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28民终123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利川市忠路镇兴隆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高太清,该村民委员会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琴,湖北雄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敖永书,男,1957年6月1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湖北省利川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秦义荣,恩施州广源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何菊梅,女,1948年9月12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湖北省利川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殷宇,男,1985年6月13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湖北省利川市。

二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牟方任,利川市忠路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利川市忠路镇兴隆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兴隆村委会)、敖永书因与被上诉人何菊梅、殷宇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法院(2018)鄂2802民初12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5月2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兴隆村委会上诉请求:1.撤销(2018)鄂2802民初1288号民事判决,改判兴隆村委会与敖永书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有效。事实及理由:本案原经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作出恩州政复决字(2017)6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利川市人民政府给敖永书颁发的利川市林证字(2009)第159799号林权证,何菊梅、殷宇不服向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又撤回起诉,再在利川市人民法院起诉确认此合同无效。何菊梅、殷宇向一审法院陈述在外务工,不是迁居到荆州市××区八岭山镇安碑村居住(1998年至今20年)。兴隆村在2009年林改时村里共计1300多人,当时迁居外地的就有400多人,仅5组就有八户人家,何菊梅、殷宇就是其中之一。当时的土地、山林面临荒芜,何菊梅的哥哥何显金(时任组长在场),村书记蒋旺、主任陈耀文在场,蒋旺亲自给何菊梅打电话通知其回来参加林改,何菊梅明确表态不回来参加林改,只要求给其女殷永珍上户。村里当时回答其女已出嫁到荆州(落户)没必要,所以后来村里就没给其女上户口。村里发包给敖永书的几块山林是合法发包,依照土地管理法第二十九条以及《湖北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管理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五项的相关规定,何菊梅当初明确不要林地,现在无权要求村里再对其发包林地。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认定兴隆村委会与敖永书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有效。

针对兴隆村委会的上诉,敖永书同意兴隆村委会上诉的事实与理由。

针对兴隆村委会的上诉,何菊梅、殷宇辩称,1.涉案山林在1983年已由兴隆村委会和兴隆村集体发包给何菊梅、殷宇,何菊梅、殷宇对涉案山林享有合法的经营权,对林木享有合法的所有权。2009年林改时,敖永书利用其担任兴隆村组长之便将何菊梅、殷宇的山林填在其名下,侵犯了何菊梅、殷宇的合法权益;2.何菊梅、殷宇的户籍一直在兴隆村××组,兴隆村委会上诉称何菊梅于1998年将户口迁至荆州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3.兴隆村委会上诉称何菊梅、殷宇将林地承包经营权交回村委会不属实;4.兴隆村委会上诉称本案经过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与本案确认合同效力无关。行政诉讼只是林地的登记行为,登记行为的来源是本案的林地承包合同。承包合同如果认定无效,其登记行为将会依法被撤销。

敖永书上诉请求:1.确认敖永书与兴隆村委会签订的林权合同有效;2.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何菊梅、殷宇承担。事实及理由: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以及《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四条之规定,敖永书与何菊梅、殷宇的林权纠纷应当先由政府作出处理决定,是何菊梅、殷宇向法院起诉的前置程序。二、敖永书一家在1983年开始林改时参加林改,当时的法律法规没有对土地、山林规定使用年限,而是在2009年林改时才对争议林地取得70年的使用权。何菊梅的户口从1998年搬迁到荆州后,2010年9月30日又到忠路派出所进行上户登记,其子殷宇于2010年3月26日重新在忠路派出所进行上户登记,并非何菊梅、殷宇谎称的外出务工。2009年林改时,时任兴隆村××组组长的何显金即何菊梅的亲兄弟和兴隆村书记蒋旺、村长陈耀文等在开小组会时电话征求何菊梅的意见,何菊梅明确表示不要山林、土地,所以村组就将土地山林收回重新进行发包。不存在何显金将“吝家片”、“赵家包儿”转委敖永书看管的说法。敖永书与兴隆村委会于2009年5月10日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湖北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管理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五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之规定。三、何菊梅、殷宇现持有的1983年林权证在以后的几次林改时未参加调整,实际就是放弃权利。四、公民提起行政诉讼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6个月内提出,何菊梅、殷宇应当从2009年兴隆村及五组电话征求其是否继续承包林改时开始,往后顺延至政府发证后六个月内,如果不同意就应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而不是二十年后再来主张权利。五、何菊梅、殷宇一审中称兴隆村委会将争议林地“吝家片”、“赵家包儿”、“各麻弯家竹林”分别更名为“牛家岩科”、“赵家堡儿”、“家竹林”,不是村里有意更改,而是谐音和别称。六、“各麻弯家竹林”是一大片山林,第一次林改就由李利权、胡高清、敖永书、殷喜克四家分得,若按照一审判决判给何菊梅、殷宇家,那么就剥夺了其他三个家庭的权利。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予以改判,维护敖永书的合法权益。

