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民终606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唐卫文,男,1970年5月18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硚口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航,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娟,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江明富,男,1963年9月14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汉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向龙龙,湖北关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唐卫文因与被上诉人江明富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法院(2017)鄂0105民初24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唐卫文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适用法律错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一条之规定,被上诉人自愿支付的违约金即便超过年利率36%,也不应该要求上诉人返还。二、一审利息计算错误。应以895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36%计算。

江明富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江明富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唐卫文返还1,419万元;2、唐卫文返还自2015年6月4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全部利息;3、唐卫文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6月4日,出借人祝俊雄与借款人江明富签订借款协议,约定由祝俊雄出借给江明富1,969万元,并指定将其中的1,419万元支付到唐卫文账户,550万元支付到余建国账户。同日,祝俊雄如约将上述款项支付至上述指定账户,后因江明富未按期还款,祝俊雄起诉至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江明富辩称其中的1,419万元支付至唐卫文账户后,唐卫文并未将该款转至其账户,其未收到该部分款项。(2015)鄂江汉巡民初字第01231号判决书判决江明富偿还祝俊雄1,969万元及相应利息。因江明富认为唐卫文未将其收到的1,419万元转给江明富,故起诉至法院。一审另查明:2014年3月4日,唐卫文(甲方)与江明富(乙方)签订协议书,主要内容为:甲方同意向乙方提供借款人民币1,000万元整,前述借款在本协议生效后的三个工作日内由甲方支付至乙方指定账户;借款期限为三个月,自2014年3月4日至2014年6月3日止;借款利息为每月3.5%,利息乙方应按月支付,每月3日为付息日;借款到期后,乙方一次性还清剩余全部借款本息,乙方提前偿付本息的,按实际使用时间计算利息;乙方应按时偿还甲方本息,如乙方不能偿还本息,每逾期一天,则按逾期未偿还本金的日千分之五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同日,江明富出具“今收到唐卫文人民币壹仟万元整(¥1,000万元)”字条。2014年3月5日,武汉冠旎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冠旎公司)向江明富账户转账395万元,武汉三余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三余公司)向江明富账户转账500万元整,上述两笔转账合计895万元。2017年10月17日,武汉冠旎公司和武汉三余公司分别向法院出具情况说明,表示其于2014年3月5日向江明富转账是受唐卫文委托。一审还查明:2016年1月5日,江明富向法院起诉,要求唐卫文、武汉山雅贸易有限公司、管志权返还1397万元及利息,法院审理后作出(2016)鄂0105民初3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唐卫文返还江明富9,702,638元。唐卫文不服提起上诉,经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案争议标的中不包括本案争议标的;该案查明唐卫文于2013年7月26日委托武汉三余公司向江明富转款300万元,江明富于2013年8月28日至2014年1月29日指定武汉市黄陂建筑集团汉阳公司向武汉三余公司转账汇款1,285万元,此节事实所涉及权利义务未在该案中进行实体处理。另外,江明富于2013年6月19日至12月11日向管志权(江明富称管志权系武汉三余公司股东,代该公司收款)汇款226万元,于2013年9月10日委托武汉景江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向武汉三余公司汇款80万元。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之规定:“因他人没有法律依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不当得利之债的成立须符合四个构成要件:1、一方受益;2、另一方受损;3、一方受益和另一方损失有因果关系;4、一方受益无法律依据。本案中,唐卫文收到了1,419万元,获得了利益,江明富未收到该款项却要偿还该部分债务,符合一方受益和另一方受损的形式要件,故唐卫文受益是否有法律依据及合法的因果关系系本案争议的焦点。唐卫文认为江明富欠唐卫文借款1,000万元及利息未偿还,故江明富同意祝俊雄将出借给江明富的款项中1,419万元直接付给唐卫文,用于偿还江明富欠唐卫文的借款1,000万元及利息。