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据2.征收补偿决定;证据3.房屋及土地的使用权证;证据4.民事判决书。庭审中,原告当庭补充提交如下证据:证据1.四张照片,证明被告明确知晓原告陈爱华为汉水一村355号房屋的权利人,被告将此《补偿决定书》张贴于原告陈爱华位于硚口区××号××楼××号房屋门口,证明被告行政程序违法。证据2.武汉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回复,证明涉案项目缺乏前置条件,明显违法;被告做出涉案的征收决定和征收补偿决定缺乏事实依据。证据3.硚口区政府网页《景新华区长调硚汉水桥街汉宜路片旧城改建项目》,证据4.(硚口)区国土规划局(分局)信息公开答复书,证据5.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及附件汉水桥街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架构图。共同证明该项目性质为商业开发,被告假借公益事业征收,然后进行商业开发,从中牟取暴利,其法人、分管副职、经办人员已经涉嫌渎职犯罪。证据6.肿瘤医院病友影音材料和证据7.肿瘤医院医生、护士长、病友的证明,共同证明硚口区××路片旧城改建项目征收办公室工作人员带领黑社会人员大闹肿瘤医院,辱骂原告丈夫,导致原告丈夫病情急速恶化;被告的法人、分管副职、经办人员涉嫌组织黑社会暴力逼迁,应当按照中央的要求,扫黑除恶,依法严惩。证据8(同上述证据4).硚口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鄂0104民初1463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原告为合法权利人,与涉案的行政行为具有利害关系。证据9.行政复议决定书(武政复决[2015]第89号),证明要求被告回复给原告,但被告至今没有回复。证据10.硚口区人民政府汉水桥街办事处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证明社会风险评估没有召开相关会议,征收程序违法,做出征收补偿程序更加违法。证据11、12分别是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官网的武汉市挂牌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公告【武告字(2017年)21号】及附图、2017年第21号公告成交信息表,共同证明被告已将涉案房屋土地违法挂牌出让,此征收项目为商业开发,被告赚取近40亿人民币。却不与原告谈补偿事宜,抢劫原告财产,证明被告假借公益事业征收,然后进行商业开发,从中牟取暴利,其法人、分管副职、经办人员已经涉嫌渎职犯罪。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将上述人员违法犯罪的材料移送武汉市监察委处理。证据13.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共27张)和证据14.此信息公开申请的国内挂号信函收据,共同证明此房屋征收补偿书为违法行政行为。证据15.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鄂行终277号行政判决书,证明被告违法强拆原告房屋,抢劫原告财产。

