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8)鄂01行终34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难烂,女,汉族,住湖北省武汉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区分局,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谭鑫培路7号。

法定代表人:刘伯骅,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唐胜,该局工作人员。

王难烂因诉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区分局(以下简称江夏公安分局)确认行政行为违法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2018)鄂0115行初12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5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王难烂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江夏公安分局赔偿各项损失3000元;2.判令派出所要求法院诉讼中止的行政行为违法;3.判令派出所讯问过程违法;4.判令公开道歉一个月;5.判令江夏公安分局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9月17日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分局藏龙岛派出所接董海霞报警,称其居住地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当代卡梅尔小镇二区3栋9单元401室被盗,失窃物品有购买房屋合同、现金3000元和证件若干。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区分局藏龙岛派出所于当日立案,并于2016年9月30日传唤王难烂进行审讯。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条规定“对刑事案件的侦查、拘留、执行逮捕、预审,由公安机关负责……”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区分局藏龙岛派出所在接董海霞报警后受理为刑事案件,口头传唤王难烂并进行审讯,属于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款的规定,裁定驳回王难烂起诉。

王难烂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程序违法。原审案件材料于2018年1月10日提交法院,2018年2月12日才立案,还原审剥夺了律师发表意见的权利。2.江夏公安分局对王难烂的讯问过程以及要求法院中止诉讼的行政行为违法。藏龙岛派出所利用职权干预司法进程,甚至意图干预司法结果,忽略了解案件的民警所知悉的情况,企图通过威胁、恐吓、强制手段,使王难烂认虚假之罪,且讯问过程违规,给王难烂身体上和精神上均造成极大的伤害,江夏公安分局作为责任主体应该承担责任。3.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的情形应适用《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之规定,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请求撤销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2018)鄂0115行初12号行政裁定,指令一审法院进行实体审理,并由江夏公安分局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江夏区公安分局答辩称:江夏公安分局藏龙岛派出所接到董海霞报警后受理为刑事案件,口头传唤王难烂并进行审讯属于《刑事诉讼法》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一审裁定驳回王难烂起诉并无不当。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各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依据均已随案移送至本院。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王难烂于2018年6月1日向法院提交《调查取证申请书》,请求法院依法调取:1.2016年8月26日王难烂于江夏区人民法院所立王难烂与董海霞房屋腾退一案中,该院所做出的诉讼中止的裁定书;2.江夏公安分局藏龙岛派出所要求房屋腾退案件中止的法律文书;3.2016年8月9日王难烂的报警记录,包括具体内容以及当日藏龙岛派出所询问的笔录;4.2016年9月30日15时到21时59分整个时间段,王难烂在藏龙岛派出所内经受的一系列遭遇的录像;5.2016年10月1日,因2016年9月30日王难烂于江夏公安分局藏龙岛派出所经受一系列遭遇导致心脏病突发住院,王难烂家人拨打110投诉的记录;6.2016年7月19日报警,江夏公安分局藏龙岛派出所让王难烂换锁的记录。上述王难烂要求调取的证据均不符合行政诉讼调取证据的条件,本院决定不予调取。

本院认为,当事人应该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提起行政诉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下列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范围:(一)公安、国家安全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就本案而言,江夏公安分局在接董海霞报警后受理为刑事案件,口头传唤王难烂并进行审讯,属于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王难烂针对江夏公安分局的诉讼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一审法院裁定驳回王难烂的起诉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罗浩
审判员罗东辉
审判员杨丰菀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日
法官助理刘晨露
书记员许家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