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来凤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鄂2827行初16号

原告田永付,男,生于1957年4月26日,土家族,湖北省来凤县人,住来凤县,深圳市鸿创星光电有限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冉孟友,男,生于1961年7月13日,土家族,湖北省来凤县人,住来凤县。

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住所地:来凤县翔凤镇档案馆大楼13楼。

法定代表人张东山,局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向启仲,湖北雄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田永付诉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要求撤销答复意见一案,于2018年7月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同日立案并向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及举证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8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田永付的委托代理人冉孟友,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副局长杨连锋及委托代理人向启仲到庭参加诉讼;原告田永付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于2018年4月25日作出来农经函[2018]14号《关于田永付的答复意见》,对原告申请查处来凤县旧司镇财经所违反农经发[2015]2号文,对村民田永竹与田永付争议之地确认土地位置及面积0.04亩给田永竹上图上墙进行公示,是错误的,应依法撤销的问题,经调查后认为:争议之地系田永竹父亲田恩祥与其叔父田越共同使用腊壁司村5组分配的牛栏地,由两户共同管理、使用,由于历史原因,自1982年分田下户至争议发生时均未登记在双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内。争议的起因源于2016年2月田永付为修建道路需占用该牛栏地,遭到田永竹阻工而引发矛盾。田永付所反映田越于2016年3月8日将牛栏地送给自己修路一事,因田越系旧司镇小学退休教师,其本人不具备土地承包资格,且田越一户未取得该地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之规定,“送地”行为属无效行为。2017年4月田越去世后,其家人主动放弃主张相关权利,已经得到法院认定为符合法律规定。2017年3月27日,旧司镇人民政府旧政函[2017]18号《关于田永竹请求确定牛栏地权属的处理意见书》作出了争议地所有权属××组集体所有,管理使用权由田永竹、田越两户共同所有的处置意见。综上所述,由于田永付不属于所谓“争议之地”的直接当事人,同时,根据鄂办文[2015]21号《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的通知》有关规定,本次确权工作的目的就是查清承包地块面积和空间位置等,妥善解决承包地块面积不准、四至不清、空间位置不明、登记薄不健全等问题,必须进行公示工作流程。旧司镇腊壁司村和旧司镇财经所按规定对确权信息进行公示属按程序履行工作职责。因此,对田永付提出地块存在争议而要求撤销公示的申请诉求不予支持。

原告田永付诉称:原告于2018年1月30日发现来凤县旧司镇财经所于2018年1月对田永竹与田永付争议之地约20平方米进行土地确认,在绘制的土地位置图中标示为田永竹所有,并在腊壁司村委会墙上粘贴公示。根据(2017)鄂2827民初1389号《民事裁定书》,法院准许田永竹撤诉,对双方争议土地放弃权利;农经发[2015]2号文件第三条第一、三项中规定,要以现有承包台账、合同、证书为依据确认承包地归属;权属未解决的,不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颁证。因此,来凤县旧司镇财经所违反(2017)鄂2827民初1389号《民事裁定书》、农经发[2015]2号文件,对争议土地确权上图上墙公示是错误的。原告向业务主管部门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书面申请查处,该局作出的来农经函[2018]14号《关于田永付的答复意见》亦违反了(2017)鄂2827民初1389号《民事裁定书》、农经发[2015]2号文件,故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来农经函[2018]14号《关于田永付的答复意见》,对原告2018年2月6日《申请查处书》依法作出正确行政行为,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原告田永付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证据一:(2017)鄂2827民初1389号《民事裁定书》复印件1份。证明目的:田永竹对争议土地放弃权利,已经撤诉。

证据二:《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国务院法制办、国家档案局关于认真做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的意见》(农经发[2015]2号)复印件1份。证明目的:土地权属争议未解决,不准确权登记。

证据三:田永付、李友云2018年2月6日《申请查处书》复印件1份,来农经函[2018]14号《关于田永付的答复意见》复印件1份,照片复印件1张。证明目的:争议之地在诉讼中任何单位无权给其颁证。

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辩称:一、原告不是本案适合主体,不享有诉权,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起诉。旧司镇人民政府分别于2017年3月27日、5月24日作出的旧政函[2017]18号《关于田永竹请求确定牛栏地权属的处理意见书》、旧政函[2017]34号《关于田永付请求为自己排除修路妨碍的处理意见》,均认定争议之地的所有权归腊壁司村××组集体所有,管理使用权由田永竹、田越两户共同所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原告既不是争议土地的所有者,也不是争议土地的使用者和经营者,与涉案土地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无权就被告作出的答复意见提起行政诉讼。二、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争议之地系田永竹父亲田恩祥与叔父田越共同使用腊壁司村5组分配的牛栏地,由两户共同管理、使用,由于历史原因,自1982年分田下户至争议发生时均未登记在双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内。争议的起因源于2016年2月田永付为修建道路需占用该牛栏地,遭到田永竹阻工而引发矛盾。田永付所反映田越于2016年3月8日将牛栏地送给自己修路一事,因田越系旧司镇小学退休教师,其本人不具备土地承包资格,且田越一户未取得该地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送地”行为属无效行为。2017年4月田越去世后,其家人主动放弃主张相关权利,已经由法院认定为符合法律规定。2017年3月27日,旧司镇人民政府旧政函[2017]18号《关于田永竹请求确定牛栏地权属的处理意见书》作出了争议地所有权属××组集体所有,管理使用权由田永竹、田越两户共同所有的处置意见。这充分证明原告对争议土地不享有任何权利,也证明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有充分的事实依据。三、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程序合法。被告受理原告的申请后,依照法定程序进行了调查取证,并将处理结果以书面形式送达了原告,并告知了法律救济途径,完全符合程序法的规定。四、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适用法律正确。被告在答复意见书中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和农经发[2015]2号的相关规定,与本案的基本事实完全符合。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

