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民终649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汉阳支公司。住所地:武汉市汉阳区鹦鹉大道136号。

负责人:张小松,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石令,湖北正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丁秋生,男,1958年3月20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黄陂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厚祥,武汉市黄陂区城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亮,男,1981年8月4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黄陂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志刚,男,1979年10月4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黄陂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康发物流有限公司货运中心。住所地:武汉市黄陂区道贯泉南街28号

法定代表人:吴炳儿,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志刚,男,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双凤诚混凝土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鲁台村王盖仔36号。

法定代表人:刘元干,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小华,男,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汉阳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丁秋生、刘亮、杨志刚、武汉康发物流有限公司货运中心(以下简称康发物流公司)、武汉双凤诚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凤诚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2018)鄂0116民初20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二审案件受理费及鉴定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上诉人不应承担保险赔偿责任。依据调查笔录内容,丁秋生系工地作业人员,非车上人员,其是从车上坠落致伤,并非被车辆撞伤。即便存在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如果明显违法人民法院应不予采信。

丁秋生、刘亮、杨志刚、康发物流公司、双凤诚公司均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丁秋生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一审被告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共计348547.17元;2、一审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9月1日上午九时许,丁秋生在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龚岗村一工地工作时受伤,在事故发生后工地工人将其送往医院抢救治疗,分别在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住院治疗34天,用去医疗费107528.4元;双凤诚公司为其垫付40000元医疗费。一审另查明,刘亮系杨志刚聘请的司机,具有驾驶资格,鄂A×××××号车系杨志刚所有,挂靠于康发物流公司名下从事运输。双凤诚公司从事商品混凝土、水泥制品等业务。2016年9月1日,刘亮驾驶鄂A×××××号车送双凤诚公司混凝土至龚岗工地时发生本次事故。一审又查明,鄂A×××××号车在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购买了交强险、限额50万的三责险(含不计免赔),此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丁秋生诉称本人系被工地送混凝土的鄂A×××××号车撞倒受伤。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分局交通巡逻民警大队认定:2016年9月1日8时30分,驾驶人刘亮驾驶鄂A×××××号重型特殊结构货车在前川街龚家岗村路段将行人丁秋生撞倒,造成丁秋生受伤的交通事故。该事故刘亮负全部责任,丁秋生不负责任。刘亮、杨志刚、康发物流公司、双凤诚公司对丁秋生的诉称及交通部门的认定均无异议。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对丁秋生提交事故认定书有异议,并向法院提交了武汉正量源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出具的调查报告和谈话笔录,证明事故发生经过与丁秋生提交的事故认定书所认定的事故经过不符。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对丁秋生提交的武汉平安法医司法鉴定所2016年12月15日作出的丁秋生的损伤构成八级伤残、后期治疗费24000元、休息240天、护理120天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有异议并在规定期间内向法院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法院依法委托武汉福田爱民司法鉴定中心对丁秋生的伤情及致伤原因进行鉴定,2017年9月17日,经武汉福田爱民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丁秋生的损伤构成一个九级伤残,三个十级伤残,赔偿指数26%,后续治疗费24000元,自受伤之日起误工时间240天、护理时间120天,丁秋生的损伤为外力作用致伤。对该鉴定意见书,一审原、被告均不持异议,依法予以采信。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对丁秋生提交的误工证明及居住证明有异议,结合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和当庭陈述,能够证明丁秋生虽然为农业家庭户,但并不以农业耕种为主要生活来源,综合考虑本次事故的客观事实,法院酌情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其伤残赔偿金,按照2016年度道路交通事故居民服务业行业标准予以计算其误工费。经依法核算,丁秋生因此次事故遭受的损失为309011.4元,其中:医疗费107528.4元、后期治疗费24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10元(15元/天×34天)、伤残赔偿金140665元(27051元/年×20年×26%)、误工费20472元(31138元/年÷365天/年×240天)、护理费10236元(31138元/年÷365天/年×120天)、精神抚慰金5000元、交通费酌情认定600元。一审法院认为:本次事故事实应以交管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为准。理由如下: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提交的谈话笔录未列明谈话人、记录人的姓名、身份,丁秋生亦不认可记录内容和签名;另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不能提交向武汉正量源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出具本次事故调查的相关手续;再即使事故原因是丁秋生在协助倒车时从车上掉下的,亦不能认定为丁秋生是车上人员,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亦不能免除保险责任。原因:丁秋生系工地作业人员,非车上人员,为车行顺利,其临时攀登上车在车尾高举电线,其实质仍是车外人员;车在移动过程中,车行阻力与电线的阻力将其撞下车来并受伤,理应认定系保险车辆将其撞伤,属保险合同的第三方。又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分局交通巡逻民警大队是交通事故处理的专业部门,其出具的事故认定书系公文书证,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否认其效力。丁秋生因道路交通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其要求相关责任人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支持。刘亮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因鄂A×××××号在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丁秋生120000元(含精神抚慰金5000元);对于超出交强险部分189011.4元,亦由刘亮负事故的全部赔偿责任,因该部分损失在商业三责险限额内,应由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依据三责险合同承担责任,即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赔偿丁秋生189011.4元。双凤诚公司为丁秋生垫付的40000元应当予以返还。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辩称不承担保险责任的意见法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九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汉阳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丁秋生120000元;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汉阳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商业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丁秋生189011.4元;三、丁秋生返还武汉双凤诚混凝土有限公司垫付款40000元;四、驳回丁秋生的其他诉讼请求。以上给付内容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20日内付清。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支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240元、法医鉴定费2000元,共计4240元,由刘亮、杨志刚负担,第二次法医鉴定费4200元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汉阳支公司负担。

二审期间,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提交《保险疑难案件调查咨询合作协议》一份,拟证明调查主体机构合法,得到上诉人的授权。其他各方当事人质证认为,该证据不是新证据,不能达到证明目的。本院认为,该证据并非二审新证据,且不能达到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主张的证明目的,故不予采信。各方均未提交其他新证据。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

本院认为,二审争议焦点为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能否以丁秋生系车上人员,并非被车辆撞伤为由免除保险赔偿责任的问题。在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提交的调查笔录中,刘亮虽陈述丁秋生是在协助倒车时从车上坠落致伤。但是,该调查笔录系由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委托案外公司作出的,调查内容与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具有利害关系,在诉讼中,刘亮和丁秋生均对调查笔录部分内容予以否认,并作出合理说明。而公安交管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对丁秋生受伤事实作出明确认定,认定“行人丁秋生被撞伤”。《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公安交管部门作出的生效文书,在不存在重大明显错误的情况下,其证明效力高于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提交的调查笔录。因此,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上诉要求免除保险赔偿责任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人保武汉汉阳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40元,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汉阳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行
审判员龚治国
审判员叶欣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日
书记员龚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