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行裁定书

(2017)鄂01执复22号

复议申请人(异议人):团风县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团风镇益民路15号(人社局二楼)。

法定代表人:王娟,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清华,湖北千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琼,湖北千禧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吴文俊,男,1979年9月20日出生,汉族。

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李集街老北街。

法定代表人:王志成。

被执行人:王志成,男,1971年3月19日出生,汉族。

复议申请人团风县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团风融资公司)不服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东新区法院)作出的(2016)鄂0192执异29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东新区法院查明,该院在审理原告吴文俊诉被告武汉胜翔公司、王志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于2016年9月22日依法作出(2016)鄂0192民初2763号民事裁定书,内容为:冻结被告武汉胜翔公司、王志成银行存款1718000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等。2016年10月26日,该院依法冻结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公司(原武汉胜翔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权,冻结期间为2016年10月26日至2019年10月25日。

另查明,2012年11月7日,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公司(原武汉胜翔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有10%的股权,股金为1500万元。

2014年8月27日及2016年3月1日,武汉胜翔公司等作为反担保人为借款人王林、孙俊与担保人团风融资公司签订两份反担保合同,均约定以武汉胜翔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1500万股本金提供反担保……。2016年3月1日,武汉胜翔公司以公司名义向团风融资公司出具同意股权质押函。上述合同签订后,双方至今未办理股权质押登记手续。

异议人团风融资公司不服该院执行行为,提出异议称,该公司是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公司的质权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利害关系人。武汉胜翔公司在异议人的多笔担保业务中提供反担保,并以武汉胜翔公司的股权作质押。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份超出被执行标的171.8万元。东新区法院冻结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份的执行行为属超标的查封,应解除对超标的部分的查封。

东新区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可以向负责执行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的规定,对执行行为可以提出执行异议的主体是当事人和利害关系人。此处的利害关系人是指当事人以外,与强制执行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而本案中,主张超标的查封的团风融资公司与该院的执行行为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异议人团风融资公司主张超标的查封的请求不符合受理条件。依据上述理由,东新区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款之规定,于2017年2月10日作出(2016)鄂0192执异29号执行裁定,驳回异议人团风融资公司的异议申请。

团风融资公司不服东新区法院(2016)鄂0192执异29号执行裁定,向本院提出复议。

团风融资公司复议称:东新区法院(2016)鄂0192执异29号执行裁定书,认定“主张超标的查封的团风融资公司与本院执行行为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异议人团风融资公司主张超标的查封的请求不符合受理条件”,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一、(2016)鄂0192民初2763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建设有限公司在湖北团风农业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份”的执行行为违法。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39条规定:“查封、扣押财产的价值应当与被执行人履行债务的价值相当。”本案中,(2016)鄂0192民初字2763号民事裁定书的执行标的是171.8万元,而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份,不考虑溢价因素,其入股资本金就是1500万元。由此可见,(2016)鄂0192民初2763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建设有限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份”明显超出了执行标的,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39条规定。2、在吴文俊诉武汉胜翔公司、王志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作为原告的吴文俊没有申请人民法院“冻结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建设有限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份”的请求,东新区法院作出“冻结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建设有限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份”的执行行为,属于滥用职权而违法。二、申请人团风融资公司提出执行异议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利害关系人,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受理。1、《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可以向负责执行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利害关系人提出执行行为异议:(一)认为人民法院的执行行为违法,妨碍其轮候查封、扣押、冻结的债权受偿的;(四)认为人民法院要求协助执行的事项超过其协助范围或者违反法律规定的;(五)认为其他合法权益受到人民法院违法执行行为侵害的。基于东新区法院作出“冻结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建设有限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份”的执行行为违法的事实和法律依据,由于申请人是(2016)鄂0912民初2763号裁定书中的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公司的质权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四)、(五)项之规定,申请人有权提出执行异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受理。2、申请人为了保护其自身权益,于2016年11月14日向湖北省团风县人民法院申请诉前保全,湖北省团风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鄂1121财保4号民事裁定,冻结有武汉胜翔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份。由于东新区法院作出“冻结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建设有限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份”的执行行为违法,从而妨碍申请人轮候查封、扣押、冻结的债权受偿,申请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一)项,有权提出执行异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受理。3、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过程中或者执行保全、先于执行裁定过程中的下列行为违法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进行审查:(一)查封、扣押、冻结、拍卖、变卖、以物抵债、暂缓执行、中止执行、终结执行等执行措施。申请人有权提出执行异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受理。4、《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可以向负责执行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该条文是关于对违法的执行行为提出异议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明确规定:“当事人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利害关系人提出执行异议”,该条文对利害关系人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利害关系人”是指当事人以外的任何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只要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均可提出执行异议,申请人不理解的是承办法官为何如此的置法律规定而枉为?法院明显的执行行为错误不予纠正,明文的法律规定不遵守,不得不让当事人“对司法公正产生合理的怀疑”。综上,(2016)鄂0192民初2763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被执行人武汉胜翔建设有限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股份”的行为违法,申请人作为利害关系人依法提出执行异议,请求法院予以纠正,但东新区法院对其错误行为不但不予纠正,反而置法律规定于不顾,以申请人不是利害关系人而不符合受理条件为由,裁定驳回异议人的申请。现申请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三款、第五条、第七条的规定,请求依法撤销东新区法院(2016)鄂0192执异2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申请人异议成立或指令东新区法院对执行异议进行审查。为支持其复议请求,团风融资公司向本院提交(2016)鄂1121财保4号民事裁定书一份。

本院查明,东新区法院查明事实基本属实。

另查明,2016年11月14日,湖北省团风县人民法院根据申请人团风融资公司诉前财产保全申请,作出(2016)鄂1121财保4号民事裁定,冻结被申请人武汉胜翔公司(原武汉胜翔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在湖北团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的股权。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利害关系人提出执行行为异议:(一)认为人民法院的执行行为违法,妨碍其轮候查封、扣押、冻结的债权受偿的;(四)认为人民法院要求协助执行的事项超过其协助范围或者违反法律规定的;(五)认为其他合法权益受到人民法院违法执行行为侵害的。上述条款以列举的方式对可以提出执行行为异议的利害关系人范围进行了界定,包括:他案债权人、拍卖程序中的竞买人、优先购买权人、协助义务人等。本案中,团风融资公司虽向本院提交了湖北省团风县人民法院(2016)鄂1121财保4号民事裁定,但该证据不能证明团风融资公司对武汉胜翔公司享有债权,亦不能证明东新区法院对武汉胜翔公司所持股权的冻结妨碍了其债权受偿。根据异议程序、复议程序查明事实,本案尚未出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所规定的情形,因此,团风融资公司暂不能作为利害关系人提出执行异议,其复议请求不应得到支持。东新区法院(2016)鄂0192执异29号执行裁定虽认定事实有误,但处理结果正确,本院对该结果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三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团风县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复议申请,维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鄂0192执异29号执行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张鹰战
审判员李淑红
审判员徐文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七日
书记员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