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10民终82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夏晓波,男,1965年6月8日出生,汉族,住荆州市沙市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继芳,女,系夏晓波母亲。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荆州分行,住所地荆州市沙市区北京中路352号。

负责人:徐向东,该分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然,女,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易先亮,男,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夏晓波因与被上诉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荆州分行劳动争议一案,不服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2017)鄂1002民初17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夏晓波及其诉讼代理人蒋继芳,被上诉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荆州分行的诉讼代理人周然、易先亮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夏晓波上诉请求:1、判令1988年3月上诉人辞职无效;2、判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损失60万元。事实和理由:上诉人虽然在1988年3月13日写了辞职书,但是被上诉人在没有进行实际调查的情况下就草率的批准了上诉人的辞职,且未进行补偿,也没有出具解除劳动关系证明。上诉人1988年辞职后,被上诉人一直扣押上诉人档案,导致上诉人找不到工作,不能享受下岗职工待遇,无法参保社会保险,应由被上诉人赔偿损失。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荆州分行辩称,上诉人申请辞职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且单位同意其辞职,双方劳动关系已于1988年解除。被上诉人并未故意扣押上诉人档案,上诉人的档案不能由本人自带,只能是新的档案接收单位发送调档函后,由被上诉人将上诉人的人事档案移送档案接收单位。

夏晓波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判令1988年3月被告处理原告的辞职是无效的;2、请求判令被告补缴原告的社会保险(1997年至2017年);3、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因为原告的无效辞职而造成的失业损失60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于1983年12月27日进入原中国工商银行沙市市支行(现被告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荆州分行)工作,工作岗位为储蓄员,工资标准为57.5元/月。1988年3月13日,原告向原中国工商银行沙市市支行提交书面辞职申请,称“由于银行个别领导对本人故意刁难,本人决定辞职,另找工作”,原告遂离开原中国工商银行沙市市支行,但该行未为原告办理解除劳动关系手续和相关离职手续。原中国工商银行沙市市支行于1988年3月31日在该辞职书上加盖公章,并批注“夏晓波同志辞职报告虽然不实,但我行同意该同志辞职”。2008年,原告被告知其档案已转至荆州市人才交流中心,原告自2008年起向荆州市人才交流中心缴纳档案托管费。2015年7月9日起,原告向被告本级信访部门和被告上级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信访部门提出申诉请求,2016年8月26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北省分行作出工银鄂访字[2016]第00031号《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对原告信访的复核意见是:1、原告夏晓波的离职是个人主动要求的,沙市支行为其办理的离职手续合法合规。2、依照原告离职时的档案管理办法,档案转出须有接收单位开出的接收函,但是,自原告辞职之日起至2007年荆州分行将原告档案转移至荆州人才交流中心,荆州分行从未接到其有关转移档案的书面通知或函。3、原告所诉因人刁难被迫辞职,后被人顶替编制一事,经查与事实不符。4、从2015年起,原告夏晓波和其母亲多次到荆州分行上访,从荆州分行行领导到人力资源、办公室、信访维稳组均给出明确答复。根据中国工商银行信访工作有关规定,该意见为所提信访事项的最终处理意见,该信访事项处理程序终结,原告仍以同一事实和同一理由提出投诉请求的,各级行不再受理。2017年6月20日,原告向荆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仲裁委制发荆劳人仲裁字[2017]第70号《仲裁裁决书》,原告对该裁决书不服,遂提起诉讼。一审法院认为,《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的行为人应当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第五十七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1988年3月13日,原告向原中国工商银行沙市市支行提交了书面辞职申请,意思表示真实、明确且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作出的有效民事法律行为,同时,1988年3月31日,原中国工商银行沙市市支行在该辞职书上加盖公章,并批注同意原告辞职,此时辞职即发生法律效力,双方劳动关系届时解除。原告主张其辞职系因个别领导故意刁难,并非自愿辞职,系混淆了辞职理由和辞职意愿两个概念,原告主张其辞职时无党组织做思想工作、无谈话、未告知父母、无辞职费、未填写辞职申请表、未办理档案移交手续、未开具解除劳动合同证明,均不影响双方劳动关系因原告辞职业已解除的法律事实。综上,现原告主张辞职无效并主张60万元失业补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关于被告补缴原告的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受案范围,另行裁决。据此判决:驳回原告夏晓波的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认为,上诉人夏晓波1988年3月13日以辞职书的形式申请辞职,其原工作单位中国工商银行沙市市支行储蓄部于同年3月31日在辞职书上批注同意辞职并加盖公章,双方已就劳动关系解除达成一致,且夏晓波递交辞职书后再未到原工作单位上班,应认定双方劳动关系于1988年3月31日经双方协商一致解除。上诉人提交辞职书后,被上诉人可以通过与其本人谈话、告知其父母相关情况等方式对上诉人予以挽留,但这仅仅只是被上诉人道义上的责任,并非法定义务,因此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在其辞职过程中存在过错,辞职应当无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由于夏晓波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荆州分行的劳动关系系因夏晓波申请辞职而解除,根据1986年颁布实施的《国营企业实行劳动合同制暂行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按照第十二条(三)项规定被解除劳动合同的,或按照第十三条规定自行解除劳动合同的,以及自行离职的,不发给生活补助费”,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荆州分行当时未向夏晓波支付经济补偿亦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夏晓波认为双方劳动关系没有解除,被上诉人应赔偿其各项损失共计60万元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夏晓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夏晓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杜坚松
审判员王同军
审判员范昌文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七日
法官助理黄芳
书记员王昌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