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3民终183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天成,男,1957年7月4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为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现住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忠军,湖北荟才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黄艳,女,1981年12月11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为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黄静江,男,1958年8月9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十堰市郧阳支公司。住所地: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城关镇沿江大道63号。

代表人:盛韶明,该支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应招,湖北博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杨天成因与被上诉人黄艳、黄静江、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十堰市郧阳支公司(以下简称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人民法院(2017)鄂0321民初69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杨天成上诉请求:依法改判支持杨天成的误工费损失27110.71元(47121元/年÷365天/年×210天)。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未支持杨天成的误工费是错误的,杨天成虽在一审中没有提交证据,但其受伤时未满60周岁,在湖北省××市××区城关镇卖水果为生,本次交通事故导致杨天成误工,存在误工损失。且两次鉴定意见中都对杨天成的误工时间作出了鉴定,一审法院不支持其误工费实属不公。请求二审法院作出公正判决。

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状,二审询问时口头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误工费是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杨天成没有提供任何有效证据证明其因本次交通事故有误工损失,其主张误工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黄艳、黄静江未答辩。

杨天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黄艳赔偿其医疗费18562.3元、后续治疗费5000元、误工费28581.53元(38638元/年÷365天/年×270天)、残疾赔偿金117544元(29386元/年×20年×20%)、住院伙食补助费700元(20元/天×35天)、营养费1800元、护理费8057.34元(32677元/年÷365天/年×90天)、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鉴定费3100元、交通费300元,共计191645.17元;2.判令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用由黄艳、黄静江、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黄艳系鄂C×××××号轿车的实际所有人,黄静江系该车登记车主。2016年8月15日21时05分,黄艳驾驶鄂C×××××号轿车在郧阳××××镇步行街九通物流门前左转弯时,与后方由杨天成驾驶的无牌号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两车受损、杨天成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次日,十堰市公安局郧阳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No:2016030906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黄艳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杨天成无事故责任。杨天成受伤后在十堰市郧阳区人民医院住院35天,黄艳支付医疗费8562.3元,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支付10000元。杨天成被诊断为:1.右足多发骨折:右内侧楔骨骨折;右足第一趾近节趾骨远端撕裂骨折;右足第2趾中节趾骨近端撕裂骨折;右第三跖骨基底部骨折;右第5趾近节趾骨基底部、远节趾骨基底部撕脱骨折;右中间楔骨、骰骨撕脱骨折;2.中度脂肪肝。出院医嘱:1.院外注意休息,继续行右小腿石膏托外固定制动2-3周,暂禁止患肢负重活动,保持伤口处干燥清洁,可继续行活血化瘀、促进骨折愈合、对症支持治疗;2.术后第1、3、6、9个月定期来院复查拍片,视复查情况决定解除外固定及患肢负重活动时间,并决定进一步治疗方案,骨折愈合后需来院二期手术取出右足骨折内固定物;3.不适随诊。2016年12月26日,十堰天平司法鉴定中心接受杨天成委托作出十堰天平司法鉴定中心[2016]临鉴字1574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杨天成右足弓结构完全破坏其伤残等级评定为玖级伤残;2.杨天成3处内固定物取出必然发生后续治疗费人民币5000元左右;3.杨天成误工休息时间为自受伤之日起误工休息时间9个月;护理时间为一个人护理3个月;营养时限3个月。为此,杨天成支付鉴定费3100元。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杨天成的伤残程度、误工时间进行重新鉴定,一审法院委托湖北明鉴法医司法鉴定所对前述事项进行鉴定,该鉴定所于2017年10月24日作出鄂明医临鉴字[2017]第277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杨天成之损伤构成IX(九)伤残。2.误工时间为伤后210天。2017年11月22日,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以鄂明医临鉴字[2017]第277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明显违反客观事实及伤残规定为由,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2017年12月20日,湖北明鉴法医司法鉴定所对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提出的异议质询作出书面回复称,前述鉴定意见在鉴定程序和鉴定条款应用及鉴定意见均符合相关规定,但本次鉴定时由于鉴定人和某会诊的临床骨科专家认为被鉴定人为损伤后已一年余,故未对被鉴定人损伤部位复查影像片,为鉴定时存在的瑕疵,但本瑕疵不影响鉴定意见……。