针对敖永书的上诉,何菊梅,殷宇的答辩意见与针对兴隆村委会的上诉提出的答辩意见相同,另补充如下答辩意见:1.1982年《农村工作修正草案》中规定林地承包期限一旦确定,长期不变。现行的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林地承包期限是30年至70年。涉案林地从1983年就承包给何菊梅、殷宇,有效期限应当是2013年至2053年,所以该林地在2009年林改时何菊梅、殷宇仍享有经营所有权。同时,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林地可以继承承包经营,林木可以由继承人继承,故兴隆村委会不能将案涉林地发包给敖永书。敖永书上诉称何菊梅、殷宇明确表示不要涉案山林,无证据证实。2.2009年的林改政策是将旧证换新证,而非是将他人的林地收回重新发包。何菊梅、殷宇于2015年知道其山林填在敖永书的林权证上就找兴隆村委会调解,调解书明确记载将涉案林地发包给敖永书错误,要求敖永书返还,但敖永书拒绝返还。何菊梅、殷宇又找忠路镇政府综治办调解无果,上述事实说明何菊梅、殷宇并未放弃自己的山林所有权。3.敖永书认为本案是山林权属争议错误。已经确权的事实客观存在,只是因为敖永书与兴隆村委会签订的承包合同侵犯了何菊梅、殷宇依法享有的林木所有权、林地经营权。

针对敖永书的上诉,兴隆村委会同意敖永书上诉的事实与理由。

何菊梅、殷宇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敖永书与兴隆村委会于2009年5月10日签订的“牛家岩科”、“家竹林”、“赵家堡儿”等三幅林地的承包合同无效,并由敖永书与兴隆村委会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1983年时何菊梅共有家庭成员7人,户主为殷喜克。1983年9月12日利川县革命委员会向何菊梅方颁发了NO102969《山林所有证》,小地名为“吝家片”、“赵家包儿”、“方家湾棚边”、“各麻湾家竹林”的四块林地登记在该证中。1998年农历10月上旬,何菊梅一家外出后将其山林交由时任小组长的何显金看管,不久后何显金将涉案山林“吝家片”、“赵家堡儿”交给敖永书看管一直到林改前,“各麻湾家竹林”山林交由他人看管。2009年5月10日兴隆村委会将争议林地“吝家片”、“赵家包儿”、“各麻湾家竹林”分别更名为“牛家岩科”、“赵家堡儿”、“家竹林”发包给敖永书,并签订了《林地承包合同书》,利川市人民政府向敖永书颁发了利川市林证字(2009)第159799号、159800号《林权证》。2010年殷喜克去世。

另查明,何菊梅、殷宇户口仍在利川市××××组,户口类型为农业家庭户口。兴隆村委会与敖永书于2009年5月10日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书》约定,兴隆村委会将兴隆村5组红庙子丫口40亩、朱家山林14.5亩、方家湾12.5亩、何家屋后头34亩、牛家岩科35亩、家竹林8亩、赵家堡儿14亩等7宗林地、面积共158亩承包给敖永书使用经营管理,承包期限为柒拾年,自二〇〇九年五月十日至二〇七九年五月十日止。

