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02民初2900号

原告:李峰,男,1976年6月3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新蔡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毅、饶梦娟(特别授权代理),湖北典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延慧,女,1954年2月11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武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童威(特别授权代理),湖北开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湖北大中义工服务中心(原名湖北夕阳红志愿者服务中心),住所地湖北省武汉江岸绿色新都401-2-2。

负责人:陆俊文。

委托诉讼代理人:华磊,男,湖北大中义工服务中心员工,住湖北省钟祥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童威(特别授权代理),湖北开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李峰诉被告周延慧、湖北大中义工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大中义工中心)与公司有关的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3月2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峰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曾毅、绕梦娟,被告周延慧、大中义工中心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童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峰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判令:1、《协议》有效;2、周延慧、大中义工中心赔偿违约金10,000元、精神损失费1,000元;3、周延慧赔偿律师费30,000元;4、周延慧、大中义工中心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审理中,原告李峰表示要求被告大中义工中心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周延慧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事实与理由:周延慧为湖北夕阳红志愿者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夕阳红中心)的法定代表人。2017年11月16日,我与周延慧签订协议约定,周延慧同意将夕阳红中心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我。协议签订后,我已履行自己的义务,周延慧于2017年10月6日组织召开了增补我为理事、新理事长提前接任工作的会议,并且将夕阳红中心公章交给了我。在2017年11月6日夕阳红中心理事长会议纪要中,周延慧提出变更法定代表人,由我出任法定代表人。但周延慧、夕阳红中心进行了部分准备工作后无故反悔,拒绝履行变更法定代表人为我的协议约定,其行为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周延慧辩称:我与李峰签订的《协议》未经夕阳红中心其他理事同意,应属无效,不应当产生法律效力。即使《协议》有效,导致协议无法履行的过错在李峰。我一直积极履行协议义务,而李峰违反协议中的相关条款,也没有履行理事会决议中关于“全面开展夕阳红养老互助会骨干培训”等几项内容。我曾指派尚洪(案外人)向李峰提出尽快开展工作计划,而李峰多次声明退出夕阳红中心,并拒绝参加夕阳红中心任何工作。2017年11月20日,夕阳红中心召开理事会,会议上我仍提议李峰作为法定代表人代表人选,但鉴于李峰的态度和表现,理事会成员表决否决了提议,大多数理事成员均认为李峰不能胜任法定代表人职责同时免除了其理事长职位,任命了新的理事长,为此法定代表人变更事宜遂搁浅。我不存在违约行为,李峰未按约定将我垫付夕阳红中心的资金打入我个人账户,其违约在先,我依法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我一直按《协议》约定内容积极履行义务,而李峰不仅违约,更由于其非法扣留夕阳红中心财务章和法定代表人章,导致夕阳红中心无法及时履行与他人签订的合约,产生违约法律责任,我保留提起反诉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权利。请求驳回李峰的诉讼请求。

被告大中义工中心辩称:《协议》是李峰与周延慧签订的,与我方无关,我方不应当作为被告。因李峰非法扣留我方财务章、法定代表人章,导致我方无法及时履行与他人签订的合约,产生违约赔偿了150,000元。请求驳回李峰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大中义工中心系民办非企业单位,原名夕阳红中心,原负责人周延慧。

2017年10月6日,周延慧(甲方)与李峰(乙方)签订《协议》,约定:为加强夕阳红中心核心团队力量,甲方将于2017年10月召开有关人员会议,增补乙方为理事,并通过新理事长提前接任工作的提议;为尊重甲方独立工作期间为推动中心发展所付出的成本以及辛勤劳动,乙方同意于上任后15天内将甲方垫资款支付给甲方(具体金额需核查账务);理事长应该根据中心年度活动计划做出预算,要求各位理事成员积极完成各项计划中的活动,不参与活动的理事,应该分摊部分活动费用,连续两年不参与、不支持活动者,应视为自动退出理事会;任何一方违约,应向守约方支付违约金5,000元并赔偿损失,包括守约方因维权而发生的诉讼费、律师费、交通费(根据实际情况确定金额)、精神损失费1,000元。2017年11月6日,夕阳红中心召开理事会,其全体理事会成员及李峰到会,会议纪要记载:第一届理事长周延慧提名李峰为第二届理事长,到会理事一致通过;周延慧提出变更李峰为法定代表人。2017年11月16日,周延慧(甲方)与李峰(乙方)再次签订《协议》,约定:甲方已于2017年10月6日号召开了增补乙方为理事,并通过新理事长提前接任工作的会议,并将夕阳红中心公章交给了乙方,体现了甲方的最大诚意;乙方根据财务报表核准的情况,立刻将甲方垫资款打入甲方个人账户,甲方收到垫资款后开始申办变更法定代表人流程;乙方愿意一次性补偿甲方20,000元,该款待法定代表人变更后立刻兑现。双方还对其他事宜进行了约定。2017年11月24日,夕阳红中心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周延慧任职期间的财务报表及与其经济责任相关的资料进行了审计,审计报告显示周延慧为夕阳红中心垫资8,003.10元。2017年12月6日,周延慧委托尚洪(案外人)通过电话与李峰沟通夕阳红中心的工作事宜,提出了2018年工作计划,李峰表示不参与夕阳红中心工作。2018年1月3日,夕阳红中心负责人经湖北省民政厅决定变更为陆俊文,2018年2月13日,夕阳红中心名称变更为大中义工中心。嗣后,李峰诉至本院。李峰委托湖北典恒律师事务所代理诉讼,支出律师费30,000元。

另查明:2017年11月17日,李峰向夕阳红中心账户转汇7,200元。2018年1月20日,夕阳红中心在扣减了相关款项后将5,000元返还至李峰账户。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的《行政许可决定书》《机构代码证》《登记信息》《协议》、《湖北夕阳红志愿者服务中心理事会议纪要》《湖北增值税普通发票》《委托代理合同》《审计报告》《章程》、录音资料、微信截屏及当事人的陈述在案佐证。上列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大中义工中心提交的《合作协议书》《通知函》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李峰与周延慧签订的两份《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周延慧认为《协议》未经夕阳红中心其他理事同意,应为无效,但夕阳红中心理事在《协议》(2017年10月6日)签订后召开的理事会中一致同意了变更李峰为法定代表人的意向,且理事是否同意并非确定《协议》效力的条件,故夕阳红中心的此节抗辩观点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李峰与周延慧在两份《协议》中明确约定李峰应将周延慧的垫资款支付至周延慧的个人账户,但李峰仅举证证明其向夕阳红中心转汇了7,200元,并认为该款即为向周延慧支付的垫资款。周延慧对李峰向其付款的事实予以否认,且根据审计报告显示,周延慧为夕阳红中心垫资的金额为8,003.10元,并非7,200元,故李峰向夕阳红中心支付的7,200元即为向周延慧支付的垫资款的诉讼观点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李峰未依约向周延慧支付垫资款,且其在随后双方的协商过程中表示不参与夕阳红中心的工作并表示退出夕阳红中心,周延慧有权据此行使合同解除权,夕阳红中心理事会变更他人为负责人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李峰违约在先,其要求夕阳红中心、周延慧承担违约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四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峰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25元由原告李峰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胡迪
人民陪审员葛一红
人民陪审员吴琼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陈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