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8)鄂01行终6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韩超。

委托代理人吴俊国、李家辉,湖北谦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市不动产登记局,住所地武汉市江岸区三阳路13号。

法定代表人黄宇,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汉明,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江汉分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宏,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韩超因诉被上诉人武汉市不动产登记局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2018)鄂0103行初35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应当符合法定的起诉条件。经审查,原告证明其向被告提起办理不动产登记申请的材料为《容缺收件预审及补正材料通知单》,显示进件日期为2016年11月11日,受理方为被告,在通知单上有登记申请人原告及武汉津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签名或盖章,同时,原告诉称及被告答辩均陈述被告受理原告的登记申请时间为2016年11月期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六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在接到公民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法定职责,公民以行政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提起诉讼的,应当在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提出。据此,本案中,原告于2016年11月向被告提起履责的申请,但向法院提交诉讼立案申请的时间为2017年10月,显然已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原审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本案不需要开庭审理。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韩超的起诉。

上诉人韩超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裁定对上诉人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的时间认定错误,导致其认定诉讼时效问题得出结论错误。原裁定认为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履行法定职责仅表现为一个固定的时间节点(2016年11月、12月),不符合事实,更不符合常理,特别是上诉人已经缴纳过户税款的情形下,上诉人不可能按被上诉人要求补交材料后对被上诉人的不作为行为不闻不问。事实上,2016年11月上诉人提交《容缺收件预审及补正材料通知单》后,多次前往被上诉人处,一直积极要求被上诉人为其办理房屋过户登记,但被上诉直至今日仍拒绝履行。综上,原裁定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起诉并未过诉讼时效。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2018)鄂0103行初35号行政裁定书;2.确认被上诉人不为上诉人办理不动产登记的行为违法;3.判令被上诉人立即为上诉人办理武汉市江汉区青年路59号华玻商住楼6号楼1单元7层3室的不产权登记并发放不动产权证书;4.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武汉市不动产登记局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一审裁定。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六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在接到公民申请履行法定职责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公民以行政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提起诉讼的,应当在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根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二十条之规定,不动产登记机构应当自受理登记申请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办结不动产登记手续,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中,上诉人韩超因办理不动产转移登记向被上诉人武汉市不动产登记局提出申请,从其提交的《容缺收件预审及补正材料通知单》显示,被上诉人作为受理方,进件日期为2016年11月11日,且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均陈述被上诉人受理上诉人的登记申请时间为2016年11月期间。被上诉人于2016年11月即受理了上诉人的申请,但上诉人迟至2017年10月才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已明显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应依法驳回其起诉。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八条第(二)项的规定,本案不交纳案件受理费。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李莉荣
审判员沈红
审判员俞震
二〇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王瀚
书记员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