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12民初431号

原告:湖北奥德鑫工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黄胜洪,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净,公司职员。

被告:湖北长江同济堂健康传媒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候晓明。

委托诉讼代理人:殷豪,公司员工。

原告湖北奥德鑫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德鑫公司)与被告湖北长江同济堂健康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济堂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19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后因案情复杂,转为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并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奥德鑫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净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同济堂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殷豪仅参加了第一次庭审,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参加第二次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奥德鑫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向原告支付合同剩余货款人民币79,104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被告从2016年12月开始向原告订购纸杯(版面为洪湖藕粉)。按原、被告双方于2016年12月27日签订的订购合同,实际生产的纸杯为629件,货款总金额为161,024元,已支付81,920元,截至2018年1月,被告共欠原告货款总金额79,104元。被告承诺后期将原告处库存的纸杯拖走并支付剩余货款,然而,被告却一直未与原告联系提货,且不接电话,至今未支付剩余货款。

被告同济堂公司在第一次庭审中辩称,原告诉请所依据的《订购合同》属于原告单方意思表示,被告对合同并未表示同意,双方并未对合同内容达成一致,被告未在此合同上签字盖章。故此合同依法未成立、生效,原告无权要求被告履行并未生效的合同义务。另外,根据双方之间的交易习惯,被告会根据自身实际需求不定期向原告下订单,通知其按订单载明信息向被告或被告指定收货方供货,货款据实计算。截止目前,被告已付清所有订单货款,不存在任何欠付款项。同时,基于以上事实和理由,被告认为,本案有关诉讼费是原告单方行为造成,应由其自行承担。

原告奥德鑫公司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订购合同》、工商银行客户存款对账单、送货记录、QQ聊天记录、短信记录。被告同济堂公司在举证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本院审查,原告奥德鑫公司提交的《订购合同》未加盖同济堂公司印章,也无授权人签字,但根据被告认可的短信记录,并结合双方之间已经发生的货款交易事实,《订购合同》已实际执行,其理由如下:1、2016年12月30日,同济堂公司向奥德鑫公司支付采购款46,080元,该金额与《订购合同》约定的定金金额一致;2、原告与被告公司员工殷豪的短信记录中明确提出尚未取走的纸杯数量为418,000个,本案中双方确认被告已领取的纸杯价值51,200元,按合同约定单价0.256元/个计算,已取走纸杯数量为200,000个,故库存纸杯与已取走纸杯数量之和为618,000个,考虑原纸生产过程中的盈余,实际生产数量与《订购合同》约定的订购数量基本相符;3、QQ聊天记录中,订货方2016年12月17日发送订货信息,要求制作合同,并于2016年12月30日询问生产方货款是否收到,该记录内容与第一笔货款的支付及合同的制作时间基本吻合;4、被告已向原告支付货款81,920元,实际领取纸杯价值51,200元,对于超出所领取纸杯价值的款项,被告亦未否认属于应付货款。基于以上几点,原告提交的书面证据具有高度盖然性,《订购合同》应已实际履行,本院均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和庭审中的陈述,综合认定本案事实如下:

2016年12月17日,同济堂公司通过QQ向奥德鑫公司发送订单明细并要求制作合同。2016年12月27日,奥德鑫公司根据订单要求制作《订购合同》,载明:藕粉汤杯(口径93,高度90,底径67.5)600,000个,单价0.256元,总金额153,600元。内杯纸张为250g五星纸,外贴纸张为250g食品白卡纸,原味和红枣味分别210,000个,核桃味和桂花味分别90,000个。生产周期:设计文件确认,收到定金后4天备货,开始生产,8天左右陆续出货,每天生产量是五万个,正常生产周期是16天。付款方式:货款30%的定金(46,080元),70%尾款在发货前付清,乙方可在发货前来工厂验货或甲方邮寄样品确认。纸杯的成型工艺流程:订购原纸-PE淋膜-分切-印刷-模切-成型-包装,在这一过程中,不可避免有纸片损耗,因此原纸的量一般有盈余,最终成型的纸杯的箱数以最后生产的实际数目为准。

2016年12月30日,同济堂公司向奥德鑫公司转账支付定金款46,080元;2017年3月7日,同济堂公司向奥德鑫公司支付纸杯款35,840元,上述合计81,920元。

同济堂公司于2017年1月8日、2017年3月7日分两次提货,提货200件,共200,000个,价值51,200元。

奥德鑫公司在生产过程中,累计产出纸杯618件,共计618,000个,扣除已提走部分,库存418件,共计418,000个。上述成品产出后,经多次联系,同济堂公司未同意收货。

审理中,同济堂公司确认奥德鑫公司生产的纸杯系定制纸杯,按照其要求的规格、型号及文字、图案设计印刷生产。鉴于奥德鑫公司所产出纸杯超出600,000个的部分,未经双方确认,奥德鑫公司自愿以600,000个纸杯作为结算数量。

另查明,第一次庭审后,同济堂公司至奥德鑫公司仓库清点库存纸杯,双方就提货事宜未形成一致意见。

本院认为,被告同济堂公司通过QQ向原告奥德鑫公司发送订单明细,原告奥德鑫公司根据该订单明细制作《订购合同》,该合同虽未经被告签章确认,但结合本院采信的证据及认定的事实,合同约定的内容已实际履行,原告根据被告的定制要求,即规格、型号、设计文字、图案生产纸杯,双方实际形成承揽合同关系。本案中,原告奥德鑫公司按照被告同济堂公司的定制要求生产纸杯618,000个,并自愿以600,000个纸杯作为结算数量,被告奥德鑫公司应付定作费用153,600元(600,000个×0.256元/个),扣除已付款项81,920元,尚欠71,680元。因被告定制的纸杯已实际生产完毕,扣除已提货部分,尚有大量纸杯存放于原告仓库,已具备履行交付条件,经原告告知,被告同济堂公司亦未同意收货,则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接收定制纸杯并支付欠付定作费用。对于尚未提走的库存纸杯,被告同济堂公司应及时接收。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合同剩余货款人民币79,104元的诉讼请求,本院在71,680元的范围内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二百六十三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湖北长江同济堂健康传媒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湖北奥德鑫工贸有限公司支付定作费71,680元;

二、驳回原告湖北奥德鑫工贸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778元(原告湖北奥德鑫工贸有限公司已预交),由原告湖北奥德鑫工贸有限公司负担167元,被告湖北长江同济堂健康传媒有限公司负担1,611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项的规定预交上诉费,款汇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户名: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7×××67;开户行:农行武汉民航东路支行;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姜树山
人民陪审员李海涛
人民陪审员马昌雨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武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