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鄂0102行初16号

原告曾宪涛,男,1961年9月11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硚口区,

委托代理人杨志华(特别授权代理),湖北威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汉市江岸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住所地武汉市江岸区京汉大道950号。

法定代表人杨振华,局长。

委托代理人曹武旺(一般授权代理),系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文毅(一般授权代理),湖北江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汉市江岸区行政审批局,住所地武汉市江岸区后湖五路16号。

法定代表人姚莉,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保权(一般授权代理),系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黄牧川(一般授权代理),湖北赞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曾宪涛诉被告武汉市江岸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简称江岸区工商局)工商行政登记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8年1月12日受理后,经审查,因武汉市于2016年10月已组建武汉市江岸区行政审批局(以下简称江岸区审批局),并将被告江岸区工商局等19个部门86项行政审批事项统一划转到江岸区审批局,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六款之规定,依法追加江岸区审批局为共同被告,并依法向被告江岸区工商局、江岸区审批局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相关诉讼文书,组成由审判员夏胜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吴梅、黄惠鸣参加的合议庭,于2018年8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曾宪涛及其委托代理人杨志华,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委托代理人曹武旺、文毅,被告江岸区审批局的副局长邓志红及其委托代理人王保权、黄牧川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核申请人提交的相关材料,被告江岸区工商局于2016年11月1日核准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设立登记,登记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曾宪涛,出资比例100%,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

原告曾宪涛诉称,本人系中共武汉市硚口区委统一战线工作部副部长,2017年11月30日中共硚口区委组织部对本人个人有关事项的申报进行核实时,本人发现有人以我的名义设立了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自然人独资)。至此,本人才知晓有人盗用我于2016年6月失窃的公民身份证,在2016年10月25日向被告江岸区工商局注册登记设立了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2017年12月4日,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丹水池街派出所作出书面说明,证实黄善强(332602197807207471)涉嫌盗用本人身份证注册公司,并对其实施了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经本人核实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工商注册登记资料,可以看出公司注册法律文件上的签名均非本人所签,所留电话号码也非本人真实电话号码,故认为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在办理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设立登记时未尽到审慎审查的义务,致使他人非法目的得到实现,不仅损害了本人合法权益,且给本人的声誉造成重大负面影响,并造成本人直接经济损失13360元。综上,请求法院:1、判令被告撤销对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工商注册登记;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3360元;3、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诉讼中,原告曾宪涛增加一项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赔偿原告曾宪涛误工损失4120元,并要求两被告承担本案鉴定费用4500元。

原告曾宪涛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丹水池街派出所《证明》,证明经公安机关查实,黄善强涉嫌盗用原告身份证注册成立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并对黄善强行政拘留15日;2、企业登记信息表及营业执照,证明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注册登记法人及自然人股东均被被告江岸区工商局错误登记为曾宪涛,其对此不知情,没有到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处办理该工商登记;3、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工商注册登记资料,证明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工商注册登记资料中所有法律文件中的签名均非曾宪涛本人所签,所留电话号码也非本人的真实电话号码;4、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函询通知,证明因被告的错误审批行为已经给原告曾宪涛造成重大负面影响;5、请假条、证明(证明原告曾宪涛每天的工资是824元)、曾宪涛误工日程证明单(原告曾宪涛自己书写),证明原告为纠正被告的错误行为,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产生了实际经济损失;6、关于撤销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申请,证明原告曾宪涛在提起诉讼前已经向被告提出申请撤销,要求妥善处理错误登记行为。

