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穴市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8)鄂1182刑初142号

公诉机关武穴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叶望生,男,1968年7月14日出生于湖北省武穴市,汉族,初中文化,木工,住武穴市城区。因涉嫌犯伪造公司印章罪于2017年9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穴市看守所。

辩护人李树汉,湖北文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4211198610503245。

武穴市人民检察院以武检公诉刑诉[2018]11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叶望生犯合同诈骗罪、伪造公司印章罪,于2018年5月1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武穴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利华、张豪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叶望生及其辩护人李树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武穴市人民检察院指控,一、合同诈骗:2012年10月下旬,被告人叶望生向吴某1借款50万元,月息3分,叶望生以其承建的下关社区临街的社区楼三套商品房作抵押。同年12月初,叶望生继续找吴某1借款,吴某1要叶望生提供抵押。叶望生称其承建的下关社区二楼门面都是其资产,可以提供抵押。经双方协商,吴某1又借给叶望生50万元。双方约定,借款时间一年,金额100万元,以下关社区社区楼二楼共计750平米的门面作抵押,同时第一次借款50万的借条作废。叶望生借款后,用于土地开发投资,并支付了部分借款利息。2014年5月,吴某1要求叶望生还款,叶望生无力偿还。经吴某1查证,叶望生提供的抵押物均为下关社区的产权,便多次找叶望生催要借款100万元。叶望生便将其位于下关社区院内的旧车库作价35万抵扣该借款本金20万元,利息15万元。余下本金80万元,叶望生用科技街一间门面抵借款。但该车库被叶望生抵给陈世云,门面被抵给蒋某志至今未交付给吴某1。公诉机关认为,叶望生使用虚假的产权作抵押,与他人签订抵押借款合同,骗取他人资金,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提供相应证据。

被告人叶望生辩称,我不是诈骗,签订合同时下关社区欠我工程款将二楼抵押给我。另外我支付了利息45万元,用车库抵借款35万,袁某帮我还款20万元。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叶望生借第一笔50万元的抵押物是叶望生的,这笔借款并不是起诉书指控的“虚假的产权”。第二笔借款50万元,改用下关社区综合楼二楼750平米房屋作抵押,当时下关社区欠叶望生的工程款,在下关社区没有付清工程款的情况下,叶望生享有该处的抵押权。同时,叶望生向吴某1借款后,一直向其支付利息、通过车库抵债和转债的方式付给吴某1本息近100万元,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叶望生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经审理查明,2012年10月下旬,被告人叶望生向吴某1借款50万元,吴某1要求叶望生提供抵押。叶望生用其在下关社区门口开发的商住楼作抵押,吴某1便借款50万元给叶望生,一个多月后,叶望生支付了15000元利息,并提出继续借款50万元,借款期限一年。吴某1同意,并要求叶望生提供抵押,同年12月8日,叶望生与吴某1签订了一份抵押借款合同,合同约定,借款时间一年,金额100万元,月息3分,以下关社区社区楼二楼共计750平米的房产作抵押。同时第一次借款50万的借条作废。2013年12月8日借款到期后,叶望生要求延期半年,吴某1同意。期间叶望生支付了15个月利息45万元。借款再次到期后,叶望生没有偿还借款,于2015年2月将下关社区院内一间车库抵给吴某1,作价35万元,其中20万元作为本金,15万元作为利息。叶望生将抵押借款合同收回,向吴某1出具80万元借条,此后叶望生将科技街陈喆大厦一楼一门面给吴某1抵借款,后该门面又被叶望生抵给蒋某志,未交付给吴某1。2016年底至2017年初,因袁某欠叶望生钱,袁某代叶望生还给吴某121万元。2018年7月2日,叶望生家属代叶望生还款3万元。

另查明,2009年11月9日,下关实业总公司与叶望生签订办公楼建筑工程承包合同,合同约定“付款方式:经双方协商,采用带资的方式。如原预制厂面临玉湖路约75米长一栋楼开发改造,二层的商品房抵此项目工程款。”,该办公楼工程款于2013年底付清。2010年3月23日,下关实业总公司与叶望生签订原预制厂路面改造开发协议书,协议约定“一、二层归甲方(下关总公司)所有,三层以上建筑面积所有权归乙方(叶望生)所有。”。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辩护人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吴某1陈述:2012年10月下旬,第一次我借款50万元给叶望生,同时叶望生给三套商住楼作抵押,月息3分。借了一个多月,叶望生到我家中将一个月利息1.5万元送给我,同时叶望生讲他开发商住楼还差点资金,还想从我处借50万元,借款期限一年,我同意了,但要求叶望生拿东西抵押。叶望生便于2012年12月8日同我签订了一份抵押借款合同,合同约定,我借给叶望生100万元,叶望生用下关社区二楼合计750平米的房产作抵押。2013年12月8日,我找叶望生要其还钱,叶望生说没有钱,将借款期限往后延长半年,我同意了,于是我们便于当天重新签订了一份抵押借款合同,借款期限自2012年12月8日至2014年6月8日止,月息3分。期限到后,我找叶望生催要借款,叶望生说没有钱。后我了解到叶望生用于抵押的二楼产权不是叶望生的,而是下关社区的,在此情况下,我又找叶望生,问他二楼产权不是他的,为什么要抵押给我?叶望生称下关社区差他工程款。2015年2月,叶望生将科技街的一间门面给我抵借款80万元。而且将下关社区一间车库作35万元卖给我,但这些东西还是抵押在其他人手中。叶望生共支付了15个月利息。

