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8)鄂28刑终93号

原公诉机关来凤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和北,男,1967年10月9日出生于湖北省来凤县,苗族,大学本科文化,原中共来凤县委统战部副部长,住来凤县。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5年7月2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0日被逮捕,2016年8月2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何平,男,1968年2月22日出生,汉族,湖北省来凤县人,住来凤县,系来凤县翔凤镇桂花树村村委会推荐。

来凤县人民法院审理来凤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和北犯受贿罪、行贿罪一案,于2017年12月28日作出(2017)鄂2827刑初98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和北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6日作出(2016)鄂28刑终155号刑事裁定,将本案发回来凤县人民法院重新审判。来凤县人民法院立案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并于2017年12月28日作出(2017)鄂2827刑初98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和北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案件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作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被告人和北受贿、行贿的事实如下:

一、受贿。

2002年至2011年,被告人和北在担任原来凤县绿水乡主要负责人、来凤县水利水产局局长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251000元。具体事实如下:

1、原来凤县绿水乡民政办主任张某1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3—2007年每年年底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共计10000元;

2、原来凤县绿水乡财经所所长胡某1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6年腊月、2007年腊月、2008年初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5000元、2000元,共计9000元;

3、原来凤县绿水乡财政所所长周某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2年腊月、2003年腊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共计4000元;

4、原来凤县绿水乡开发办主任张某2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6年腊月、2007年腊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共计4000元;

5、原来凤县绿水中学校长秦某为感谢和北对绿水中学修建宿舍迁坟提供支持,于2006年底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

6、2008年,来凤县恒茂公司老板李某3为感谢和北对绿水焦化厂落户绿水及平时对其企业的支持,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2009年腊月底,来凤县恒茂公司老板罗某1为感谢和北对绿水焦化厂落户绿水及平时对其企业的支持,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5000元;

7、原来凤县翔凤镇水利水产服务中心主任邓某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8年腊月、2009年腊月、2011年正月初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3000元,共计9000元;

8、原来凤县绿水乡水利水产服务中心主任朱某1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8年腊月、2009年腊月、2010年腊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共计6000元;

9、原来凤县漫水乡水利水产服务中心主任向某2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8年腊月、2009年腊月、2010年腊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共计6000元;

10、原来凤县百福司镇水利水产服务中心主任刘某1为尽快解决百福司镇水利工程款,于2010年底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1000元;

11、原来凤县旧司乡水利水产服务中心主任朱某2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8年腊月、2009年腊月、2010年腊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共计6000元;

12、原来凤县大河镇水利水产服务中心主任李某1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9年腊月、2011年正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共计4000元;

13、原来凤县三胡某2水利水产服务中心主任李某2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9年腊月、2010年腊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3000元、5000元,共计8000元;

14、原来凤县革勒车乡水利水产服务中心主任向某3为感谢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08年腊月、2009年腊月、2010年腊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共计6000元;

15、原来凤县革勒车乡党委书记钱某为感谢和北对该乡水利工作的支持,于2010年底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3000元;

16、原来凤县三胡某2党委书记郭某为感谢和北对该乡水利工作的支持,于2010年底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3000元;

17、原来凤县三胡某2常务副乡长杨某1为感谢和北对该乡水利工作的支持,于2008年腊月、2009年腊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4000元,共计8000元;

18、纳吉滩水电开发公司总经理朱某3为感谢和北对纳吉滩电站、金龙滩机电组发电、大坝蓄水工程验收工作的支持,于2008年腊月、2009年腊月、2010年腊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共计6000元;

19、来凤县酉水建筑工程公司经理杨某2为争取和北对其工作支持,于2010年底、2011年底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面值1000元的超市购物卡,共计2000元;

20、来凤县小水利工程承包商向某1为感谢和北的支持与关照,于2008年12月中旬、2009年腊月、2010年腊月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10000元,共计30000元;

21、来凤县小水利工程承包商沈某为感谢和北的支持与关照,于2008年腊月、2009年底、2010年底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10000元、8000元、12000元;2011年4月,请和北帮忙协调工伤保险和其他工程上的事情,到和北办公室给和北送现金10000元;

22、原来凤县实验中学老师刘某2为感谢和北让其承包水利工程,于2010年初、2010年6月分别给和北送现金10000元,共计20000元;

23、来凤县水利工程监理方蒋某为感谢和北对其水利监理工程的支持与关照,于2008年底、2009年底、2010年底分别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5000元、10000元、10000元,共计25000元;2010年下半年,蒋某到和北办公室请和北帮忙协调与龙山县水利局的关系承接监理业务,给和北送现金20000元。

24、来凤县小水利工程承包商覃小兵为感谢和北的支持与关照,于2009年腊月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10000元;

