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鄂28行终15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汉卓成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东湖开发区关山二路特1号国际企业中心二期2-401号。

法定代表人郑永清,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欧兴红,湖北欧兴红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熊海炜,湖北欧兴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住所地:湖北省来凤县翔凤镇接龙桥路6号。

法定代表人李兴国,该局局长。

行政机关出庭负责人张昕,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向启仲,湖北雄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武汉卓成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卓成公司)因工伤保险待遇行政给付一案,不服湖北省来凤县人民法院(2018)鄂2827行初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8月3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武汉卓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熊海炜,被上诉人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的行政机关出庭负责人张昕及其委托代理人向启仲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12月3日,武汉卓成公司(乙方)与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甲方)签订《武汉卓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协议书》。协议主要内容:协议有效期自2015年12月3日起至2016年5月26日止。第2条2.1.2c项约定:在乙方参保人员发生增减变化时,向甲方提交记载参保人员增减变化名单的《来凤县工伤保险异动表》,以确定乙方参保人员的增减变化。2.2.2项约定:乙方按照来凤县人民医院(中心医院)住院医技综合大楼中央空调及地源采购安装工程的工程造价7‰,以实名制的方式向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缴纳工伤保险费,并填写好《来凤县工伤保险参保申报表》和《来凤县工伤保险异动表》,必须加盖乙方合法有效的行政印章。2.2.3项约定:乙方人员发生增减变化时,乙方必须向甲方提交《来凤县工伤保险异动表》将增减变化的人员登记造册,报告给甲方。上述乙方人员增减变化时,向甲方提供的《来凤县工伤保险异动表》中没有登记在册的人员,视为没有参加工伤保险,如发生工伤事故,甲方不予赔偿。3.4项约定:本协议一式两份,由甲乙双方各持一份,具有同等约束力。该协议签订后,武汉卓成公司依约定缴纳了工伤保险费。2016年3月22日上午8点15分许,戴峰在武汉卓成公司承建的来凤县人民医院(中心医院)工地安装空调现场工作中突然倒地昏迷,呼吸心跳骤停死亡。同日,武汉卓成公司向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提交《来凤县工伤保险异动表》,该表中有戴峰的名字。2016年3月29日,武汉卓成公司与戴峰家属经来凤县联合专业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调解协议,约定武汉卓成公司一次性赔偿戴峰直系亲属各项费用680000元,戴峰家属将相关工伤保险待遇权益由武汉卓成公司行使和享有。武汉卓成公司已向戴峰家属赔偿完毕,并于2016年6月13日向来凤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对戴峰的死亡进行工伤认定。来凤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6年8月25日作出来人社工认字〔2016〕04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戴峰死亡视同工伤。2017年9月27日,武汉卓成公司通过邮寄向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提出《戴峰工亡工伤保险待遇申请书》,要求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向武汉卓成公司支付戴峰工亡工伤保险待遇款680000元,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收到后于2018年1月17日作出《关于戴峰工亡工伤保险待遇申请的答复意见》,认为戴峰工亡时没有参加工伤保险,不予支付戴峰工亡工伤保险待遇。武汉卓成公司对该答复意见不服,于2018年3月14日向来凤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2017年5月18日,武汉卓成公司向来凤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履行支付戴峰工伤保险待遇法定职责,因武汉卓成公司未向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提出相应申请,来凤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27日作出(2017)鄂2827行初18号《行政裁定书》,驳回了武汉卓成公司的起诉。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条的规定,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提供社会保险服务,负责社会保险登记、个人权益记录、社会保险待遇支付等工作。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作为来凤县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具有依法支付社会保险待遇的职责。武汉卓成公司、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双方签订的《武汉卓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协议书》中约定武汉卓成公司的人员发生增减变化时,必须向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提交《来凤县工伤保险人员异动表》,该表中没有登记在册的人员,视为没有参加工伤保险,如发生工伤事故,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不予赔偿。该约定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应为合法有效。本案中,武汉卓成公司职工戴峰发生工伤事故死亡时间在2016年3月22日上午8点15分许,而来凤县行政机关上午开始上班时间为8点30分,因此,武汉卓成公司于2016年3月22日向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提交载有“戴峰”名字的《来凤县工伤保险异动表》的时间是在戴峰发生工伤事故死亡后。根据上述协议中的约定,因戴峰发生工伤事故时,其不属于武汉卓成公司已在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处参加工伤保险登记在册的人员,所以对戴峰发生的工伤事故,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有理由不予赔偿。故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于2018年1月17日作出的《关于戴峰工亡工伤保险待遇申请的答复意见》,认为戴峰工亡时没有参加工伤保险,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不予支付戴峰工亡工伤保险待遇,该答复符合法律规定及双方的约定。武汉卓成公司认为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理应按照协议约定向其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理由不成立,对武汉卓成公司要求撤销该答复意见的诉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武汉卓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武汉卓成公司承担。

