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8)鄂09行终6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周洋,男,汉族,1992年1月19日出生,户籍所在地为武汉市蔡甸区,确认送达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雄楚大道299号3栋。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孝感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住所地:孝感市长征路38号。

法定代表人李贵平,该局局长。

原审第三人湖北黎民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孝感北京路店。住所地:孝感市城区北京路40号。

上诉人周洋因食品药品行政处罚一案,不服孝感市孝南区人民法院(2018)鄂0902行初71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在起诉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案件中,原告应当提供其向被告提出申请的证据。本案中,原告在起诉时,并未向法院提交其向被告提出申请的证据。故原告起诉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缺乏重要证据。此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就何种事项向哪个行政机关投诉举报,取决于法律的具体规定。与此相应,能否就投诉举报事项提起行政诉讼,也需要根据法律对于投诉举报请求权的具体规定作出判断,取决于以下方面:一是法律是否规定了投诉举报的请求权;二是该投诉举报请求的规范目的是否在于保障投诉举报人自身的合法权益。法律规定的投诉请求权,在于促使行政机关对于投诉事项发动行政权,如果行政机关发动了行政权并将调查处理结果告知了投诉人,就属于履行了法定职责。即便原告在所述事实中称其于2017年4月以挂号信的形式向被告举报投诉属实,但其也表明被告已于2017年6月13日进行了回复,即原告所诉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形不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本案中,被告虽根据周洋的举报对第三人进行了行政处罚,但其并不是行政行为的相对人,被告对第三人的行政处罚与周洋在行政法律上无任何关系,故原告与被诉处罚决定不具有利害关系,不具备提起本案2、3项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周洋若认为其作为消费者的相关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可以依据消费者保护的相关法律规范寻求救济。综上,周洋的起诉不具备法定的起诉条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一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款的规定,裁定驳回周洋的起诉。

上诉人周洋上诉称,2017年4月,上诉人用挂号信书面投诉举报第三人湖北黎民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孝感北京路店违法销售雪菊产品;2017年6月13日,被上诉人作出初步回复,载明投诉举报违法事实成立;2017年9月25日被上诉人在其官网公示行政处罚决定。被上诉人作出对湖北黎民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孝感北京路店免于行政处罚的决定适用法律依据错误,涉案食品药品没有取得药品许可证,没有合格证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依据《食品安全法》《湖北省食品药品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适用规则》的规定,涉案商家违法行为符合减轻处罚的才可以从轻处罚,但是所有违法、不安全食品应当被没收。显然,被上诉人不没收违法商品、免于处罚的行政决定违反法律规定。因此,请求:1.判决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投诉举报第三人违法销售雪菊产品未依法履行投诉举报管理职责违法;2.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关于对第三人违法销售雪菊产品的行政处罚决定;3.责令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举报投诉第三人违法销售雪菊产品重新作出办理结果;4.由被上诉人迳付上诉人诉讼费用。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上诉人周洋到涉案地医药销售店是否为出于消费目的的购买者;上诉人周洋的投诉是否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上诉人周洋是否具有本案的原告主体资格。

上诉人周洋的户籍所在地为武汉市蔡甸区蔡甸街唐河村江山店108号,经常居住地为武汉市洪山区雄楚大道299号3栋。周洋从居住地武汉市多次乘车往返孝感市城区,在数个销售药店购买商品。涉及本案,周洋在孝感市城区北京路40号湖北黎民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孝感北京路店购买了“雪菊”商品。随后,连同在孝感城区数个药店购买的类似商品,以其销售的商品违反食品安全法为由,向孝感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投诉。孝感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经调查,对销售药店作出行政处理,周洋对孝感城区数个药店的行政处理行为不服,以孝感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为被告分别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由此可见,周洋远涉异城,连续在数个药店购买小额少量的商品(如周洋在孝感市城区《欣力成药房》购买“仙念阁库拉索芦荟沙参清火茶”1盒,价值16元),不是出于消费目的的购买者。如此购买商品的行为,有其以图获取个人不当利益之嫌。周洋不属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投诉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投诉的目的如果在于维护投诉人合法权益的,才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举报人对行政机关就举报事项作出的处理或者不作为行为不服是否具有行政复议申请人资格问题的答复》也明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九条第一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二)项规定,如果举报人不是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举报相关违法行为人,要求行政机关查处,对行政机关就举报事项作出的处理行为不服申请行政复议的,就不具有行政复议申请人资格。同理,周洋不具有本案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上诉人周洋向被上诉人投诉后,被上诉人经调查已对湖北黎民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孝感北京路店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于2017年9月25日在其官网予以公示,履行了行政处理职责。因此,原审法院依法裁定驳回周洋的起诉并无不当,依法应予以维持。上诉人周洋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对其上诉请求依法应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祁国华
审判员彭娟
审判员张耀刚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罗自阳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