25、来凤县安某公司董事长罗某2为感谢和北对其养猪场修水池一事的支持与关照,于2008年腊月以拜年的名义给和北送现金2000元。

被告人和北收受上述他人财物共计251000元,其上交有关部门145000元(上交来凤县水利水产局50000元、上交来凤县酉水水利水电建筑有限责任公司25000元、上交来凤县纪委廉政账户70000元),公诉机关已认可上述上交资金系和北在被查处前及时退还并在起诉书中扣减受贿数额,重审中查明和北在被查处前通过向某4仕上交纪委4万元,并应在其受贿总数额中予以扣减,故被告人和北受贿数额认定为66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书证

(1)纪委移送函、立案决定书、到案情况说明,证实2015年3月14日,来凤县纪委对和北涉嫌违纪问题立案调查,并于2015年7月将被告人和北涉嫌违法问题移送来凤县人民检察院,来凤县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7月13日对和北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于2015年7月27日将被告人和北从恩施州纪委利川办案点接到来凤县人民检察院调查。

(2)被告人和北的户籍证明、来凤县委任职文件、绿水镇人大证明,证实和北的身份情况及履历情况。

(3)来凤县纪委银行账户资金明细表、来凤县纪委关于和北上交7万元的情况说明,证实和北于2011年5月10日至5月12日向来凤县纪委上交礼金7万元。

(4)来凤县水利水产局资金往来收据、来凤县收费缴款通知书、湖北省非税收入票据3张,证实和北于2008年12月25日向来凤县水利水产局缴款1万元、于2010年10月25日向来凤县水利水产局缴款2万元、于2011年4月22日向来凤县水利水产局缴款1万元、于2011年7月14日向来凤县水利水产局缴款1万元,以上共计5万元。

(5)来凤县酉水水利水电建筑有限责任公司记账凭证、收据存根,证实包某于2010年1月28日向来凤县酉水水利水电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上交2万元、向天贵于2009年6月5日向来凤县酉水水利水电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上交5000元。

(6)来凤县水利水产局证明,证实该局通过查询财务账目,没有收到编号为2431200收据的现金收入或转账收入。

(7)来凤县水利水产局2017年6月22日证明,证实2009年-2010年无陈某、向某4仕、县纪委在来凤县水利水产局及所属部门酉水水利水电建筑工程公司报账资料。

2、证人张某1、胡某1、周某、张某2、秦某、罗某1、

李某3、邓某、朱某1、向某2、刘某1、朱某2、李某1、李某2、向某3、钱某、郭某、杨某1、朱某3、杨某2、向某1、沈某、刘某2、蒋某、覃小兵、罗某2、陈某、覃佳慧、夏某的证言。

3、被告人和北的供述与辩解。

二、行贿。2007年至2010年期间,被告人和北为感谢时任来凤县委书记肖某(另案处理)对其个人职务的调整、对其违纪问题的从轻处理以及对其工作的支持,分3次共计给肖某送现金4万元。具体事实如下:

1、2006年来凤县计划生育工作年度检查中,和北任职的来凤县绿水乡发生瞒报计划生育事件,之后来凤县计生部门及纪委监察机关要追究和北的领导责任。和北为了组织上对其违纪问题从轻处理,于2007年春节期间,在肖某位于恩施市的家中给肖某送现金1万元。后来凤县纪委对和北给予了党内警告处分。

2、2008年春节期间,和北在肖某位于恩施市的家中给肖某送现金2万元,并向肖某提出其想调回来凤县城工作,请求给予关照。后组织部门在征求意见时,肖某提出让和北任来凤县水利水产局局长的提议,和北于2008年初便顺利通过提名并任命。

3、2008年上半年,肖某在浙江省三门县挂职期间,和北为了感谢肖某对其职务调整上的关照,赴三门县看望肖某并给肖某送现金1万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书证

(1)来凤县纪委关于给予和北党内警告处分的决定,证实和北在绿水乡任党委书记、乡长时,因计划生育工作落实不力,给予和北党内警告处分。

(2)肖某立案决定书,证实肖某因涉嫌受贿罪于2015年2月2日被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3)肖某公务员登记表,证实肖某的履历情况。

2、证人肖某、林某、杨某1、张某3、魏某、谭某的证言。

3、被告人和北的供述与辩解。

原判认为,被告人和北在担任来凤县绿水乡主要负责人、来凤县水利水产局局长职务期间,利用其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66000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被告人和北为谋取对其违纪问题从轻处理、个人职务调整等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40000元,其行为已构成行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

