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民终536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湖北盛禄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昌区中山路669号。

法定代表人:赵伟,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詹翔,北京奥东(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湖北国安宏志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昌区徐家棚街团结村福星惠誉国际城K-3地块2单元10层4室。

法定代表人:张端阳,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倪子燕,湖北若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湖北盛禄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禄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湖北国安宏志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安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2018)鄂0111民初15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盛禄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法院作出的(2018)鄂0111民初1585号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2.依法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3.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劳务分包合同关系为由,判决上诉人返还合同履约金15万元。本案毋庸置疑的事实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不存在劳务分包关系,被上诉人公司股东严国华的转款仅为个人转款,并非合同履约金,不能认定为被上诉人公司的履约行为。综上所述,原审判决错误地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合同关系,从而判决上诉人承担合同义务。实属事实错误,法律适用不当,判决结果有失公允。为此,上诉人依法提起上诉,望得到公正判决。

被上诉人国安公司辩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事实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与答辩人之间签订了书面的《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且答辩人的股东严国华在转款单上已经明确该转款为劳务分包合同履约金,证据已经充分证明了答辩人股东严国华转款行为是为答辩人代为履行合同所涉及的义务。因此,答辩人股东严国华的转款行为并不影响上诉人与答辩人之间的劳务分包合同成立,故上诉人的上诉事实和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人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国安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国安公司、盛禄公司之间签订的《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2.盛禄公司立即返还国安公司的合同履约金合计人民币150000元;3.盛禄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查明,国安公司(乙方)、盛禄公司(甲方)于2016年1月27日签订《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以下简称《合同》),《合同》约定“甲方将华科大康园小区A区二期项目中的泥、木、钢、脚手架、塔吊、施工电梯,其中木材和脚手架包工包料,大清包承包给乙方施工,……开工时间为2016年3月20日(具体以甲方进场通知书为准),……合同工期730天,合同价款建筑面积每平方米暂定价440元,……项目履约金壹拾伍万元整,合同签订3日内支付,此合作履约金在工程施工至五楼时全额返还,甲方不承担利息。……履约金全款到账,本合同生效,否则视同作废。……本合同未尽事宜,双方友好协商解决。协商不成,任何一方均可向合同履行地(即工程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合作金入账:户名:湖北盛禄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账号:32×××91;开户行工行黄鹤楼支行;行号102521000669”。该合同甲方处显示有吕泽雄的签名,并加盖盛禄公司公章;乙方处显示有张瑞阳的签名,并加盖国安公司公章。2016年1月29日,国安公司股东严国华代表国安公司通过《合同》列明账号32×××91向盛禄公司转账15万元,并备注为:华科大康园劳务分包合同履约金。双方确认涉案工程至今尚未开工,严国华转账支付的15万元履约金,盛禄公司至今未予退还。双方因此发生纠纷,国安公司诉至一审法院。一审诉讼中,盛禄公司提出国安公司出具的《合同》上盛禄公司公章系伪造,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并明确表示不针对该公章的真伪性申请鉴定;盛禄公司认可收到严国华的履约金15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劳务分包合同纠纷。盛禄公司虽否认与国安公司签订过《合同》,并质疑《合同》中的盛禄公司印章的真实性,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其抗辩理由一审法院不予采纳。结合国安公司提交的证据,证实国安公司、盛禄公司签订合同后,国安公司的股东代表该公司向《合同》约定的盛禄公司账户履行了支付履约保证金的义务,该《合同》已生效,而盛禄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华科大康园小区A区二期”项目已于2016年3月20日开工建设或通知国安公司进场施工,现合同目的明显不能实现,故国安公司要求解除合同并退还履约金15万元的诉讼请求,理由成立,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解除国安公司与盛禄公司于2016年1月27日签订的《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二、盛禄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国安公司返还合同履约金15万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650元,由盛禄公司负担。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交新证据。

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盛禄公司与国安公司签订的《合同》系有效合同,盛禄公司虽认为《合同》并非该公司工作人员签署,且公章系私刻,但盛禄公司并未就此举证,也未申请司法鉴定或向公安机关报案。《合同》签订后,国安公司依约向盛禄公司账户转账15万元,明确注明该款系合同履约金,盛禄公司关于该款系严国华个人行为,并未收到该款项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盛禄公司收到合同履约金后,至今未通知国安公司进场施工,故国安公司要求解除合同并返还15万元合同履约金于法有据,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综上,盛禄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上诉人湖北盛禄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张鹏
审判员曹芳
审判员陈敏
二〇一八年八月八日
法官助理吴放
书记员王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