被告硚口区政府答辩称:答辩人作出征收补偿决定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同时,被答辩人诉请确认补偿决定违法的事实和理由是房屋征收决定不合法,但其自始至终却没有对房屋征收决定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并且时至今日对房屋征收决定的起诉也早已超过了法定期限。故此,该房屋征收决定合法有效,被答辩人以征收决定违法为由而要求确认房屋征收补偿决定违法,依法不能成立。在此,答辩人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被答辩人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硚口区政府提供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证据材料和法律、法规依据:证据⒈《房屋征收决定书》(硚政征【2014】2号),证据2.《补偿方案》,证据3.上述征收决定及补偿方案进行公告的照片。共同证明根据《条例》规定,因实施旧城区改建的需要,本机关于2014年3月29日作出硚政征【2014】2号房屋征收决定,决定征收武汉市硚口区××路片旧城改建项目范围内国有土地上的所有房屋。房屋征收部门应按照《补偿方案》对被征收人给予公平补偿,保障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上述征收决定及补偿方案已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公告。证据4.被征收房屋的房产土地登记信息,证明被征收房屋座落于本市××区××村××(现××村××),在房屋征收范围内。房屋所有权证号为:武房房私字第03-04523号,产权登记建筑面积为115.50平方米;被征收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为陈昌斌,房屋登记用途为住宅。证据5.房屋征收调查结果已在征收范围内公布的照片,证明上述调查结果已在征收范围内公布。证据6.陈昌斌死亡证明,证明被征收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陈昌斌已故。证据7.武汉市硚口区××路片旧城改建项目选择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的公告及前述公告的照片,证据8.武汉市硚口区××路片旧城改建项目被征收人协商、投票选定评估机构结果公告及前述公告的照片,共同证明房屋征收部门组织被征收人、公有房屋承租人依法选定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证据9.分户的初步评估结果予以公示的照片,证明房屋征收部门已将初步评估结果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向被征收人公示。证据10.评估报告(被征收房屋价值、一层商业房屋价值评估单价、装饰装修重置单价、临时安置补偿费),证明经依法选定的武汉国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评估综合单价为8483元/平方米,按商业门面用途评估综合单价为18090元/平方米,装饰装修重置单价为200元/平方米,临时安置补偿单价为22元/平方米/月。证据11.未经登记建筑认定表,证明被征收房屋搭建构筑物系未经登记建筑,面积为265.10平方米。经被征收房屋所在街道和社区认定,该未经登记建筑的建设时间为1991年。证据12.住改商认定表,证明被征收房屋有部分面积被自行改变房屋用途作为商业用房使用。经街道和社区认定,住改商的实际经营建筑面积为54.7平方米。证据13.《分户评估报告》登报送达公告及张贴照片,证明因被征收房屋登记的权利人已故,评估机构作出的《分户评估报告》经房屋征收部门向相关权利人公告送达。证据14.房地产估价复核鉴定单,证明为确保评估结果的有效性,切实维护被征收人的补偿权益,房屋征收部门向武汉市房地产估价师协会房地产价格评估专家委员会提出书面鉴定申请,武汉市房地产估价师协会于2015年6月19日作出鉴定报告,认为评估结果符合估价时点市场状况。证据15.敦请协商、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的催告书及登报、张贴照片,证明房屋征收部门公告催告被征收房屋相关权利人协商签订征收补偿协议。证据16-1.《补偿决定书》;16-2.硚口区政府关于下达征收补偿决定的公告;16-3.征收补偿决定公告的照片;16-4.征收补偿决定登报送达公告。共同证明:1.2015年6月30日,硚口区政府依照《条例》的规定,按照《补偿方案》作出《补偿决定书》,对座落于武汉市硚口区汉水一村355号(现汉水一村188号)的被征收房屋予以征收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2.该补偿决定公平合法,包括了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的有关补偿协议的事项,并同时告知了相关权利人如不服该补偿决定可采取的相应救济措施。3.征收补偿决定已向相关权利人公告送达。

原告对被告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对证据1、2的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3照片三性有异议;对证据4无异议;对证据5三性不予认可;对证据6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7、8、9三性不予认可,没有相关的原始载体;证据10的三性不予认可;证据11三性不予认可,没有原告参与其中,是被告自行测量的;证据12住改商的认证表三性不予认可;证据13、14、15、16三性不予认可,评估单是被告自行进行的。

被告对原告的证据质证:对证据1、3、4能够证明主体资格,没有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对原告当庭提交的证据: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补偿决定书》贴到门口是因为陈爱华是潜在权利所有人。《补偿决定书》下达时,析产没有开始;证据2、3、4、5、6、7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证据8之前已经提交过,不再进行补充质证;证据9、10、11、12、13、14与本案无关,原告应对证据13、14另行起诉;证据15强拆内容与本案无关。

第三人陈建华未提交证据,对原告、被告的证据不发表质证意见。

经原、被告庭审举证、质证,本院对证据认证如下:原告庭审前提交的证据1、3、4可以证明原告具备主体资格;证据2《补偿决定书》属讼争的具体行政行为,其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原告当庭提交的证据2、3、4、5、9、10、11、12都属于征收决定的审查内容,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证据6、7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证据1、8在《补偿决定书》下达时,当事人之间的析产还没开始;证据13、14属原告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证据15房屋强拆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被告提供的证据真实、合法,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根据《条例》的规定,因实施旧城改造建设的需要,硚口区政府于2014年3月29日作出硚政征字【2014】2号房屋征收决定,决定征收武汉市硚口区××路片范围内国有土地上的所有房屋,房屋征收补偿签约期为自被征收房屋评估结果公告之日起六个月。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公告。公告含附件:《武汉市硚口区××路片旧城改建项目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及《武汉市硚口区××路片旧城改建项目选择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的公告》。同年4月3日,硚口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硚口区征收办)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张贴了《武汉市硚口区××路片旧城改建项目被征收人协商、投票选定评估机构结果公告》及《投票结果统计表》,载明:经汉宜路片旧城改建项目被征收人协商、投票,占被征收人总户数75.02%的被征收人同意选择武汉国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作为汉宜路片旧城改建项目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同年4月15日,硚口区征收办在征收范围内公示武汉国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初步评估结果的公告》,并告知对复核结果有异议的,可以自收到复核结果之日起10日内向被征收房屋所在地评估专家委员会申请鉴定。