被告江岸区工商局辩称,1、我局于2016年11月1日核准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设立登记行为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以下简称《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条、第六条、第七条、第八条之规定,我局依法具有办理公司设立登记的法定职权。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于2016年10月25日申请办理了名称预先核准登记,并取得了《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次日,该公司向我局提交了《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及委托代理人的身份证件复印件、《法定代表人信息》及身份证明复印件、《股东(发起人)出资情况》、《公司章程》、《房屋租赁合同》、《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等登记材料。我局经审查,认为符合法定登记条件,且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三条、第五十九条;《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条、《工商总局关于印发和的通知》(工商企字[2014]29号)的规定,依法于2016年11月1日准予设立登记。《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人申请行政许可,应当如实向行政机关提交有关材料和反映真实情况,并对其申请材料实质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第二款规定,申请办理公司登记,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文件、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国务院关于印发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发[2014]7号)第三条第三款规定,……强化司法救济和刑事惩治。明确政府对市场主体和市场活动监督管理的行政职责,区分民事争议与行政争议的界限。尊重市场主体民事权利,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工商登记环节中的申请材料进行形式审查……我局作为公司登记机关,严格履行法律法规的规定,对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设立登记行为符合法律规定。2、依据上述意见,我局2016年11月1日准予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设立登记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我局对核准设立登记的行政行为不存在过错,原告曾宪涛主张赔偿没有事实依据。原告曾宪涛以误工损失主张行政赔偿,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以下简称《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只有在侵害公民生命健康权时,法律规定赔偿误工损失。本案也不存在故意或过失造成原告曾宪涛经济损失的情况,故我局对于其主张的误工费没有承担义务,原告曾宪涛以我局核准设立登记的行政行为请求赔偿误工费没有法律依据。3、对于本案鉴定费的承担,鉴定费属于法院诉讼费用的一部分,鉴定费的承担应当按照责任分配负担,原告曾宪涛身份证被盗用或冒用设立公司是因为其本人没有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导致身份证被他人盗取,对此原告曾宪涛应当承担相应责任,故在判定诉讼费鉴定费承担时应判定原告曾宪涛承担或部分承担相应费用。综上,原告曾宪涛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准予设立/开业登记通知书;2、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3、企业名称预先核准申请书;4、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5、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6、法定代表人信息;7、董事、监事、经理信息;8、股东(发起人)出资情况;9、财务负责人信息;10、联络员信息;11、企业登记证照颁发及归档记录表;12、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章程;13、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股东会关于公司执行董事、经理和监事的任免职决定;14、房屋租赁合同;15、房产证复印件(武房权证岸字第××号);16、承诺书;17、(岸)登记私受字[2016]第17995号受理通知书,以上证据证明:1、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依据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要求提供了登记材料;2、被告江岸区工商局经审查后认为提交的材料符合规定,依法核准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登记。法律、法规依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3、《公司登记管理条例》;4、《国务院关于印发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发[2014]7号);5、《工商总局关于印发和被告江岸区审批局辩称,1、同意被告江岸区工商局的答辩意见;2、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已经尽到了合理审查义务,原告曾宪涛要求予以赔偿的请求不符合国家赔偿法的规定,且直接导致其误工损失和经济损失的是违法行为人的违法行为,而不是两被告造成的,故原告曾宪涛要求两被告承担经济损失于法无据。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江岸区审批局未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

经庭审质证,原告曾宪涛对被告江岸区工商局提交的证据认为:所有涉及原告曾宪涛签名的部分均非其本人所签,对公司注册资料的真实性有异议,并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并非原告曾宪涛本人申请设立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该证据不能达到被告江岸区工商局的证明目的,认为其没有严格履行审查义务。

经庭审质证,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及江岸区审批局对原告曾宪涛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没有原件,真实性由法院核实,对其证明目的,认为公安机关对黄善强行政拘留并非因其盗用身份证而是吸毒,其证明目的与公安机关的法律文书不一致;对证据2、3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对于涉案公司的登记是依据法律法规的要求进行登记的,对于申请材料的审查属于形式审查,其真实性由申请人负责,不认可存在错误登记的情况;对证据4,没有原件,真实性由法院核实,对其证明目的持异议,不存在错误登记的情形,该领导干部函询通知也只是组织部门的正常履职行为,并不存在对原告曾宪涛产生负面影响的情况;对证据5,真实性由法院核实,请假条属于正常休假,未对原告曾宪涛产生实际损失,误工损失也并不是登记行为赔偿的范围,原告曾宪涛要求误工赔偿于法无据;对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原告曾宪涛确实向被告江岸区工商局提出了申请,但其后又主动撤回了申请。

经庭审质证,被告江岸区审批局对被告江岸区工商局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定如下:

原告曾宪涛提交的证据1,系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丹水池街派出所出具的《证明》,经本院向出具该证明的机构核实,在对违法行为人黄善强进行调查时查获了涉案公司的印章及原告曾宪涛的身份证等物品,但系以吸食毒品为由对黄善强进行了行政处罚,故原告曾宪涛以该《证明》证明违法行为人黄善强因盗用身份证注册公司被行政拘留十五日的事实,本院依法不予采信;证据2、3、4、6真实、来源合法,能够证明原告曾宪涛身份证遗失后,违法行为人以其身份信息注册涉案公司,原告曾宪涛就此事向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反映要求撤销该公司设立登记的事实,本院依法予以采信;证据5,系请假条及原告曾宪涛每日工资收入证明,不能证明原告曾宪涛因涉案公司的设立登记行为导致财产损害应予行政赔偿的事实,本院依法不予采信。