武汉卓成公司上诉称: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戴峰于2016年3月22日8点15分左右在来凤县中心医院工地突然倒地,经抢救无效后死亡,戴峰死亡是在经过抢救无效后,死亡的具体时间没有进行确定,一审法院根据《来凤县联合专业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协议书》中确定戴峰死亡的时间是2016年3月22日上午8点15分错误。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在《来凤县工伤保险异动表》中明确了戴峰的参保时间为2017年3月22日,一审判决认定戴峰不属于参加工伤保险登记在册的人员错误;2.武汉卓成公司对工程投保的目的是保障和预防施工人员发生意外,缴纳保险费用按照工程总价计算,不以人数计算,而投保人数是预计估算的,并未确定具体人数,与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的合同是随后签订的,双方签订的《武汉卓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协议书》是由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提供的格式合同,在该格式条款中约定“在乙方参保人员发生增减变化时,向甲方提交记载参保人员增减变化名单的《来凤县工伤保险异动表》”该条款增加了武汉卓成公司的义务,而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并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武汉卓成公司注意,根据合同法规定,该条款无效。故请求:撤销来凤县人民法院(2018)2827行初5号行政判决;撤销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于2018年1月17日作出的《戴峰工亡工伤保险待遇申请的答复意见》;一、二审诉讼费由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承担。

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二审答辩称,武汉卓成公司与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签订的《武汉卓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协议书》中约定武汉卓成公司的人员发生增减变化时,必须向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提交《来凤县工伤保险人员异动表》,该表中没有登记在册的人员,视为没有参加工伤保险,如发生工伤事故,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不予赔偿。该约定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当合法有效,本案武汉卓成公司在戴峰死亡后才向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提交《来凤县工伤保险异动表》,根据协议书的约定,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没有赔偿的义务。综上,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维持一审判决,驳回武汉卓成公司的上诉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职工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由用人单位缴纳工伤保险费。人社部〔2014〕103号《关于进一步做好建筑业工伤保险工作的意见》规定,对不能按用人单位参保、建筑项目使用的建筑业职工特别是农民工,按项目参加工伤保险。建设单位应当在项目开工前由施工总承包单位一次性代缴本项目工伤保险费,覆盖项目使用的所有职工,包括专业承包单位、劳务分包单位使用的农民工。本案中,武汉卓成公司为建筑施工企业,承包来凤县人民医院住院医技综合大楼中央空调及地源采购安装工程,工程中标价为11074540.00元,武汉卓成公司于2015年12月4日按照工程造价的7‰缴纳了工伤保险费77521.78元。武汉卓成公司保险开始时间为2015年12月3日,保险结束时间为2016年5月26日。2016年3月22日,武汉卓成公司职工戴峰在其公司承建的来凤县中心医院工地现场倒地,经抢救无效死亡。其死亡的时间是在武汉卓成公司参保期间内,且其受到事故伤害死亡已经被来凤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视同工伤。对上述事实和法律规定,当事人均无异议。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以武汉卓成公司未按协议约定将戴峰登记在保险人员异动表中视为未参加工伤保险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能否得到法律支持。对此,本院分析评判如下:

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以签订协议书的形式加强对用人单位参加工伤保险情况进行管理,防止工伤保险基金流失的行政管理行为应当予以肯定。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要求用人单位及时将职工人员增减变化情况向其反馈并登记造册,其加强管理的目的正当。但是社会保险法的宗旨是为了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故社会保险行政管理部门在履行管理职责时,应权衡其采取的管理措施是否损害劳动者的利益。人社部〔2014〕103号《关于进一步做好建筑业工伤保险工作的意见》出台的本意之一就是针对建筑行业特点,大力扩展建筑企业工伤保险覆盖面,对不能按用人单位参保、建筑项目使用的建筑业职工特别是农民工,按项目参加工伤保险。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要求建筑单位及时向社会保险行政管理部门提供工伤保险人员异动表只是一种管理手段,而不能成为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正当理由。对于用人单位未按约定及时呈报保险人员异动表的行为,社会保险行政管理部门应针对用人单位不服从管理、不按约定履行义务的行为进行处理,劳动者不应当成为用人单位未履行约定义务而导致的不利后果的承担者。本案中,武汉卓成公司承包来凤县人民医院住院医技综合大楼中央空调及地源采购安装工程,并全额一次性代缴该项目工伤保险费,该项目的工伤保险费应当覆盖其承包项目使用的所有职工。在此情形下,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为戴峰核算并支付工伤保险待遇。

综上,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武汉卓成公司的上诉理由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七十条第(二)、(六)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来凤县人民法院(2018)鄂2827行初5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被上诉人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于2018年1月17日作出的《关于戴峰工亡工伤保险待遇申请的答复意见》;

三、责令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对戴峰工亡工伤保险待遇申请重新作出答复。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0元,共计100元,均由被上诉人来凤县社会保险管理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袁民
审判员李野
审判员李丽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胡丹
书记员屈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