对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原判评述如下:1、关于和北及其辩护人提出“李某3、杨某2未给和北拜年送钱;朱某1仅给和北拜年送钱2次,每次是2000元;向某1仅给和北拜年送钱2次,每次10000元;蒋某第三次给和北送的10000元已当场拒收;和北委托其司机包某上交礼金8万元”等辩解,因无证据证实,与本案查明的事实不符,故不予采纳。

2、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和北家属提供的一张编号2431200盖有来凤县水利水产局财物专用章的收据,虽然看不清金额,但表明和北还存在上交礼金的事实”的辩护意见,因该收据在入账日期、缴款单位、收款方式、人民币(大写)、收款事由、出纳、经办等需填写部分均为空白,仅手写“宋某”、“2011年7月15日”字样及盖有来凤县水利水产局财务专用章,不能证实缴款的具体情况,同时来凤县水利水产局财务人员均证实该收据是临时收据,没有收到编号2431200的现金收入或者转账收入,故该收据不能证实和北向来凤县水利水产局上交受贿现金的事实。

3、关于辩护人提出“起诉书中指控和北25笔受贿的事实,均没有具体请托事项,没有为他人谋取利益,按照最新贪污贿赂司法解释第十五条的规定,在受请托前收受财物1万元以上的才一并计入受贿数额”的辩解,因《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是针对谋取利益前无请托事项单纯送礼的情形,而和北收受他人财物时,请托人均提出“争取工作支持”、“感谢工作关照”等请托事项,同时大部分请托人与被告人和北是上下级或者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被告人和北收受财物与其职务有直接关系,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4、关于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和北曾经给罗某1送了1000元人情,故被告人和北收受罗某1礼金是人情往来”的辩护意见,因罗某1、李某3给被告人和北送钱是为了感谢和北将恒佳工贸有限责任(绿水焦化厂)落户绿水乡,且罗某1否认与和北有人情往来,李某3证词中也讲仅与和北有100—200元的人情往来,故被告人和北收受罗某1、李某37000元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受贿。

5、关于被告人和北及其辩护人提出和北给肖某送礼金是单位行为的辩护意见,虽然被告人和北行贿资金来源于单位,但被告人和北于2007年至2008年给肖某送礼金共计4万元是为了谋取其个人违纪问题从轻处理及职务调整的不正当利益而非单位利益,故对该意见不予采纳。关于和北及其辩护人提出和北给肖某送的礼金8万元均已退给和北并上交有关部门的辩解,因无证据证实,故亦不予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百九十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二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和北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犯行贿罪,判处拘役四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二、对被告人和北违法所得人民币66000元予以追缴,追缴后上缴国库。

和北上诉提出:1、杨某1所送金额为4千元。朱某1所送金额为4千元。胡某1所送金额为6千元。向某1所送金额为2万元。蒋某所送金额为1.5万元。沈某所送金额为3万元。杨某2未送钱物。2、原判认定其收受李某2、郭某、钱某等人拜年所送礼金是受贿,属认定错误。3、其给肖某拜年所送礼金的行为是单位行为,不构成受贿罪。4、其提供的编号为2431200,看不清的收款收据,原判认定为空白收据,属证据采信不当。5、侦查机关有诱供行为。和北的辩护人未提出新的辩护意见。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相一致,且定案证据均经一审庭审质证,二审审查核实,来源合法有效,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和北所提上诉理由,本院分析评判如下:

和北上诉提出杨某1所送金额为4千元。朱某1所送金额为4千元。胡某1所送金额为6千元。向某1所送金额为2万元。蒋某所送金额为1.5万元。沈某所送金额为3万元。杨某2未送钱物。经审查,原判认定杨某1所送金额为8千元,朱某1所送金额为6千元,胡某1所送金额为9千元,向某1所送金额为3万元,蒋某所送金额为4.5万元,沈某所送金额为4万元,杨某2送购物卡2千元的事实有证人杨某1、朱某1、胡某1、向某1、蒋某、沈某、杨某2的陈述及和北的多次供述予以证实。综合全案证据,原判认定和北收受杨某18千元,朱某16千元,胡某19千元,向某13万元,蒋某4.5万元,沈某4万元,杨某2购物卡2千元,并无不当。该上诉理由没有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

和北提出侦查机关有诱供行为。经审查,和北此上诉理由无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和北提出的其他上诉理由,原判均已作详细论述和评判,是正确的,本院不再赘述,该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和北在担任来凤县绿水乡主要负责人、来凤县水利水产局局长职务期间,利用其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6.6万元,其行为构成受贿罪;被告人和北为谋取对其违纪问题从轻处理、个人职务调整等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4万元,其行为构成行贿罪。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吴任荣
审判员张凯
审判员陈敏
二〇一八年五月四日
书记员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