被告江岸区工商局提交的证据真实、来源合法,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6年10月26日,申请人“关宏”向被告江岸区工商局提交《企业名称预先核准申请书》,申请企业名称为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并取得了被告江岸区工商局作出的(鄂武)登记内名预核字[2016]第63366号《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当日,申请人“关宏”向被告江岸区工商局提交了《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及委托代理人的身份证件复印件、《法定代表人信息》及身份证明复印件、《股东(发起人)出资情况》、《公司章程》、《房屋租赁合同》、《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等登记材料。以上材料均有“曾宪涛”手写签名字样。经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审核后,认为材料齐全、符合登记条件,于2016年11月1日准予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设立登记。该公司登记的名称为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住所为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8号1层1室,注册资本为2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曾宪涛(出资比例100%),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经营范围为建筑装饰材料及化工产品(不含化学危险品)、机械设备、五金机电、电子产品、办公用品、日用百货、服装鞋帽、家用电器的批发兼零售;建筑机械设备租赁;钢管、扣件、脚手架租赁及搭设。原告曾宪涛认为他人冒用其身份信息申请设立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故诉至本院,诉请如前。

审理中,原告曾宪涛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要求鉴定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工商注册登记时提交的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及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委托书中“曾宪涛”的签名是否为本人亲笔书写。经摇号抽签,本院委托湖北诚信司法鉴定所进行司法鉴定。该所于2018年7月20日出具了鄂诚信[2018]文鉴字第6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经鉴定机构鉴定,工商开业登记档案中《企业名称预先核准申请书》及《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落款处“曾宪涛”的签字字迹与曾宪涛向鉴定机构提供的样本字迹不是同一人书写。

本院认为,一、本案涉案公司设立登记行为是否应当撤销的问题。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条及第八条之规定,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具有负责其辖区内公司登记的职责。《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申请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提交下列文件:(一)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设立登记申请书;(二)全体股东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三)公司章程;(四)股东的主体资格证明或者自然人身份证明;(五)载明公司董事、监事、经理的姓名、住所的文件以及有关委派、选举或者聘用的证明;(六)公司法定代表人任职文件和身份证明;(七)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八)公司住所证明;(九)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规定要求提交的其他文件。第二条第二款规定,申请办理公司登记,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文件、材料的真实性负责。本案中,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在办理公司设立登记过程中提交的材料在形式上符合《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在受理该公司设立登记申请后,经审查,认为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符合法定登记要件,故作出准予公司设立登记的行政行为并未违反法律规定。但通过本案的审理及司法鉴定意见,显示申请设立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登记的2份材料中“曾宪涛”签名字迹即检材与样本不是同一人所写,结合公安机关对违法行为人黄善强的查获过程,可以认定申请办理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设立登记的所有材料均系虚假材料,该公司的注册登记及法定代表人和股东登记并非原告曾宪涛的真实意思表示,系他人冒用其身份信息所致。另,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原告曾宪涛从事过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管理及经营活动,被告江岸区工商局依据虚假材料作出的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设立登记及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为原告曾宪涛的登记,依法应予撤销。因被告江岸区工商局关于公司制企业法人及各类内资市场主体的设立、变更、撤销变更、注销登记的经办职责划入江岸区审批局,故有关撤销办理程序由被告江岸区审批局予以办理。

二、本案是否应予行政赔偿的问题。

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行政赔偿范围限于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侵犯人身权及财产权的情形,本案被诉工商登记行为不涉及对当事人人身权利造成影响,故在此不论;对于是否侵犯原告曾宪涛财产权的问题,《国家赔偿法》第四条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财产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一)违法实施罚款、吊销许可证和执照、责令停产停业、没收财物等行政处罚的;(二)违法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行政强制措施的;(三)违法征收、征用财产的;(四)造成财产损害的其他违法行为。本案中,原告曾宪涛主张因本案诉讼事宜需休假处理导致误工损失,而休假系公民休息权的体现,属于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正常福利待遇,休假不属于“误工”,因休假而导致不能获取未休假的津补贴不能等同于“误工损失”,且原告曾宪涛也未提交其因被诉行政行为导致实际收入减损的证据,故本案被诉工商登记行为不存在对原告曾宪涛造成财产损害的情况,该项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符合《国家赔偿法》规定行政机关应予行政赔偿的情形,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责令被告武汉市江岸区行政审批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撤销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的设立登记及武汉达鸿通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为原告曾宪涛的登记。

二、驳回原告曾宪涛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鉴定费4500元,由被告武汉市江岸区行政审批局负担。因原告曾宪涛已预交此款,故被告武汉市江岸区行政审批局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将上述款项给付原告曾宪涛。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夏胜
人民陪审员吴梅
人民陪审员黄惠鸣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张东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