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鄂01行终48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汉金广厦经贸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武昌区复兴路77-2号。

法定代表人何立刚,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敏,湖北九通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巍,湖北九通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市江岸区城市管理执法局,住所地武汉市江岸区后湖二路59号。

法定代表人廖云峰,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英涛,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旌,湖北元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武汉金广厦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广厦公司)因诉被上诉人武汉市江岸区城市管理执法局(以下简称区城管执法局)城建行政强制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2018)鄂0102行初3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因被告区城管执法局接举报后发现位于本市江岸区沿江大道152号(顶层)搭建的构筑物没有合法手续,经向原告金广厦公司法定代表人何立刚调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认可沿江××××楼顶平台原有一部分房屋,该公司在原有基础上进行维护翻修,并进行了部分扩建,未办理规划审批手续,该单位于2008年及2014年分两次搭建,搭建面积约800平方米。经现场检查及勘验,被告区城管执法局认定违法建筑坐落于沿江××××楼顶,为砖混结构,共一层,建筑面积为729.4平方米。2017年6月19日,被告区城管执法局向原告金广厦公司送达了《违法通知书》,要求其接受调查。同年7月14日,被告区城管执法局向原告金广厦公司下达了《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岸城管限拆决字[2017]第0026967号),告知发现该公司在沿江××××楼顶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违法建设工程面积792.4平方米(一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武汉市控制和查处违法建设办法》第八条的规定,限该公司于2017年7月20日之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的,将依法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该公司承担。同时,在上述决定书中告知原告金广厦公司可在收到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本级人民政府或上一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3个月内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因对被告区城管执法局作出的上述《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不服,原告金广厦公司诉至原审法院。

原审另查明,武汉港务集团有限公司汉口港埠分公司(以下简称港务集团汉口港埠分公司)与金广厦公司于2009年2月9日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金广厦公司承租港务集团汉口港埠分公司所有的位于武汉市江岸区沿江大道老号104-106号(新号152号)自用的海运仓库前楼部分第三层右半部面积为800㎡的房屋,作酒店、客房经营使用。同时,《房屋租赁合同》中对于租赁期限及解除条件均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同日,港务集团汉口港埠分公司与原告金广厦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约定,根据该出租的房屋已由港务集团汉口港埠分公司上级主管部门作为危房列入改造,拆迁计划报批的事实,金广厦公司同意在未实施拆迁以前承租使用,愿意承担风险……港务集团汉口港埠分公司对此房屋实施拆迁、改造时金广厦公司应积极配合并且依法按港务集团汉口港埠分公司规定的时间内腾退完毕,将承租使用的房屋交还给港务集团汉口港埠分公司。2011年12月1日,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政府向武汉港务集团有限公司下发岸安办(2011)14号文《关于限期关闭海运仓库经营场所的通知》,明确汉口沿江大道151号(海运仓库)已被房屋安全管理部门鉴定为C级危房,责令武汉港务集团有限公司限期在2011年12月30日前关闭沿江大道151号(海运仓库片区)生产加工厂、仓库、餐饮娱乐所,停止对外租赁经营活动,实行整体搬迁,彻底根治和解决这一重大安全隐患问题。后港务集团汉口港埠分公司与金广厦公司就房屋租赁及腾退问题产生纠纷,诉至原审法院。原审法院于2015年7月20日作出(2015)鄂江岸民初字第0073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金广厦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腾退武汉市江岸区沿江大道152号前楼第三层右半部面积为800㎡库房交由港务集团汉口港埠分公司管业;金广厦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港务集团汉口港埠分公司支付2014年11月至2015年7月的房屋占用费40500元,2015年8月起至实际腾退之日止的房屋占用费按照每季度17500元的标准计算。金广厦公司因不服该判决,上诉至本院,本院经过审查,于2015年11月23日作出(2015)鄂武汉中民终字第01402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金广厦公司的上诉,维持了原审法院判决。