一审法院另查明,鄂C×××××号轿车在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保险金额为100000元)及不计免赔险,本案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根据黄艳和杨天成在本案交通事故中各自的过错程度,确认黄艳应对杨天成因此次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负全部赔偿责任。由于黄艳驾驶的鄂C×××××号轿车在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投有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故,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首先应当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赔偿杨天成各项损失,超出部分,由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对黄艳所负事故责任在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限额100000元内承担赔偿责任。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湖北明鉴法医司法鉴定所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的质询作出书面回复,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仍要求鉴定人出庭,一审法院认为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要求鉴定人出庭的理由不充分,不予支持。关于杨天成的误工费请求,因其未提供证据证明误工损失,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和2017年度《湖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结合当事人诉辩意见和本案事实,一审法院认定杨天成因此次事故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为:医疗费18562.3元、后续治疗费5000元、护理费8057.34元(32677元/年÷365天/年×90天)、住院伙食补助费700元(20元/天×35天)、营养费1800元(20元/天×90天)、残疾赔偿金117544元(29386元/年×20%×20年)、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鉴定费3100元、交通费200元,共计160963.64元。另,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杨天成的伤残程度、误工时间进行重新鉴定所产生的鉴定费3000元,系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举证行为产生,故该鉴定费由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自行负担。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约定,人民财保十堰分公司应当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医疗费限额及伤残赔偿限额共计120000元(含先行支付的10000元医疗费);对于超出强制保险限额范围部分的经济损失37863.64元(不含鉴定费),由人民财保十堰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杨天成先行支付的鉴定费3100元由黄艳负担。黄静江作为登记车主不应承担本案民事责任。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在其为肇事车辆鄂C×××××号小型轿车承保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偿杨天成因此次事故所产生的各项损失共计147863.64元(不含该公司先行支付的10000元医疗费),黄艳先行垫付的医疗费8562.3元待前述保险理赔款兑付到位后从中直接扣除并返还给黄艳;二、黄艳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杨天成鉴定费3100元;三、驳回杨天成对黄静江的诉讼请求及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630元,由黄艳负担。

二审期间,杨天成向本院提交郧阳区城关镇武阳岭居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一份,拟证明杨天成在其儿子开的水果店帮忙,本次交通事故给其造成了误工损失。

经质证,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认为该证据不是新证据,且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没有出具人和单位负责人的签字,不能证实该证据来自郧阳区城关镇武阳岭居民委员会。

本院认为,该《证明》上无材料制作人和居委会负责人的签名或盖章,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关于“单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证明材料,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单位印章”的规定,本院对其真实性无法核实,故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黄艳、黄静江、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二审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误工费属于受害人如未遭受人身伤害而本应获得却因侵权人的侵害行为无法得到或者无法完满得到的利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本案中,虽然杨天成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受伤前所从事的工作,以及因伤导致收入减少的事实,但本次交通事故发生时,其身体健康,尚未年满60周岁,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也未举证证明其已丧失劳动能力,故其主张赔偿误工费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因杨天成未举证证明其收入状况,结合其居住于湖北省××市××区城关镇的事实,本院参照2017年度湖北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29386元/年计算其误工费。关于误工时间,应以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杨天成提交的《出院记录》载明住院35天,医嘱院外继续行右小腿石膏外固定制动2-3周,故本院确认其误工时间为56天(住院35天+院外21天),其误工费计算为4508.54元(29386元/年÷365天/年×56天)。杨天成主张按建筑行业标准计算210天,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确认杨天成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为165472.18元(160963.64元+4508.54元),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杨天成120000元;剩余损失45472.18元,由黄艳赔偿杨天成鉴定费3100元,由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杨天成42372.18元。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已支付的医疗费10000元,在其应付赔偿款中予以扣减。扣减后,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还应赔偿杨天成152372.18元(120000元+42372.18元-10000元)。因黄艳在杨天成住院治疗期间垫付医疗费8562.30元,扣除其应承担的鉴定费3100元,杨天成还应返还黄艳5462.30元。该款可在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应赔付给杨天成的款项中直接扣除并返还给黄艳,即人民财保郧阳支公司赔偿杨天成146909.88元(152372.18元-5462.30元),退还黄艳5462.30元。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对杨天成的误工费请求处理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人民法院(2017)鄂0321民初691号民事判决;

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十堰市郧阳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杨天成146909.88元;

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十堰市郧阳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黄艳5462.30元;

四、驳回杨天成对黄静江的诉讼请求;

五、驳回杨天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630元,由黄艳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260元,由杨天成负担260元,黄艳负担1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卢鸣
审判员李君
审判员祝家兴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奚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