上述事实,有何菊梅、殷宇提交的《山林所有证》、《矛盾纠纷化解笔录》、《关于兴隆村××组敖永书与殷宇山林纠纷的调解意见》、《林地承包合同书》、《林权证》、《证明》及何菊梅、殷宇、敖永书以及兴隆村委会的当庭陈述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承包方可以自愿将承包地交回发包方。1983年9月12日利川县革命委员会向何菊梅方颁发了NO102969《山林所有证》,何菊梅方即依法取得“吝家片”、“赵家包儿”、“方家湾棚边”、“各麻湾家竹林”四宗林地的承包经营权,在承包期限内,其林地承包经营权依法应当受到保护。何菊梅方于1998年农历10月开始长期外出,但其户口一直在利川市××××组,户口类型为农业家庭户口。虽2010年殷喜克去世,但其继承人可以在承包期内继续承包。2009年,在何菊梅未自愿交回承包地的情况下,兴隆村委会无法定事由收回何菊梅方承包经营的“吝家片”、“赵家包儿”、“各麻湾家竹林”三宗林地,并擅自将该三宗林地更名为“牛家岩科”、“赵家堡儿”、“家竹林”发包给敖永书,双方于2009年5月10日签订了《林地承包合同书》,该行为损害了何菊梅、殷宇的合法权益,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故兴隆村委会与敖永书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书》中兴隆村民委员会将“牛家岩科”、“赵家堡儿”、“家竹林”三宗林地承包给敖永书的相关内容无效。但何菊梅未提交证据证明敖永书与兴隆村委会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书》其他内容存在无效情形,对何菊梅、殷宇要求确认《林地承包合同书》全部无效的诉求,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利川市忠路镇兴隆村民委员会与敖永书于2009年5月10日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书》中“甲方(兴隆村委会)将利川市××××组牛家岩科35亩、家竹林8亩、赵家堡儿14亩等共3宗林地,面积共57亩承包给乙方(敖永书)使用经营管理”的内容无效。二、驳回何菊梅、殷宇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40元,由利川市忠路镇兴隆村民委员会承担20元,敖永书承担20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上诉人敖永书提交的蒋旺证明系书面证言,证人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接受法庭质询,且无其他证据佐证,故对该证据不予采信。上诉人敖永书提交的胡高清、李文富共同出具的证明以及《关于敖永书与殷宇山林纠纷说明》,双方当事人对何显金与何菊梅系兄妹关系、敖永书对“赵家堡儿”和“方家弯棚边”、原由何菊梅家庭承包经营的三块林地于2009年林改时发包给敖永书以及“吝家片”和“牛家岩科”是同一块山林的内容不持异议,对该内容予以采信;对胡高清、李文富共同出具的证明以及《关于敖永书与殷宇山林纠纷说明》中其他内容无相关证据予以佐证,对其不予采信。上诉人敖永书提交的利川市林证字(2009)第159799号林权证和利川市林证字(2009)第159800号林权证只能证明2009年林改时,兴隆村委会将涉案林地发包给敖永书,不能当然证实该发包关系的合法性。上诉人敖永书提交的殷永发、何菊梅、殷宇的户籍信息以及《利川市农地承包合同补充协议》与本案待证事实缺乏关联性,本院对其不予采信。上诉人敖永书提交的恩州政复决字〔2017〕6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恩州政复决字〔2017〕7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是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对利川市人民政府向敖永书颁发林权证这一行为合法与否进行的审查,而未对涉案林地权属演变合法与否进行审查。(2017)鄂28行初99号行政裁定书表明何菊梅、殷宇放弃通过行政诉讼的方式解决行政机关向敖永书的颁证行为,与本案待证事实缺乏关联性,本院对其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1.上诉人敖永书与上诉人兴隆村委会于2009年5月10日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书》是否为无效合同;2.政府确权是否是处理本案的前置程序。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1983年9月12日,经利川县革命委员会批准,何菊梅家庭取得“吝家片”、“赵家包儿”、“各麻弯家竹林”等林地的承包经营权。1998年农历10月何菊梅家庭外出,何菊梅兄弟何显金将“各麻弯家竹林”交由其他人看管,将“吝家片”、“赵家包儿”交由敖永书看管直至2009年林权改革前。2009年林权改革时,兴隆村委会将包括“各麻弯家竹林”在内的上述林地发包给敖永书承包经营。敖永书、兴隆村委会上诉称何菊梅家庭于1998年举家迁荆州市××区八岭山镇安碑村村居住,其又在林权改革时明确放弃林地承包经营权,故其丧失对涉案林地的承包经营权,经审查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可知,在承包期内,承包方自愿交回承包地的,应当提前半年以书面形式通知发包方。而本案,兴隆村委会未提交证据证明何菊梅、殷宇按照前述规定交回承包地且其按法定程序接收并依法重新发包。另外,敖永书未提交证据证明何菊梅家庭户籍迁移情况,而且即或户籍迁移情况属实,亦不是发包方收回涉案林地的法定理由。那么,在何菊梅家庭与兴隆村委会建立的林地承包关系尚未解除的前提下,兴隆村委会将案涉林地重新发包给敖永书,损害了何菊梅、殷宇的合法权益,应属无效。