被征收房屋座落于武汉市硚口区汉水一村355号(现汉水一村188号),在硚口区××路片房屋征收范围内。被征收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陈昌斌(已故),房屋所有权证号为:武房房私字第03-04523号,产权登记建筑面积为115.5平方米;房屋登记用途为住宅,实际用途为住宅(有部分改商)。另外,被征收房屋搭建有未经登记构筑物265.10平方米。同时,经被征收房屋所在街道和社区认定,上述未经登记建筑的建设时间为1991年以前。据此,依照《补偿方案》的规定,对该未经登记建筑,按其实际面积并结合建设时间给予被征收房屋评估市场单价的95%补偿。被征收房屋有部分面积被自行改变房屋用途作为商业用房使用,经街道和社区认定、住改商的实际经营建筑面积为54.70平方米。房屋征收部门对该实际用于经营的部分,给予经营性补助,补助标准为商业门面与住宅房屋市场评估价格差额的50%。2015年1月20日,硚口区征收办将武汉国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国佳评字(2014)第C0024-955号《被征收房屋分户评估报告》公示了送达公告。公告载明:被征收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已故,现依法享有该房屋征收补偿权益的权利人不明确,现向该被征收房屋的合法权利人公告送达硚口区××路片旧城改造项目《被征收房屋分户评估报告》。并告知对复核结果有异议的,可以向被征收房屋所在地评估专家委员会申请鉴定的权利及期限。同年2月1日,硚口区征收办在《长江日报》上刊登《硚口区××路片旧城改造项目被征收房屋分户评估报告送达公告》。同年4月10日,硚口区征收办公示《敦请协商、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的公告》及催告名单。同年4月25日,硚口区征收办在《长江日报》上刊登《敦请协商、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的公告》及催告名单。要求被征收房屋的合法权利人务必于2015年5月1日前,持依法享有征收补偿权益的证明材料至房屋征收项目指挥部洽谈房屋征收补偿事宜。逾期未达成征收补偿协议的,将报硚口区政府依照《条例》有关规定,按照征收补偿方案作出补偿决定。同时告知了被征收人对补偿决定不服所享有行政复议、诉讼权利及法定期限。由于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权人陈昌斌已故,其享有征收补偿权益的权利人不明确,硚口区汉水桥街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即以申请人的名义对涉案被征收房屋申请复核。2015年6月19日,武汉市房地产估价师协会出具《房地产估价复核鉴定单》。载明:产权人陈昌斌(已故)、陈建华,房屋座落汉水一村355号,证载用途住宅,部分房屋实际用途商业,住宅用房综合单价8483元/平方米,商业用房综合单价18090元/平方米。同年6月30日,因陈昌斌已故,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不明确,硚口区政府根据硚口区征收办报请,对被征收房屋作出《补偿决定书》。同日,硚口区政府在征收范围内公示了《关于下达征收补偿决定的公告》,并告知被征收人行政复议、诉讼的权利及法定期限。同年7月15日,硚口区征收办和硚口区政府分别在《长江日报》上刊登《硚口区××路片旧城改造项目被征收房屋分户评估报告送达告知书》和送达《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公告。本案被征收房屋在此公告范围内。

另查明,陈爱华于2016年3月15日向本院提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诉讼,在该案审理过程中,陈爱华以涉案的房产正在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确权析产诉讼中,需以明确申请人主体资格后再提起诉讼为由,于2016年5月23日申请撤回起诉,本院以(2016)鄂01行初171号行政裁定,准许陈爱华撤回起诉。

还查明,涉案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陈昌斌及其妻子钟有英分别于2002年11月和1999年6月去世,夫妻二人共育有子女四人,分别是陈建汉、陈爱华、陈玉华、陈建华。为确权析产,陈爱华向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该院于2016年7月20日作出(2016)鄂0104民初1463号民事判决,判令涉案房屋汉水一村355号(建筑面积115.5平方米)由陈建汉、陈爱华、陈玉华、陈建华各继承28.875平方米的拆迁利益。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再查明,陈爱华于2016年10月17日以硚口区政府作出的征收决定违法为由,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该案经一、二审审理,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2日对本案讼争房屋的征收决定案作出终审裁定,维持了一审驳回陈爱华起诉的裁定。