原审认为,依据《武汉市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办法》第二十二条及《武汉市控制和查处违法建设办法》第八条之规定,被告区城管执法局对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规定建设的、验收合格后未按照规定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又进行建设或者改造的,未经批准或者未按照批准内容进行临时建设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具有依法查处的职责。《武汉市控制和查处违法建设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城市管理执法部门对发现的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应当责令当事人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同时下达限期拆除决定书,责令当事人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既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城市管理执法部门可以依法强制拆除。本案中,因接受举报并经依法调查,被告区城管执法局认定原告金广厦公司在本市江岸区沿江××××楼顶实施了违法建设行为,因该违法建设行为已完成,故被告区城管执法局无法要求其停止违法建设。经调查及现场勘验查明相关违法事实后,被告区城管执法局向原告金广厦公司下达了《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其实施的上述行政处罚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原告金广厦公司主张被告区城管执法局作出上述行政行为的相对人错误,因原告金广厦公司承租沿江大道152号后将房屋转租给滨江招待所使用,该违法建设系滨江招待所搭建的,故被告区城管执法局作出《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的相对人错误。原审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原告金广厦公司系涉案沿江大道152号的承租人。在被告区城管执法局调查过程中对原告金广厦公司法定代表人何立刚制作的笔录中,何立刚亦认可违法建设系该公司搭建,且原告金广厦公司也未提供该公司与其所称的滨江招待所的租赁合同,故原告金广厦公司的上述主张无事实依据,原审不予支持。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应当载明当事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地址;违反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事实和证据;行政处罚的种类和依据;行政处罚的履行方式和期限;不服行政处罚决定,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途径和期限;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名称和作出决定日期。本案中,被告区城管执法局作出的《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载明了上述内容,但其向行政相对人告知的提起行政诉讼的期限错误。因原告金广厦公司已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故被告区城管执法局告知行政诉讼救济权利期限错误的行为对该公司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被告区城管执法局的上述告知错误的行为属于程序轻微违法,其做出的《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的内容合法,具有法律效力。

综上,被告区城管执法局于2017年7月14日对原告金广厦公司作出的《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正确,但程序轻微违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原审判决:确认被告武汉市江岸区城市管理执法局于2017年7月14日向原告武汉金广厦经贸有限公司作出的《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违法。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被告武汉市江岸区城市管理执法局负担。

上诉人金广厦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被上诉人所作出《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明显违法,且超过了合理限度,应予撤销。1、本案中上诉人所称的沿江大道152号顶楼建筑物是为了防止漏水及加固结构,更好地保障楼下房屋租客的利益而修建的,具有构筑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此外,涉案建筑物早年已经建设完成,是历史上客观形成的,构建了较为稳定的法律关系。一旦拆除,将严重影响下层房屋的使用,并且该建筑物的构建并不存在违法占地的情况,也未对城市规划建设造成严重影响,勒令拆除,明显超过了行政处罚的限度。2、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区城管局在向上诉人送达的《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中告知诉权错误仅仅是一个瑕疵,并不构成严重程序违法的说法错误。上诉人于2017年7月14日收到的《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告知权利救济的时间为3个月,对当事人诉权有重大影响,属于严重程序违法,应当予以撤销。二、一审法院虽然对事实做出了认定,但是未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依法作出判决,且遗漏了本应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属于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应当依法发回重审。1、上诉人一审请求撤销被上诉人所作的《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但一审法院仅仅是对《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作出违法的认定,未依法对上诉人的诉请作出判决,属于严重的漏审漏判,审理程序存在严重错误,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的权益。2、一审中涉案建筑物系武汉市江岸区滨江招待所搭建,上诉人并非处罚行为的相对人,且一旦房屋拆除,也将影响到滨江招待所的利益,故滨江招待所与本案的审理及判决具有重大利害关系,一审法院未依法将滨江招待所追加为诉讼当事人,属于审理程序错误。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存在错误,且存在漏审漏判的情形,故上诉请求:撤销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2018)鄂0102行初36号判决,依法发回重审或改判撤销武汉市江岸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城管限拆字(2017)第0026967号《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

被上诉人区城管执法局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第一,被答辩人在上诉状的陈述依法不能成立。第二,答辩人的行政行为并未违反行政法上的比例原则,并未超过合理限度,不应被撤销。

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规定,在城市、镇规划区内进行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和其他工程建设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同时,根据《武汉市控制和查处违法建设办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城市管理执法部门负责依法查处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建设的、验收合格后未按照规定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又进行建设或者改造的,未经批准或者未按照批准内容进行临时建设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本案中,上诉人金广厦公司在江岸区沿江××××楼顶平台搭建的建筑物未办理相关规划审批手续,被上诉人区城管执法局依法具有对该违法建设进行查处的法定职责。根据《武汉市控制和查处违法建设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城市管理执法部门对发现的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应当责令当事人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同时下达限期拆除决定书,责令当事人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故被上诉人区城管执法局经调查及现场勘验查明上诉人金广厦公司相关违法建设事实后,向上诉人金广厦公司下达的《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虽然其在告知上诉人金广厦公司行政诉讼救济权利期限方面存在错误,但该错误并没有对上诉人金广厦公司行使诉权造成实际影响,故一审认定被上诉人区城管执法局上述告知错误的行为属于程序轻微违法并无不当。至于上诉人金广厦公司认为本案与江岸区滨江招待所具有重大利害关系,因上诉人金广厦公司未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上诉人金广厦公司的上诉请求及理由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武汉金广厦经贸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刘忠
审判员肖丹
审判员陈小萍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火晶
书记员彭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