2、吴某2(吴某1儿子)证言及收条:叶望生借我父亲100万元后,支付了一年利息36万元。下关社区内旧车库作价抵了35万元,现车库在我六爷吴中印手中,另外袁某还代叶望生偿还21万元利息给我父亲。2018年7月2日,叶望生家属代叶望生还款3万元。

3、蒋某志证言:2012年至2013年期间,叶望生向我借款110万元,到了2013年8、9月份,我向叶望生要钱,叶望生没有钱还,经过协商,叶望生将他与张中喜共有同持有的科技街陈喆大厦一楼自北向南一至二间门面,约125平米的门面所有权以70万元价格转让给我。现该门面与叶望生无关。

4、2012年12月8日抵押借款合同复印件。证实叶望生向吴某1借款100万元,期限2012年12月8日至2014年6月8日,叶望生用下关村社区二楼面积750平米房产抵押。

5、2013年12月8日借条复印件。证实叶望生向吴某1借款100万元,(注明延期半年)。

6、2015年2月8日借条复印件。证实2015年2月8日叶望生向吴某1出具80万元借条1张,借条写明用科技街孔子足道门面作抵押。

7、2015年2月12日房屋买卖协议。证实叶望生将下关社区综合楼院内车库(建筑面积69.98平米)卖给吴某1,作价35万元。

8、2016年10月9日协议。证实叶望生将下关社区综合楼后栋的一楼车库面积约40平方米,价值20万元左右,抵押给陈世云。

9、《关于下关实业总公司办公楼建筑工程承包合同》、《关于原预制厂路面改造开发协议书》、下关社区居民委员会、武穴财政所农村服务中心客户明细账、在建工程明细账。证实2009年11月9日,下关实业总公司与叶望生签订办公楼建筑工程承包合同,合同约定“付款方式:经双方协商,采用带资的方式。如原预制厂面临玉湖路约75米长一栋楼开发改造,二层的商品房抵此项目工程款。”,该办公楼工程款于2013年底付清。2010年3月23日,下关实业总公司与叶望生签订原预制厂路面改造开发协议书,协议约定“一、二层归甲方(下关总公司)所有,三层以上建筑面积所有权归乙方(叶望生)所有。”。

10、袁某情况说明、陈某证明。证实袁某代叶望生还款的事实和下关社区内车库已交付给吴某1的事实。

11、被告人叶望生当庭陈述,我支付了利息45万元,用车库抵借款35万,袁某帮我还款20万元。

本院认为,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的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本案中,叶望生向吴某1借款100万元,通过支付利息、以车库抵债、他人代偿债务等方式还给吴某1超过100万元,其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观上,叶望生向吴某1先后两次借款50万元,第一次借款50万元时,叶望生提供的抵押物是真实的。2012年12月再次借款50万元时,叶望生提供的抵押物因为与下关社区工程款纠纷,所属产权存在争议,故不能认定叶望生采取了欺骗的手段。借款到期后,叶望生无力偿还债务,对吴某1采取的欺骗行为,不能认定为刑法上的诈骗行为,吴某1与叶望生之间系民间借贷关系,叶望生的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武穴市人民检察院指控,二、伪造公司印章:被告人叶望生伪造公司印章,与他人签订商住房预购合同,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之规定,应当以伪造公司印章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提供相应证据。

被告人叶望生对起诉书指控其犯伪造公司印章罪的事实和证据均无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叶望生自愿认罪,建议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份,被告人叶望生因承建工程便向冯某借款。至2014年3月,叶望生陆续从冯某处借款75万元,同年4、5月份,冯某得知叶望生的资金出现问题后,便找到叶望生,要求其对上述借款提供抵押,随后叶望生以武穴市开发区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名义与冯某签订了一份商铺、商住房预定合同,合同约定将玉湖路下关社区综合楼后栋商品房一、二层共计340平方预定给冯某,双方在合同上签字,叶望生在合同上加盖了“武穴市开发区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公章。经查实该公章系叶望生找人伪造。2017年9月26日,叶望生被抓获。

上述事实,被告人叶望生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证人冯某、李某、张某1证言;调取证据清单;湖北省蕲春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蕲)公(刑)鉴字[2016]08号印章印文检验鉴定书;商铺、商住房预订合同、借条;武穴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抓获情况说明;叶望生户籍证明;被告人叶望生供述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叶望生伪造公司印章,与他人签订合同,其行为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叶望生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叶望生自愿认罪,予以从轻处罚,辩护人此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叶望生犯伪造公司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罚金已交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26日起至2018年9月25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钟强
人民陪审员周中磊
人民陪审员余凌燕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李少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