证据一: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各1份,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1份。证明目的: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的身份及诉讼主体适格。

证据二:田永付的身份证复印件1份。证明目的:原告的身份。

证据三:杨局成同志群众来信阅处交办单复印件1份,冉孟友、贾红万给杨县长的《关于对田永付、田永竹为23㎡争议土地的处理建议》复印件1份,来凤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2017年12月22日《关于对“田永付、田永竹土地争议的处理建议”的情况汇报》、2018年2月6日《申请查处书》、经管局群众信访邮件登记表、来凤县“领导下访”信访群众登记表复印件各1份。证明目的:原告因土地经营权争议向县人民政府和县经管局提出信访的情况。

证据四:来凤县人民法院(2017)鄂2827民初710号《民事判决书》、(2017)鄂2827民初1389号《民事裁定书》复印件各1份,恩施州中院(2017)鄂28民终113号《民事裁定书》复印件1份。证明目的:原告因土地权属争议被来凤县人民法院和恩施州中院驳回诉讼请求。

证据五:2016年4月16日见证书、2016年5月19日腊壁司村委会关于田永付修路与田永竹发生纠纷一事的意见、2016年5月6日腊壁司村委会对田永付占用牛圈地修路的意见、2016年7月5日田恩龙的证明、向明和的证明、2016年6月30日田永红的证明、田进元的证明、2016年3月8日田越的证明、旧政函[2017]34号《关于田永付请求为自己排除修路妨碍的处理意见书》、旧司镇人民政府2017年6月22日《关于田永竹、田永付土地纠纷权属处理的情况说明》、2017年6月9日来凤县人民法院现场勘验笔录复印件各1份,2017年4月11日张桂云、田桃玉、田碧玉、田杰、田红玉共同出具的证明复印件1份,2017年7月26日来凤县旧司镇民族小学的证明复印件1份,旧政函[2017]18号《关于田永竹请求确定牛栏地权属的处理意见书》复印件1份,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2018年2月28日、3月6日对李友云的调查笔录复印件各1份,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2018年4月9日对田永竹的调查笔录复印件1份。证明目的:原告对争议土地没有所有权,也没有使用权和经营权,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

证据六: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对涉案土地上墙公布的图片及其工作人员在原告家了解情况的照片复印件共2页,来农经函[2018]14号《关于田永付的答复意见》及送达回证复印件1份。证明目的: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法律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农经发[2015]2号《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国务院法制办、国家档案局关于认真做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的意见》。

经庭审质证,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三,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在民事诉讼中当事人向法院申请撤诉与放弃权利不能划等号;旧司镇人民政府已经依照法律授权对争议土地的权属进行了处理,现在土地的权属非常明确,因此,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颁证、确权的有关规定对该争议地的归属上墙公示,完全符合法律和政策的规定。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二,被告认为不是证据,不予质证。对被告提交的证据一至六,原告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提交的证据一、三,被告提交的证据一至六,原、被告双方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采信,对其证明目的将结合本案案情,按照证据规则综合判断。原告提交的证据二,系规范性文件,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系来凤县农业局的二级事业单位,其《事业单位法人证书》上载明“宗旨和业务范围:土地承包,农村集体资产,农业产业化经营,农村合作经济组织,农民负担,农村财务,农村经济统计。”原告田永付因修路需占用来凤县旧司镇腊壁司村5组一块牛栏地而与该村村民田永竹发生纠纷,来凤县旧司镇人民政府于2017年3月27日作出旧政函[2017]18号《关于田永竹请求确定牛栏地权属的处理意见书》,明确该牛栏地所有权属××组集体所有,管理使用权由田永竹、田越两户共同所有。原告田永付及其妻子李友云于2018年2月6日向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提交《申请查处书》,要求查处来凤县旧司镇财经所对田永竹与田永付争议之地确认土地位置、面积0.04亩给田永竹并上图上墙公示,是错误的,应依法撤销。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经调查后于2018年4月25日向原告田永付作出来农经函[2018]14号《关于田永付的答复意见》,认为旧司镇腊壁司村和旧司镇财经所按规定对确权信息进行公示属按程序履行工作职责,对田永付提出地块存在争议而要求撤销公示的申请诉求不予支持。原告田永付对该答复意见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支持其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一条的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农业、林业等行政主管部门分别依照各自职责,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农村土地承包及承包合同管理。乡(镇)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农村土地承包及承包合同管理。结合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上载明的业务范围,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有权负责来凤县内农村土地的承包及承包合同管理工作,但并不具有对涉及土地确权颁证中的错误行为进行查处、撤销的职责。本案中,原告申请被告查处并撤销来凤县旧司镇财经所对田永竹的土地公示,不属于被告的职责范围,而被告作出的来农经函[2018]14号《关于田永付的答复意见》对原告该申请事项从实体上进行了处理,已经超出了其职责范围,故原告要求撤销该答复意见的诉求,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要求被告对其2018年2月6日的《申请查处书》依法作出正确行政行为的诉求,因原告的申请事项不属于被告的职责范围,对该诉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四)项、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于2018年4月25日作出的来农经函[2018]14号《关于田永付的答复意见》;

二、驳回原告田永付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来凤县农村经济管理局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至收款人: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恩施开发区支行,账号:17×××04(特别提示:用途栏务必注明系某某上诉案诉讼费,并将汇款凭证及联系电话提交本院或邮寄至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一庭)。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上诉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梁东华
审判员谭瑛
人民陪审员陈龙福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向卉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