2.权属争议,是指双方当事人对土地使用权的归属发生的争议。而本案,双方当事人对涉案山林在2009年林改前由何菊梅家庭承包经营不持异议,只是对兴隆村委会在2009年林改时将案涉山林重新发包给敖永书提出异议,则本案的争议焦点应是敖永书是否有权享有涉案林地使用权即涉案林地使用权是否发生变动,而不是土地使用权权属争议。因此,敖永书以双方存在土地使用权争议、应由政府先行确权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原国家林业部发布的《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六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或者国务院授权林业部依法颁发的森林、林木、林地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证书,是处理林权争议的依据。”该办法现行有效。本案何菊梅、殷宇提供了1983年9月12日利川县革命委员会颁发的山林所有证,按照前述规定,该山林所有证依然是政府确权的有效凭证,敖永书上诉认为该山林所有证自然失效,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敖永书上诉称2009年登记到其名下的“家竹林”的四至界限要远远大于殷喜克1983年山林所有证上“各麻弯家竹林”的四至界限,经审查认为,敖永书在《矛盾纠纷化解调解笔录》中陈述“分别填入我林权证中的‘牛家岩科(原称吝家片)’、‘家竹林(原称各麻湾家竹林)’、‘赵家堡儿(又称赵家包儿)’,分给我的这些山林四至范围原都是殷喜克的”,由此可见,敖永书陈述登记到其名下的涉案地块与殷喜克的相应地块的四至界限都是一一对应的。上诉人敖永书现否认以上陈述,但没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故本院对敖永书以上陈述予以确认。再者,若实际存在敖永书所承包的“家竹林”的四至界限远远大于何菊梅、殷宇承包的“各麻弯家竹林”的情形,在行政机关重新颁证过程中可以得到明确,不会因为本院确认合同无效导致敖永书的实体权益受损。

上诉人敖永书上诉称地块名称不是兴隆村委会有意更改,经审查认为,双方当事人对兴隆村委会将“吝家片”、“赵家包儿”、“各麻弯家竹林”分别更名为“牛家岩科”、“赵家堡儿”、“家竹林”不持异议,地块名称更改原因与本案关联性不大,对此本院不作评判。上诉人敖永书上诉称何菊梅、殷宇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的时限问题,因本案是确认合同无效之诉,而非行政诉讼,故本院对行政诉讼的时效期间不予审查。

综上所述,上诉人兴隆村委会、敖永书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利川市忠路镇兴隆村民委员会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利川市忠路镇兴隆村民委员会负担;上诉人敖永书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敖永书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朝友
审判员曾俊铭
审判员韩艳芳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邓梦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