江明富认为武汉三余公司欠江明富1,591万元(1,285万元+226万元+80万元),武汉冠旎公司向江明富账户转账395万元及武汉三余公司向江明富账户转账500万元均系偿还该债务。对此争议焦点,法院结合案件事实及证据进行分析、认定:1、江明富与唐卫文于2014年3月4日签订的借款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存在借款的合意。2、武汉冠旎公司向江明富账户转账395万元及武汉三余公司向江明富账户转账500万元,关于付款的原因两公司均表示系接受唐卫文的委托。两笔转账时间均为2014年3月5日,且江明富于转账的同一天向唐卫文出具借款金额为1,000万元的收条,从时间上分析与借款协议约定的三天之内交付相符合。转账付款金额共计895万元,虽然并非协议约定的1,000万元,但是唐卫文解释按约定月利率3.5%、借期3个月计算,预扣三个月利息105万元后支付895万元。虽然在借款时预扣利息并不被法律所支持,但该方法在民间借贷借款交付时较为常见,故从转账金额分析应为交付借款协议所约定的1,000万元借款。故对唐卫文主张两公司转账付款895万元给江明富系代唐卫文交付借款,法院予以采信,借款协议约定的借款已实际交付。3、江明富认为武汉冠旎公司、武汉三余公司向其转账付款的原因系偿还武汉三余公司所欠江明富借款1,591万元,唐卫文对此不予认可。虽然该1,591万元支付属实,但尚不足以认定为武汉三余公司向江明富借款,且唐卫文所提交关于付款原因的证据具备较高证明力,已经在上述第2项中予以采信,故对江明富该项主张,法院不予采信。综上,唐卫文与江明富之间借贷关系成立,祝俊雄将出借给江明富的款项中1,419万元支付至唐卫文账户系为偿还江明富所欠唐卫文的借款,唐卫文收款行为有法律上的依据,但是关于一审原、被告之间履行借贷协议中借款金额及利息计算等,应符合民间借贷的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超出规定的,应予以返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载明的借款金额,一般认定为本金。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实际出借的金额认定为本金”,唐卫文与江明富约定出借给江明富1,000万元,预先扣除了105万元的利息,实际出借895万元。故本院认定双方的借款本金为895万元。根据前《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双方约定借款利息为月利率3.5%,超出年利率36%的部分应为无效。经法院测算,自2014年3月4日至2015年6月4日,以895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36%计算,利息应为4,027,500元。故截止2015年6月4日,江明富应向唐卫文支付本金及利息合计12,977,500元(即8,950,000元+4,027,500元),江明富实际支付14,190,000元,唐卫文应将取得的超出部分1,212,500元返还给江明富。该款系对借贷协议无效部分所取得的财产予以返还,并无同时应支付利息的法律依据,故江明富要求唐卫文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2015年6月5日起至清偿之日止的利息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唐卫文向江明富返还1,212,500元,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付清;二、驳回原告江明富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诉讼费106,940元,由江明富负担91,227.5元,由唐卫文负担15,712.5元。

二审期间,各方均未提交新证据。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

本院认为,关于利息计算的问题,以8,950,000元为本金,按年利率36%计算,从2014年3月4日至2015年6月4日的利息为4,090,150元(8,950,000元×457×36%/360)。一审利息计算错误,二审予以纠正。江明富应向唐卫文支付本金及利息合计13,040,150元(即8,950,000元+4,090,150元),江明富实际支付14,190,000元,唐卫文应将取得的超出部分1,149,850元返还给江明富。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江明富与唐卫文约定的借款利息为月利率3.5%,已超过法定保护标准,一审对已支付部分按年利率36%计算利息是正确的。

综上所述,唐卫文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法院(2017)鄂0105民初2406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驳回江明富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变更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法院(2017)鄂0105民初240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唐卫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江明富返还1,149,85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诉讼费106,940元,由江明富负担91,227.5元,唐卫文负担15,712.5元。

二审案件受理费15,712元,由江明富负担1,500元,唐卫文负担14,212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行
审判员龚治国
审判员叶欣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二日
书记员龚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