本院认为,依照《条例》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第八条规定:“为了保障国家安全、促进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等公共利益的需要,有下列情形之一,确需征收房屋的,由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以及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在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签约期限内达不成补偿协议,或者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不明确的,由房屋征收部门报请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照本条例的规定,按照征收补偿方案作出补偿决定,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被告作为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具有作出本案被诉征收补偿决定的法定职权。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作出的被诉征收补偿决定是否合法。首先,涉案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的选定是否符合法规、规章规定。《条例》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由被征收人协商选定;协商不成的,通过多数决定、随机选定等方式确定,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由被征收人在规定时间内协商选定;在规定时间内协商不成的,由房屋征收部门通过组织被征收人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投票决定,或者采取摇号、抽签等随机方式确定。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本案中,硚口区征收办组织被征收人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从具有相应资质的三家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中投票选定该地段房屋价格评估机构。被征收人协商、投票,占被征收人总户数75.02%的被征收人同意选择武汉国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作为汉宜路片旧城改建项目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硚口区征收办对投票选定的房屋征收评估机构结果进行了公告,其行为符合法规、规章规定。

其次,《房屋征收分户评估报告》是否合法有效。2014年4月15日,硚口区征收办在征收范围内公示武汉国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初步评估结果的公告》。2015年1月20日,硚口区征收办将武汉国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国佳评字(2014)第C0024-955号《被征收房屋分户评估报告》公示了送达公告。同年2月1日,硚口区征收办在《长江日报》上刊登《硚口区××路片旧城改造项目被征收房屋分户评估报告送达公告》。根据《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被征收房屋的价值由具有相应资质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按照房屋征收评估办法评估确定。同时,该条规定,对评估确定的被征收房屋价值有异议的,可以向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申请复核评估。对复核结果有异议的,可以向房地产价格评估专家委员会申请鉴定。上述条文赋予了被征收人或者房屋征收部门不服被征收房屋价值评估结果的救济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进一步明确规定,被征收人或者房屋征收部门对评估结果有异议的,应当自收到评估报告之日起10内,向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申请复核评估。被征收人或者房屋征收部门对原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的复核结果有异议的,应当自收到复核结果之日起10日内,向被征收房屋所在地评估专家委员会申请鉴定。上述条文规定了不服评估结果寻求救济的法定期限。本案中,由于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权人陈昌斌已故,其享有征收补偿权益的权利人不明确。为确保评估结果的有效性,切实维护被征收人的补偿权益,硚口区汉水桥街旧城改建项目指挥部即以申请人的名义对涉案被征收房屋申请复核。2015年6月19日,武汉市房地产估价师协会出具《房地产估价复核鉴定单》,认为估价结果符合债权人时点市场状况。因此,《房屋征收分户评估报告》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其送达程序并无不当。

再次,硚口区政府作出的《补偿决定书》是否合法有效。硚口区政府作出的《补偿决定书》,对涉案被征收房屋的证载面积、未经登记建筑面积以及部分房屋用途改为商业用房等情形,并经过审核、调查、取证,按照《补偿方案》的规定均给予了补偿。同时,提供了被征收房屋价值货币补偿或房屋产权调换两种方式供被征收人选择。并告知了被征收人所应当享有的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等权利及法定期限。因被征收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陈昌斌已故,其享有征收补偿权益的权利人不明确,硚口区征收办将《补偿决定书》在征收范围内进行了公告,并以登报的方式进行了公告送达。因此,硚口区政府作出的《补偿决定书》应当认定合法有效,其送达方式并无不当。

此外,原告陈爱华主张,硚口区政府不能提供“旧城改造”立项的依据等理由,因该事项属征收补偿的前置审查范围,且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鄂行终86号行政裁定已经予以确认。原告陈爱华还主张,硚口区政府在拆迁过程中采取逼迁、强拆等方式以及对病人辱骂、威胁等事由,因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审理。

综上,硚口区政府作出的硚政征补字【2014】3-19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原告陈爱华请求确认被告硚口区政府作出的硚政征补字【2014】3-19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违法并依法予以撤销的理由不充分,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爱华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陈爱华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诉讼期限内提出上诉却拒不交纳或逾期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未提出上诉处理。

审判长程敬华
审判员沈红
人民陪审员杨海波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杜春艳
书记员朱晟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