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8)鄂01行初8号

原告新六建设集团腾成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和平大道937附属8。

法定代表人朱仁喜,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陶顺芳,女,该公司会计。

委托代理人刘忠洲,湖北仕科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文化大道99号。

法定代表人张利,区长。

原告新六建设集团腾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成公司)诉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江夏区政府)确认行政行为违法一案,于2018年1月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腾成公司诉称,原告分别于2008年、2009年以挂牌出让方式取得了江夏区纸坊街车站路G(2008)018号地块和江夏区纸坊街西交路G(2009)038号地块,并签订了两地块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该两地块作为江电大厦项目开发用地。G(2008)018号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第四十条,“本合同项下宗地出让方案业经江夏区人民政府批准,本合同自双方签订之日起生效。”G(2009)038号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第四十一条有同样陈述。2008年9月18日,武汉市江夏区土地整理储备供应中心与江夏电器厂和原告签订了《拆迁还建包干协议书》,约定了武汉市江夏区土地整理储备供应中心委托江夏电器厂负责拆迁,项目地块内的22户房屋,以及红线外老搬运站的2户平房(第三人张飞杰房屋);武汉市江夏区土地整理储备供应中心承担拆迁费用,原告协助还建,以及违约责任等内容。江夏区人民政府于2009年10月15日将G(2008)018号、G(2009)038号地块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并登记发证确权给原告。项目竣工后,原告多次要求武汉市江夏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对项目进行规划验收,但其均以土地上的第三人房屋没有拆除为由,拒绝对项目进行规划验收,致使业主办产权证材料无法备齐。因房屋委托拆迁纠纷,原告于2015年11月4日将武汉市江夏区土地整理储备供应中心诉至江夏区人民法院,该案经一、二审裁定,均确认了“G(2008)018号地块包含了第三人张飞杰房屋(武房权证夏字第××号,41.34平米)所占土地”的事实。至此,原告才知道所摘牌地块土地权属不清,存在争议,而并非所谓的第三人房屋在“红线外”。2016年7月,本项目业主金花等15户向武汉市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原告承担项目不能按期验收交房和办证的违约责任。2016年9月,武汉市仲裁委员会分别作出15份裁决,要求原告向该15户业主承担违约责任(暂计至仲裁裁决日)和仲裁费,合计689659.48元。原告认为,被告在批准出让G(2008)018号地块前未尽到权属审查义务,将权属不清、存在争议的G(2008)018号地块土地使用权批准出让给原告,并登记发证确权给原告均属于行政行为违法。该违法行为导致了第三人房屋拆迂障碍和项目不能及时规划验收。被告应立即依法征收第三人房屋(武房权证夏字第××号,41.34平米),消除对原告土地使用权的违法影响,并赔偿原告对仲裁申请人(业主)的违约赔偿损失。为推进项目竣工验收工作,给业主办理产权证,说服业主息访息诉,维护社会稳定,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现依法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1.判决确认被告将权属不清存在争议的G(2008)018号地块审批出让给原告属于行政行为违法。2.判决被告赔偿因其违法行为而造成原告已经发生的损失689659.48元(对已申请仲裁裁决15户业主之赔偿责任)。3.判决被告承担本案全部的诉讼费用。

被告江夏区政府答辩称,1.根据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鄂江夏民二初字第01044号民事裁定书和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鄂01民终1138号民事裁定书认定的事实证实,本案涉及到诸多的法律问题均与本机关无关,原告腾成公司将本机关列为被告属主体不适格。2.原告腾成公司对本机关提出的第一项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一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以下简称暂行被告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之一,故,包干协议合同一均非土地储备中心、国土规划局为实现条例)第十一条“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应当按照平等、自愿、有偿的原则,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以下简称出让方)与土地使用者签订”的规定,本机关并非出让土地的主体。二是根据G(2008)018号《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出让人为武汉市江夏区国土资源管理局,受让人为武汉新六建设集团腾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3.原告腾成公司对本机关提出第二项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如前所述,涉案的合同及协议均与本机关无关,因而,原告腾成公司对本机关提出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且原告腾成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损失,故其第二项诉讼请求不能支持。4.原告腾成公司公司属于重复起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八)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八)起诉人重复起诉的;”原告腾成公司曾于2017年8月提起同样的诉讼,现再次提起,属于重复起诉。综上,请求裁定驳回起诉。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起诉条件。本案中,原告腾成公司提供的涉案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其出让合同的相对人并非被告江夏区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一条“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应当按照平等、自愿、有偿的原则,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与土地使用者签订”的规定,江夏区政府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经本院释明,原告腾成公司仍坚持以江夏区政府作为本案被告起诉。同时,原告腾成公司就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出让人即土地管理部门及相关部门已另案提起行政诉讼。因此,原告腾成公司的起诉应予驳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规定第一款第(三)项、第三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腾成公司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程敬华
审判员俞震
审判员沈红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杜春艳
书记员朱晟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