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8)鄂01行终52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汉大通正昊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东西湖区将军路街万家墩东村60号(12)。

法定代表人陈志刚,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志熙,湖北英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家美,湖北英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市锅炉压力容器检验研究所,住所地武汉市东西湖区将军路金银潭现代企业城A3、A4楼。

法定代表人孙仁凡,所长。

上诉人武汉大通正昊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通正昊公司)诉被上诉人武汉市锅炉压力容器检验研究所(以下简称武汉市锅检所)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不服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2018)鄂0112行初8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大通正昊公司在原审中诉称,本公司自2014年9月1日获得湖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装改造维修许可证》(压力容器)后,一直从事出租车的“油改气”安装改造业务,并由被告武汉市锅检所进行检验并出具检验报告,然后到武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办理气瓶的使用登记,取得使用登记证书。2017年1月,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颁布了《特种设备使用管理规则》(TSG08-2017),其中第3.4.1.1(5)条有关车用气瓶使用登记的规定,申请单位向登记单位提交“机动车登记证书(适用于与机动车固定的车用气瓶)”等相应资料。武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认为,根据该规定只有机动车登记证书中燃料种类信息包含燃气的机动车,才能办理气瓶使用登记。便口头通知被告武汉市锅检所从2017年8月1日(TSG08-2017实施之日)起不再进行“油改气”安装改造业务的检验工作。2017年7月下旬,被告武汉市锅检所的工作人员利用微信向原告大通正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发送信息,告知其从2017年8月1日开始停止办理改装车辆气瓶注册及使用证。2017年8月1日,武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向市发改委、市交委、市公安交管局等部门发送《市质监局关于通报我市不再办理“油改气”机动车车用气瓶使用登记有关问题的函》(武质技监审函【2017】1号)。2017年8月30日,武汉大通汽车出租有限公司第五分公司将车牌为鄂A×××××小型轿车委托原告大通正昊公司进行“油改气”的改装。原告大通正昊公司对该车进行改装并填写《大通正昊改装明细》《车用燃气气瓶登记表》等材料后,申请被告武汉市锅检所对改装车进行检验时被拒绝。之后,原告大通正昊公司向武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2018年1月3日,武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给原告大通正昊公司复函,告知其在武汉市负责车用气瓶安装监督检验的检验机构有两家,湖北特种设备检验检测研究院和被告武汉市锅检所。同时告知原告大通正昊公司向被告武汉市锅检所提出的检验申请,如被告武汉市锅检所不予受理应由该所书面解释原因。原告大通正昊公司认为,被告武汉市锅检所不受理改装车的检验,属于行政不作为的行为,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决被告武汉市锅检所对原告大通正昊公司安装的CNG车用气瓶进行检验并出具检验报告。

武汉市锅检所在原审中辩称,本所非行政机关,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且武汉市乃至全省也并非我所一家具有资质的检验机构,原告也可向其他检验机构申请检验,故本案非行政诉讼。另《质检总局行政审批事项公开目录》中行政许可事项并不包括气瓶检验机构。

原审法院认为,1、关于检验行为是否可以提起行政诉讼的问题。检验行为是经国家有关行政部门核准具有检验资格的人员对直接关系公共安全、人身健康、生命财产安全的重要设备、设施、产品、物品依据安全技术规范进行检查评价并以检验机构的名义出具相应报告的法律行为。其目的是通过检验证明重要设备、设施、产品、物品的安全使用性能,其本身属于技术管理,不属于行政管理。当法律、法规及其规章赋予行政机关对直接关系公共安全、人身健康、生命财产安全的重要设备、设施、产品、物品进行安全监督管理时,就涉及到检验报告的证明作用,故检验报告只能作为行政机关作出相应行政行为的证据使用。当事人对检验结果不服,可以申请复检,而不能提起行政诉讼,故检验行为是不可诉的行为。2、关于事业单位是否可以作为被告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在法定授权范围内,以自己的名义实施行政许可。被授权的组织适用本法有关行政机关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三款规定:“当事人对高等学校等事业单位以及律师协会、注册会计师协会等行业协会依据法律、法规、规章的授权实施的行政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以该事业单位、行业协会为被告。”从上述规定看,只要是法律、法规及其规章授权具有行政管理职能的组织(非行政机关类的组织),在法定授权范围内,以自己的名义实施的行政行为,非行政机关类的组织即可成为行政诉讼中的被告。通俗来讲,如果法律、法规、规章授权检验机构只需张贴检验合格标志或者加盖检疫章便产生许可的效力,检验机构便是适格的被告。如果检验机构的检验、检测、检疫报告只是作为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使用,检验机构就不是适格的被告。本案中,被告武汉市锅检所是经国家质检总局核准为锅炉压力容器生产、经营、使用提供检验检测服务的检验机构,属于非行政机关类的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第二十五条规定:“锅炉、压力容器、压力管道元件等特种设备的制造过程和锅炉、压力容器、压力管道、电梯、起重机械、客运索道、大型游乐设施的安装、改造、重大修理过程,应当经特种设备检验机构按照安全技术规范的要求进行监督检验;未经监督检验或者监督检验不合格的,不得出厂或者交付使用。”第三十三条规定:“特种设备使用单位应当在特种设备投入使用前或者投入使用后三十日内,向负责特种设备安全监督管理的部门办理使用登记,取得使用登记证书。登记标志应当置于该特种设备的显著位置。”从上述规定看,法律授权特种设备检验机构在特种设备使用前按照安全技术规范对特种设备进行检验,在检验合格后投入使用前或者投入使用后三十日内,向特种设备安全监督管理部门申请办理使用登记,取得使用登记证书。显然,特种设备检验机构作出的检验报告,只是特种设备安全监督管理部门作出行政许可的证据,并不必然产生许可使用的效力,故被告武汉市锅检所不是适格的被告。综上所述,原告大通正昊公司的起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原审裁定驳回大通正昊公司的起诉。

上诉人大通正昊公司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裁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错误,本案具有可诉性。请求二审法院撤销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2018)鄂0112行初8号行政裁定,依法发回重审。

二审审查的事实与一审裁定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就被上诉人的适格性及检验行为的可诉性而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上诉人要求出具的检验报告是政府部门作出行政许可的依据和证据材料之一,并不必然产生行政许可使用的效力问题。本院对原审裁定关于检验行为的不可诉性和武汉市锅检所不是本案适格被告的解析和认定予以确认。原审裁定据此驳回原告的起诉并无不妥。综上,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曾文亮
审判员李丽
审判员程艳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五日
书记员(兼)花小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